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476章】这就吓得不行了?
    宫阔进红着眼睛仰面狂笑,“郝俊,你还真是敢说!我豁得出去,你敢么?”

    郝俊还真是不敢!宫阔进已经成了疯狗,自己可不能陪着他疯,狠揍几次肯定没问题,只要别留下揍他的证据就行了。但真的宫阔进挑衅一次就揍他一次,一直揍到他生活不能自理,绝对能被有心人串起零散的证据,就算形成不了完整的证据链,也会把不良言论引到自己和七彩恋歌身上。但也不可能真的把宫阔进打死……

    郝俊还真是有点儿头疼了,最难对付的就是宫阔进这样蒸不熟、煮不烂的滚刀肉!

    这种人的心理已经失控了,郝俊甚至预想到他会整天在七彩恋歌门前谩骂搅扰生意,还会到自己的工作单位和居住的小区造谣污蔑自己……

    宫阔进见郝俊沉默不语,更是疯狂叫嚣,扬言要用后半辈子的全部精力,把七彩恋歌搞垮!把郝俊的工作搞没了!把郝俊和七彩恋歌的每一个人都搞臭!

    郝俊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一个大胆而腹黑的计划浮现在脑海里!

    他用最快的速度在双向解波仪里面创建了一段视频,立刻搜索并且链接了宫阔进的手机,以冉梓的名义发送了过去。

    宫阔进听到手机不断发出的提示音,不耐烦的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老婆发来的,便立刻点了播放,几秒种后,就被惊住了!

    表妹宫梨正在被人狂砍!全身上下血迹斑斑!鲜血几乎溅满了屏幕!

    镜头一转,冉梓上前救助宫梨,却被凶手接连砍掉了两条腿!森森白骨瞬间被鲜血浸染!

    宫阔进几乎窒息了!

    当他看到宫梨颤动着的双手无力垂地时,当他看到在地上挣扎爬行的冉梓疼痛和扭曲的脸极度变形时,他盯着那个凶手的背影愤怒地吼叫着:“是谁?你是谁?你是谁?”

    恰好在这时,凶手慢慢地转过头来,宫阔进惊诧之后,再一次怒吼起来:“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是我?这一定是伪造的!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

    很突兀地,手机屏幕里的宫阔进脑门上绽放出一朵绚丽的血花,瞬间断了生机,颓然倒地!

    很明显,是另一个凶手从他背后开的枪,在他倒地后便现出了持枪的身形,竟然还是宫阔进!

    拿着手机的宫阔进,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就看到持枪的宫阔进脖子处寒光一闪,脑袋飞起!

    当没了脑袋的宫阔进倒地后,后面又出来了一个举着大刀、满脸狰狞的宫阔进!

    毫无意外地,这个宫阔进也不长命,被另一个宫阔进烧成了残肢断体般的焦炭!

    另一个宫阔进也没有好结果,被速冻后一点点地敲碎!凶手还是宫阔进!还一边敲一边朝着屏幕外的宫阔进邪魅地眨眼睛!

    眼看着表妹和老婆惨死,眼看着自己被杀了一次又一次,宫阔进已经难以承受了,啊了一声!像躲避煞神一样把手机扔了出去,抱着脑袋冲出了花店!

    郝俊不屑地撇了一下嘴,这就吓得不行了?重头戏还没上演呢!

    但他不会留下任何证据的,立刻用双向解波仪把宫阔进还没看完的视频全部抹除了。

    郝俊拍了一下舒怡婷的肩膀,用另一只手指了指宫阔进的那部手机,又指了指失物招领墙。

    舒怡婷刚要上前捡手机,丛蓓朝她晃了晃手里的一个包装袋,走到了手机近前,像是嫌弃似的隔着包装袋把手机捏了起来,并顺势用包装袋装起了手机,挂在了失误招领墙上。

    这时有店员从门口走到薛艳灵的旁边耳语了几句,薛艳灵示意侯八过去有话说。

    郝俊猜测外面发生了什么新情况,便让薛艳灵明说就行了,正好自己在这里,一并处理了。

    薛艳灵说城管的车在外面停了一会儿了,是城管大队城厢中队副中队长赖迪带的队,可能是来和宫阔进呼应的。但觉察到问题不对劲,没敢接着做什么,就派了两个手下在围观的人群里搜集信息,其中一个还在门口看到了宫阔进发狂的前前后后,并赶紧回报了赖迪,此刻赖迪正在忙着打电话呢,不知道在联系什么人。

    郝俊听说过赖迪,和百花心鲜花店的老板娘荀望芝不清不楚,原以为他们没来继续搅闹是识时务呢,没想到那只是表面上的,看来这是想和宫阔进联手折腾七彩恋歌!想在元宵节这个往来人员密集的日子里损毁七彩恋歌的形象!

    郝俊抬腿就往门外走,侯八紧跟在他的左后方,薛艳灵、丛蓓、舒怡婷跟在他的右后方。

    他们一出现在七彩恋歌的门口,赖迪他们就注意到了,马上就确认了郝俊的身份。

    赖迪回想着刚才手下的回报,整个后背都窜凉气!

    当宫阔进朝着郝俊疯狂叫嚣时,郝俊沉默不语。

    当大家都对宫阔进看手机时的反常举动莫明其妙时,郝俊冷眼旁观。

    当宫阔进疯子似的冲出七彩恋歌时,几乎所有人都震惊莫名,唯有郝俊露出了一丝不屑。

    这只能说明一个可能,宫阔进的反常和癫狂,绝对和郝俊有关!

    赖迪暗自庆幸,还好发现质监局的车不在,就赶紧让手下去打听,才得知和宫阔进一起来的人都被局长呵斥走了,车也被开走了,宫阔进不但成了光杆司令,还被停止反省了!

    赖迪没敢接着下车按原计划进行。而且,宫阔进的前期工作没有完成,他接着折腾也不会有明显的效果,反而继续坐实城管的不良名声,影响一大,自己那不入品的官位也可能不保!

    眼看着郝俊越走越近,赖迪心惊肉跳,一边叫司机发动车,一边叫其他人和自己一起锁紧四个车门、摇上全部玻璃!

    郝俊怎么可能让他们这么容易离开!一个纵跃就掠过了阻路的人群,站到了副驾驶旁边,拍了拍车窗,示意把车熄火。

    赖迪看着车窗外面无表情的郝俊,脸上抽搐了一下,不敢尝试能不能逃得掉,赶紧让司机熄火。

    郝俊抬起了一根食指上下晃动着,示意他把车窗玻璃放下来。

    赖迪的心脏突地一跳!这是要折腾自己吗?不会也像宫阔进那样出什么奇怪的状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