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477章】给城管开罚单
    郝俊把左臂一曲,靠在了车门上,右手再次示意了一遍把车窗玻璃放下来的动作,并表现出了一丝不耐烦。

    赖迪不敢怠慢,急忙堆上笑脸,把车窗玻璃刚刚摇下了一条缝,就忙不迭的做着表白:“没事了没事了,我们接到举报,说你们新做的门头不太符合规范,我刚才认真仔细地看了一遍,完全符合规范!完全符合规范!所以,就不打扰你们了,正准备离开呢。”

    郝俊等他把车窗玻璃都摇了下来,慢条斯理的说道:“这话,你自己信吗?”

    赖迪的嗓子眼里咕咚了一声!

    郝俊原本也没打算听他回答什么,继续说道:“门头的事先放一边吧,听说只要是荀望芝认为影响了她的经营,那家花店的广告牌就不合规矩?”

    赖迪赶紧回应:“怎么可能!以讹传讹!绝对是以讹传讹!”

    郝俊的嘴角翘起了一个弧度,“是我亲耳听到的,你的意思是,我在造谣咯?”

    赖迪的笑容瞬间凝固了,嗓子眼里又咕咚了一声!该死的荀望芝,老子罩着你是不假,但你也不能这么没遮没拦的瞎哔哔!这不是害我嘛!

    郝俊指了指这条南北大街,又指了指南面的那条东西大街,“这两条路上的花店没几个门前有广告牌的,特别是这条南北大街,和百花心遥遥相望的十几个花店门口,都一块广告牌子没见到!但是,百花心的门口却有三块广告牌!你可别和我说是凑巧!”

    赖迪还真是想说凑巧,但被郝俊一堵,只好改了口,罗列起了设立广告牌的规范,以证明自己是有法可依。

    郝俊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让薛艳灵他们走近些,“来,我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也记不住,你们听赖中队长说一下要点,好好设计几块广告牌,真要是大家都遵守的规矩,咱也不能搞特殊。”

    赖迪本来已经接近尾声了,没奈何又从头说了一遍。

    郝俊朝着薛艳灵他们摆了摆手,“好了,你们回店里去吧,我先去办点事。”

    等到薛艳灵他们转身往回走时,郝俊以低的只有赖迪听得到的声音像是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那姓宫的小子疯彻底了没有,我得去找找看,没疯彻底的话,我得帮忙帮到底才行。”

    赖迪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果然宫阔进是被郝俊折腾的!

    郝俊刚离开了两步,忽然又折回身来,看着赖迪一笑,“宫阔进他们都得到该得的惩罚了,我只给你们留了点儿小记号就让你们这么离开了,你们会不会印象不深刻?”

    赖迪的神色一变,啥意思?想怎么加深印象?

    郝俊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张火车票,“今天呢,我本来是要出门办事的,因为宫阔进来闹事,我就只能先过来处理了。正要去赶车呢,又得知你们来了。你看看时间,已经发车了,我去车站也来不及了,麻烦你给报销了呗。”

    赖迪松了一口气,扫了一眼车票,果然是今天的,可这发车时间……我还没来好吧?这明明是宫阔进的锅好吧?

    但赖迪不敢反驳,因为和宫阔进比起来,自己好像是得到了很大优待啊。

    他不敢怠慢,赶紧掏钱递给郝俊。

    郝俊接过了钱来,把车票塞给了赖迪,“罚单!拿好!”

    罚单?赖迪哭笑不得地接过了车票,目送着郝俊离去。

    周围的人没听清别的,但郝俊的“罚单!拿好!”传进了许多人的耳朵,都疑惑起来。

    很明显,郝俊是和七彩恋歌一伙的,但为什么不是城管开罚单,而是郝俊开罚单呢?

    有人猜测郝俊可能是交警,因为城管乱停车而罚款。

    但周围的人马上否定了这个观点,且不说没穿制服的交警是否有执法权,法不责众可是大有市场的,那么多因为看热闹而围堵在七彩恋歌周围的车辆,几个穿制服的交警都只是在劝离,没开过一张罚单,哪有不穿制服的交警反而往外开罚单的道理……

    赖迪他们的车一直往北边开去,路过百花心的时候,荀望芝见他们没有减速靠过去的意思,连忙一边挥手一边高声喊着。

    司机问赖迪:“真的不过去了?”

    赖迪有些反感地看了荀望芝一眼,“过去干嘛?是听那娘们瞎唧唧,还是听她瞎埋怨?直接回队里吧。”

    车程过了大半,一路上再没开过口的赖迪,忽然问司机和后排座的三个手下:“哎,郝俊说只给咱们留了点儿小记号就让咱们这么离开了,我怎么琢磨不透是什么意思?”

    四个人一起摇头。

    然后他们讨论了半天也没有结果,直到停车开门时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赖迪副驾驶这边的车门无论如何也打不开了!

    和他同一侧的后面那个车门也打不开了!

    司机和后排座的一个队员从另一侧下车后转了过来,仔细一看,神色大变!

    副驾驶这边的两个车门之间的那一条门框似的车体两侧各有三个鹅蛋大的凹痕,凹痕深达两厘米,等于让车体和两扇车门咬合在了一起!

    司机和那个队员面面相觑,这一路上可没撞过车啊!连个刮擦都没发生过!

    要说是被人恶意搞破坏砸了几下,车上的人会毫无察觉么?

    他们两个你一句我一句的把情况学给赖迪等三个人听。

    赖迪他们连忙把脑袋从车窗里伸出来查看。

    后排座的那个队员忽然就想了起来,郝俊的左侧肘尖在那几个位置移动过!当时他还没多想,以为只是郝俊和赖迪隔着车窗说话时无意识的举动,但现在看起来,这就是他留的记号!

    众人无不骇然!

    这可不是用力气大就可以解释的了,如果力气大,是需要大力冲撞击打的,但大家并没有听到任何冲撞击打的声音,也没感受到车体的震动,这就说明郝俊是让这几处凹痕缓慢出现的,而且由于变形相对缓慢,声音也被周围的嘈杂声掩盖了,以至于他们都毫无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