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447章】真的找死!
    舒怡婷却用嘴巴努了努迟先,“那是迟老大派来的小侯哥,大年二十九来帮忙解决了点事,然后就风雨无阻地在这里盯了好几天了。”

    郝俊看向了迟先,“是侯八?”

    迟先点点头,“你不在的时候,我怕有人坏了你的生意。”

    郝俊再次看向马路对面,那辆车虽然距离路灯不远,却正好在树枝的阴影里,只能模模糊糊的觉得是侯八的轮廓,就冲着侯八竖了个大拇指。

    郝俊这边可是灯火通明的,侯八看的清清楚楚,马上点头哈腰打着招呼。

    薛艳灵和丛蓓从办公室里跑了出来,正想问问舒怡婷叫唤什么,一看是郝俊,也是惊喜交加,异口同声的说道:“老大!电话也不打一个!想死我们了!”

    郝俊笑了笑,“你们别一惊一乍的了,这么多顾客呢。走,进去说话。”

    几个人往里走着,郝俊更是觉得奇怪,“这都快八点了,天还这么冷,怎么还有这么多顾客来买花?”

    舒怡婷瞪大了两只眼睛,“老大,你不会是去外星球刚回来吧?连这事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地球人都知道啊,情人节啊!只有十六天了!鲜花预订啊!订的越早越便宜啊!”

    郝俊这才反应过来,忙问天丽花业那边有什么动静。

    舒怡婷说就是因为这件大事才着急呢。

    这种事不方便在外面说,但他们刚一进办公室,舒怡婷就叽叽喳喳的说开了。

    薛艳灵和丛蓓都已经习惯了舒怡婷的性子,虽然她们两个才是花店的实际负责人,但郝俊的加入和舒怡婷有很大关系,只要能稳定住郝俊,只要能把花店做大做强,在这种事上没必要和舒怡婷争着露脸。

    郝俊听明白什么意思了,天丽花业的老总邝伟宣已经联系了好几次了,也以赊欠的性质发了不少花来,但因为郝俊不在,就没定下正式给七彩恋歌挂牌的日子。不过他也允许七彩恋歌以昌阳总经销的名义开展业务,所以七彩恋歌的大门口也挂了一个天丽花业昌阳总经销的铜牌。

    自从挂上了那块铜牌,七彩恋歌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兴旺,但也开始有故意捣蛋的了,估计是之前标榜自己是天丽花业昌阳总经销的部分花店搞的鬼,嫌疑最大的是香思鸟的冉梓和百花心的荀望芝,不过证据不足。

    郝俊想起了七爪鳄来闹事的那一次,就问迟先七爪鳄醒了没有,有没有了解到谁是幕后主使。

    迟先微微叹了一口气,先骂了一句他们这是真的找死了!

    然后才向郝俊说是冉梓的丈夫宫阔进让七爪鳄来的。

    宫阔进是昌阳市质量技术监督局特种设备安全监察科的科长,特种设备安全监察科负责锅炉、压力容器、压力管道、电梯、起重机械、客运索道、大型游乐设施、场内专用机动车辆等特种设备的安全监察和监督管理工作,有权依法查处各类违法行为。

    迟先搞建筑,难免要涉及到电梯和起重机械等等特种设备,因此和宫阔进建立了联系,有时候就会应宫阔进的要求,让强拆队的人或明或暗的帮他搞定一些事情。

    因为迟先的公司内部有类似于首问负责制和重要客户有求必应的不成文规矩,通常都是七爪鳄手底下的人帮宫阔进平事,而且有的时候七爪鳄可以先不汇报就先帮宫阔进出人出力。所以上一次七爪鳄带人来闹事,上面、下面都不知情。

    郝俊脸色有点阴沉了,他本来都顾不得计较香思鸟和百花心给自己造成的不愉快了,没想到树欲静而风不止,不动点真格的是不行了!

    反正现在距离情人节还有一段时间,郝俊觉得整治他们毫无悬念,不过收拾一顿是没多大意思的,需要动动脑筋,好好想想怎样才能名正言顺地狠狠打脸,得让他们吃个大亏才行。

    郝俊让舒怡婷拿过了意念投影灯来,先递给了迟先一只,让他自己尝试一下。

    十分钟后,迟先大为赞叹,决定购买五十只,当场给郝俊转了八百万。

    郝俊先从一整板上撕下了六只,告诉他板上的三十只是交给张法异的。

    然后把撕下来的六只分出了三只放在一边,把剩下的三只和一整板的三十六只递给了他,另有一板剩下十六只的也给了他,合计五十五只,就等于也送给了他五只,和导演大咖享受一样的待遇,就当做对他这些日子的帮忙表示感谢了。当然,承诺的那个人情还是有效的。

    迟先笑了笑,没和郝俊装模作样的客气什么。

    舒怡婷找了两个纸袋,分别给他装了起来。

    郝俊又拿出了两板,撕下了两只放在一边,这是给墨岛铁路公安处准备的七十只。

    他忽然想起了倪辰北通话时的场景,似乎想从处长那里弄到这玩意儿的关系户还不少啊,那就多备上一板,既能多赚钱,还能为自己再争取点儿自由时间,还有好多事情没做呢。

    于是,他把撕下来的那两只又扔了回去,并且又挪了一整板过去。

    这样的话,就是一百零八只了。

    郝俊告诉舒怡婷把剩下的八板放回保险柜,并且带一百零八个小礼品盒过来,就是上一次包装了五十只意念投影灯的那种。

    郝俊告诉迟先不必在这里等了,他要在这儿把那三板意念投影灯都包装起来带回去,从门口经过的出租车很多,打车很方便。

    迟先便提着两个纸袋告辞了。

    不一会儿,舒怡婷抱着一个没开封的小纸箱过来了,里面装着一百二十个小礼品盒。

    丛蓓继续在网上接生意,郝俊和薛艳灵、舒怡婷拆出一个个的意念投影灯,装到了小礼品盒里。

    装好了一百零八个小礼品盒,就把它们排列到了小纸箱里,舒怡婷用废报纸塞满空隙,用胶带封了口,并做了一个提手。

    郝俊把那分出的三只意念投影灯再一一分开,分别递给了舒怡婷、薛艳灵和丛蓓,“这段时间你们也挺辛苦,我知道你们也挺喜欢这东西的,这三只你们拿去玩吧”。

    三个人慌忙一起往外推,一只可是十六万啊!

    郝俊笑道:“你们都忘了,这东西原本不值那么多钱。快拿着吧,我可不会送你们第二次。”

    三个人想起了郝俊前来推销时的场景,身不由己的相视一笑,赶紧接了过去。

    郝俊提起箱子往外走,丛蓓要去院子里开车送他,郝俊告诉她不用折腾了,外面打车很方便,现在这么忙,安心做生意吧……

    没想到半个小时后,郝俊却急切地打来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