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452章】对自己说什么就会实现
    领导们都觉得郝俊说的大有道理,更是由衷地钦佩郝俊的博学。

    倪辰北感慨地对郝俊说:“如果‘6·25’的时候,你能像刚才熟悉俄语一样,对于哈麻黑拉岛的语言不仅听得懂,也能看得懂、说得出、写得出,当时的侦破工作就会更加顺利了。”

    郝俊点点头,“所以我发奋图强,已经对哈麻黑拉岛的语言听得懂、看得懂、说得出、写得出了,以后再碰到类似的事情,绝对可以独立解决了。”

    倪辰北竖了个大拇哥,刚要顺口夸郝俊几句,一下子回过了味来,神色微微一变,“你说什么?那可是七百多种语言和方言!你已经全面掌握了?”

    “对啊,现在不多掌握几个国家的外语,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个全局表彰过的优秀安检员!”

    倪辰北一撇嘴,“说你胖,你还喘上了!你就吹吧!这才七个多月的时间,你能掌握七百多种语言和方言?一个月一百种?一天三四种?你神童啊你?”

    郝俊轻拂了一下短发,很欠抽的说道:“我已经不做神童许多年了!原先就有十来个国家的外语基础,所以呢,把这七百多种语言和方言从只能听得懂递进为看得懂、说得出、写得出,还真是没什么难的。”

    倪辰北的眼珠子一下子瞪大了,“十来个国家的外语基础?你这牛皮吹得可有点儿大!这么多领导在这儿,你也不怕闪了舌头!”

    郝俊咧嘴一笑,“人怕出名猪怕壮,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安检员,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低调一些,小日子过得舒服着呢!今天如果不是段局做了承诺,如果不是有这么多领导在,我还懒得说这些话,知道么?”

    段景圣笑道:“你是为了让我们都看到你卓越的能力是么?是想证明自己做那个位子并非只靠着买到特殊物资是么?”

    “不瞒段局说,我还真是这个意思。”

    “我对英语和德语也算得上比较精通,咱们要不要切磋一下?”

    郝俊摇摇头,“德语就算了,我不怎么熟。英语嘛,段局,先吓唬你一下,我的英语和俄语一样熟练。”

    段景圣微微一愣,再次笑道:“好!我倒要看看,我这个英语通能不能被你吓退!”

    十分钟后,段景圣不得不偃旗息鼓了。

    他的英语确实很棒,但在郝俊被俱乐部强化过的语言能力面前,只能是小巫见大巫了。就连他学来的英国乡间俏皮话和方言民歌,都被郝俊瞬间重复了一遍,几乎就是原汁原味啊!

    精彩的切磋,让在座的领导们连呼了不得!

    郝俊心里说:我这本事还没全拿出来呢,如果开启了声纹模仿,能把段局的声音学得惟妙惟肖,还不得吓傻了你们!只怕以后通电话都得对暗号了吧?

    段景圣不是气量小的人,对郝俊绝不吝啬赞美之词,并好奇的询问郝俊,刚才提到的拥有十来个国家的外语基础都有哪些国家。

    郝俊指了指墙上的地图。

    因为墨岛大酒店是涉外酒店,就连包间里都张贴着世界地图,还是标注着各时区标准时间的地图。

    当领导们的目光都移向了地图时,郝俊不紧不慢的说道:“东九区所有国家和地区的普通话、方言土语,我都像俄语、英语一样熟练。东八区所有国家和地区的普通话、方言土语,我现在只能听得懂,正在加强字面理解能力和语言表达能力、书写能力,估计月底之前就能看得懂了,三个月之内应该能说得很流利了,年底之前应该可以写得出来了。”

    几乎所有领导的嗓子眼里都咕噜了一声!

    真的要逆天啊!

    这哪是一个人类可以具备的能力!

    一般人掌握四五门外语,就拽的不知道姓什么了,但那也只是掌握了普通话而已,对于方言土语,就只能像刚才那位大酒店的翻译一样结结巴巴了。

    而方言土语的语系庞杂,比普通话难了多少倍都不知道!

    郝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任由他们先惊讶一会儿。

    俱乐部在郝俊的基因组中添加的包含了各个时区、各个时代的语言版本,将根据他的会员等级写入不同的代码,激活相关功能。

    每一级会员的初始阶段都只是激活了相应时区的语言听力理解功能,下一次激活语言字面理解功能,然后是激活语言发音运动功能,再然后激活语言书写运动功能。

    也就是说不论铁卡会员还是铜卡会员、银卡会员,见习会员的阶段只是拥有了听取相应时区内的各种语言能力。到了初级会员阶段,语言能力也就升级了,可以看得懂了。到了中级会员阶段,语言能力再次升级,可以说得出了,而且可以和对方的如出一辙。到了高级会员阶段,语言能力再次升级,可以写得出了。

    郝俊在以凡泰的身份穿越之前,是俱乐部的铜卡见习会员,对所属的东九区的语言非常熟练,但对于晋级为铜卡会员时选择扩充的东八区的语言只限于听得懂而已。

    二月三号也就是正月初七,他到俱乐部参加会员活动的时候,将可以跳跃到铜卡初级会员的第二阶段,再多穿越一次就可以晋升为中级会员了!

    所以,他才敢放言月底之前看得懂、三个月之内说得很流利、年底之前写得出,这已经是比较保守的估计了。

    廖岩军问道:“郝俊,你是怎么确定自己将在某个时间段达到某种程度呢?”

    郝俊自信满满地回答:“因为我对自己说,我要在七个月内熟练掌握哈麻黑拉岛的七百多种语言和方言,我做到了!我又对自己说,我要在两个月内看得懂东八区所有国家和地区的普通话、方言土语,现在已经实现了一半了。我的小目标正在逐步实现着,大目标怎么可能实现不了呢?”

    廖岩军也只有羡慕嫉妒的份,为什么你对自己说什么就会实现?为什么我对自己说要成为华国铁路公安系统的佼佼者就是实现不了呢?

    京城铁路局警卫支队的支队长阳奎刚举起了酒杯,“段局、廖局、小郝,我们局的警卫任务可是最重要的了,经常一下子接待几个国家、十几个国家甚至几十个国家的贵宾。我们为了第一时间了解外宾的想法,就得经常和翻译们沟通。但一个一个的翻译沟通下来,真是够忙的!如果有小郝这样的多面手,不但省力气,安全系数也必然提高不少。我希望在必要的时候,特别是有大人物来访的时候,借调小郝几天,希望到时候千万千万支持一下!来,我先敬你们一杯!”

    段景圣和廖岩军看向了郝俊,他们对于兄弟局的请求不好拒绝,但这事还得问过当事人的意见才行,郝俊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员工啊!

    郝俊不动声色的盘算了一下,多个朋友多条路,更何况还是京城铁路局的,还是为国外的大人物提供便利,绝对的利大于弊。

    于是,他举杯看向了段景圣和廖岩军,“我是齐南局的,所以这事儿吧,得看段局和廖局的意思。”

    段景圣和廖岩军见郝俊举起了杯来,知道他没有意见,这是给自己面子呢。

    他们俩也就势举起了杯来,四个人遥遥相对,一饮而尽。

    放下了杯子,段景圣招呼大家赶紧吃菜,腾腾桌子上的地方,还有压轴菜没上呢。

    大家刚吃了几口菜,阳奎刚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摸出手机一看,笑逐颜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