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445章】延后个十天半个月
    晚上六点半,郝俊和迟先到了迟先的办公室。

    一路上因为有边卉的司机在,两个人的交流没有涉及到需要保密的事儿,现在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了,迟先马上向郝俊叙述了有关临威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股份的事儿。

    在迟先拥有他们的股权之前,他们的董事长持股百分之二十八,董事长的小舅持股百分之十三,合计百分之四十一。

    还有百分之十九掌握在其他股东的手中,其中半数是董事长的远亲、姻亲,等于他的亲友团持股达到了百分之五十一。

    当时迟先估计那百分之十九里面,最大的持股者不会超过百分之三,小一些的可能要以千分计、万分计。

    现今社会可共存共荣共发展时都好说话,共同承担风险、甚至面临破产的时候,会有不少准备后路的。但迟先认为董事长和他的小舅肯定不会出让,因为他们一旦出让,局面就有可能失控。

    那时郝俊也是这样想的,并根据迟先提供的情况一起下了结论,去游说迟先的融资团的绝大部分成员是董事长的亲友团,有大约三分之一不想继续持股了,所以郝俊觉得亲友团当中肯定有乐意转让的,董事长也不好横加干预坏了人家的好事。

    于是,迟先代郝俊出面,投入三千五百万,拿到了百分之二十四的股权。

    之后郝俊让江乐津出面,经过艰难的谈判后,要以五千万的相对高价,才能得到百分之二十五的股权。

    加上迟先拿到的那百分之二十四,郝俊可以掌握百分之四十九的股权,其中百分之四十属于撤资的老外。

    江乐津向郝俊说融资团曾经不停地与大后方联系,很可能转让另外百分之九股权的,都不是董事长亲友团的成员,那么应该来自于掌握着百分之十九的其他股东。

    当时郝俊担心外人手中的股权差不多都被收了起来,如果真是那样,想再拿百分之二达到控股的目的就太难了,依然要受制于董事长的阵营,所有计划都要打一个大折扣。

    事情出乎郝俊的预料了,推测是董事长不想撼动亲友团的持股比例,就算是亲友团的成员都对公司不抱希望了,董事长和他小舅也利用各种手段迫使对方不转让股权。

    郝俊权衡利弊后决定赌一把,同意江乐津付款。

    他让江乐津暗中打探一下其他持股者的情况,看看有没有拿下百分之一二的可能。

    之后,他又特别叮嘱了迟先,让迟先也暗中打探一下其他持股者的情况,看看有没有拿下百分之一二的可能。迟先做起这种事情来,应该比江乐津那边有经验多了。

    郝俊变身为凡泰的那段时间,迟先已经正式拿到了股权证,也确实做了不少工作,已经打探到了其他主要持股者的情况,并进行了具体分析和有限的接触,觉得要取得百分之一都有点悬。

    迟先把相关材料拿给郝俊看,并详细解释着标注的情形。

    其它百分之九并非全来自于非亲股东,而是亲友团的成员和其他股东半对半,主要原因是高管必须持股,但有几个高管不是亲友团的成员,又不想在没得到重大利益的情况下主动请辞,董事长也不可能没有正当理由就强逼着高管离职,所以只能尽力说服他们各自转让一部分股份,这就是当时融资团不停地与大后方联系的原因。

    但这些高管相对来说股权占比稍多,又各自转让了一部分股份,想再从他们手里弄点股权就很费劲了。其他的小股东本身就没有多少股权,只能一点一点的往外挤,这样加起来,只能拿到百分之零点八七。

    问题是,按照相关章程,股东们出让的股权有比例要求,特别是高管,出让的部分不能超过持股的百分之二十五,而且还要公示和正式变更股权证才能生效。

    这样一来,如果自己频繁收购就会惹人注意,就会被怀疑而受到阻滞。

    还有一个大问题,他们拟定于初六召开股东大会,重新选举董事会及裁撤部门、任免高层,规划之后的主要业务方向。

    按照相关章程,如果没有重大变故,新选出的董事会在本年度内将一直履行职责。

    今天已经是初二了,所以迟先才会那么着急。

    只有四五天的时间了,郝俊确实觉得有点紧张,早知道应该先和迟先沟通下,但那时候觉得鲲羽山的乱象才是重中之重啊!

    不过,郝俊也不觉得先去鲲羽山不妥,因为还结识了临威市的领导和颇具影响力的卢逍,对于拿下临威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有利无害,这可是关系着自己的长久发展啊。

    郝俊问迟先有没有办法把股东大会拖延一段时间。

    迟先说人单势孤,提出来不一定管用,就反问郝俊另外的股权收购情况。

    郝俊觉得这时候没有必要瞒他了,就告诉他委托江乐津代收了百分之二十五,所以才想让他再收个百分之一二,达到控股的目的。

    迟先一听是江乐津,墨岛江家的青年才俊啊,谁人不知?

    他暂且放下心来,说他会以考察和调研的名义提出来股东大会延期数日举行,江乐津可以借口春节期间生意繁忙而无暇分身,这样就是两个大股东的共同要求了,估计延后个十天半个月的的问题不大。

    郝俊立刻联系了江乐津,先不谈其它事,只说股权问题。

    果然,不出郝俊所料,江乐津的进度不如迟先,只打探到了百分之二点九的可转让股权。

    不过,其中百分之二点六和迟先的资料相重叠,说明这些人的确有转让股权的可能。

    郝俊向江乐津说了一下迟先的建议,江乐津觉得可行。

    郝俊让他把注意力转到那位董事长的亲友团上,看看他们是不是铁板一块,看看有没有弄到股权的可能。

    随后,郝俊告诉他稍后再详谈其它事情,就挂断了电话。

    迟先觉得为今之计,也只能从那位董事长的亲友团上打打主意了,还有十天半个月的时间,应该来得及吧。不过,郝俊想亲临股东大会现场的话,最好是先做个小股东,因为大股东的股权转让太严格,他和江乐津都不方便在股东大会前把刚到手不久的股权再转让给他。

    所以,不论接下来的日子里能从非正常渠道获得多少股权,郝俊也应该持有一部分。

    郝俊觉得有道理,就按照迟先说的办吧。

    郝俊看看已经七点半了,明天一大早还得去墨岛,就要告辞离去,迟先亲自开车送他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