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449章】科学怪人是不好招惹的!
    郝俊那两张银行卡的发卡行,因为多次巨额资金异常流动,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怀疑他牵涉到诈骗、贩毒、洗钱等等犯罪活动,研究了他从办卡以来的所有交易记录。

    还好在交易记录里面,有墨岛铁路公安处打入六百万元的记录,所以发卡行就和墨岛铁路公安处进行了接触。

    幸亏倪辰北是直接交易人,处长符作斌也签过了字,所以这件事情就相对来说容易解决了。

    他们当然要维护郝俊的利益,因为郝俊也要给他们办事的,所以郝俊就成了为墨岛铁路公安处采购警用物资的内部人员……

    倪辰北不厌其烦地讲述着如何为郝俊彻底铺平了不再受银行怀疑的道路,确实让郝俊有了感谢他的理由。

    于是,郝俊同意多留下十只意念投影灯。

    当然,如果郝俊用其它银行的卡进行大额交易,依然有可能……所以,郝俊决定以后只用这两张卡收支大额资金。

    倪辰北又搬出了邝伟宣,让郝俊在墨岛多待一晚,邝伟宣今天实在是脱不开身,但明天上午肯定来墨岛,要和郝俊协商为七彩恋歌正式挂牌的事儿。

    这事,郝俊也应该有所表示,于是,又同意多留下十只。

    至于其它的理由,郝俊是坚决不松口了。

    就在这时,走廊上传来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然后门被推开了,十几个人涌了进来。

    倪辰北急忙起身打招呼。

    郝俊急忙扫了一眼,乖乖!挂的衔大多比倪辰北高,这说明来头都很大!

    倪辰北不好先问他们为什么直接到这里来了,反正是冲着郝俊和那些意念投影灯来的,就得给大家作个介绍。

    其实,郝俊早就认出了齐南铁路局的局长段景圣和齐南铁路公安局的局长廖岩军,郝俊在许多资料上见过这些省局老大的形象了。

    等大家算是互相认识了,廖岩军就先走了过来,伸头往刚才倪辰北护着的小纸箱一看,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这么多!差不多够分了吧?”

    段景圣也走了过来,看了看,也是心花怒放,“不错不错!小郝做的不错!不枉我大过年的跑过来!”

    郝俊赶紧说道:“段局,廖局,其中有一部分是别人的。”

    段景圣的笑容一滞,看看小纸箱,看看倪辰北,再看看郝俊,然后又把目光转回了比较熟悉的倪辰北脸上,“小倪,怎么回事?”

    倪辰北看了看不好参言的符作斌,无奈地解释说:“段局,我可是尽了力了,这里面属于咱们的本来只有原先定下的七十只,另有三十八只是郝俊许诺了别人的,我都快把嘴皮子磨破了,郝俊终于肯再留给我们二十只。另外十八只,也只能让他成全别人了。”

    段景圣先是一喜,“多了二十只?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他马上开始游说郝俊,想劝说郝俊多为铁路系统做贡献,把那十八只也留下,绝对会给他全局范围内的表扬和奖励。

    郝俊咬死了说话要算话,已经答应了人家,不能言而无信。

    其他人为了多分一杯羹,也纷纷劝说郝俊,还都做了一些承诺。

    但郝俊觉得那些承诺远不如时间有价值,便把话题引到了时间的问题上,说只怕再花费半月二十天的,也不敢保能拿到多少只意念投影灯了,更不用说再过不了几天,借调的时间就期满了。所以,他把那十八只都留下的话,就等于没办法和别人交代了。

    段景圣早就从符作斌和倪辰北那里了解到了相关情形,郝俊这么一提,他马上下意识地问郝俊最多还能拿到多少只。

    郝俊现在所有的存货只有三板差两只了,也就是一百零六只。

    所以,他就指了指那个小纸箱,说拼了命也拿不到那么多了。这还是因为前一段时间研发者要兼顾别的事情,所以接下来的日子还会断断续续的生产,自己整天蹲守就有希望,要不然去别人那里收取的话,多花钱也不一定拿得到。

    段景圣急忙接口说,就算每只多花个三五万也没问题!

    其他人也纷纷表示赞同。

    他们都听倪辰北和符作斌说过了,那两位铁路系统的电子和电器方面的专家,来和墨岛铁路公安处研究一个案子时,原本就打算请相关专家研究一下意念投影灯的符作斌临时起意,谈完了正事后,就拿出了意念投影灯。

    没想到两位专家都被惊着了!他们断言,意念投影灯的研发者拿个诺贝尔奖都绰绰有余,

    像意念投影灯这么清晰、立体的无介质投影,都需要通过繁琐的设计,使一系列精准调节的激光发射器有选择地电离空气分子,创造出大量漂浮的等离子体,使之发出亮白的光线,但像这种投影一样具现逼真的色彩谈何容易?

    从理论上说,色彩还原的越复杂、越真实,所需要的配置就越高端,体积肯定也越大,别说是半粒花生米大的小东西,半张桌子大小的设备都难以实现!

    电源就更加让两位专家匪夷所思了,意念投影灯能直接拾取和转换脑电波,可投射出三十二寸电视屏幕大的面积,必然包括了应该很复杂的元器件,电源的占比绝对不大。

    但就算整个意念投影灯都是电源,而且是当今时代科技化程度最高的集成电源,也不可能稳定支持十秒钟,更不用说十分钟了。

    然而,倪辰北确定郝俊不可能透露研发者的详细信息,甚至从郝俊的描述中可以断定,研发者并不在乎什么名利,似乎就是烧钱玩科技。

    因此,大家都不抱着追根究底找到研发者大肆投产的希望,这种科学怪人是不好招惹的!

    至于仿制,只能呵呵了,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也就是说,郝俊是他们获得意念投影灯的唯一希望,既然数量有限,又不容易到手,就只能往上加钱了。

    郝俊没打算卖给这些领导们高价,所以,每只多花个三五万,并不能打动他。

    所以他就直言相告,自己卖给昌阳大盛房地产老总的价格,也等于是关系户的价格,五十只收了八百万,也就是每只十六万,给墨岛铁路公安处的价格只有十二万,一分钱的利润都没有。

    如果从别人那里收取的话,在十二万的基础上只多花三五万,人家是不会出手的,因为他们的出手价都在二十万左右。

    但自己给他们二十万,他们却未必肯转让给自己,因为大部分货都是预订给关系户的,不能交货的话,还牵扯到有可能得罪关系户的问题,那将影响到长久的利益。就像是自己不能把这三十八只全部转让一样,那就太失信了,好歹得给人家一部分。

    这一下,领导们都有变哑巴的感觉。

    按照郝俊的意思,别说在十二万的基础上多花个三五万,就算是多花十万,也不一定弄得到。如果每只二十五万以上的话,不是说完全不能接受,但确实觉得价格有点高,毕竟使用次数和时间有限制啊!总不能只到重特大案件时才舍得使用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