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483章】无能就是无能
    韩汛做了简短的开场白和欢迎新股东之后,就开始进行议事和表决了。

    郝俊明白他这是在宣示主权,要让两位新加入的大股东看到自己指点江山的霸气,等到最后董事会换届表决的时候,局势将对自己更加有利。

    照理说董事会换届后,才好进行议事和表决,有利于新换届的董事会展开工作。但郝俊不怎么在意他这种不太合适的操作,因为自己这边已经商议好了万全之策,不利于自己计划的提案,迟先和江乐津都会投反对票。

    如果他们不好连续的公开的同时投反对票,相比较而言对郝俊将来的计划妨碍较轻的,或者说在下一次股东会议来得及纠正的,就暂时投个赞成票。因为两次股东会议的间隔时间不能少于十五天,就等于可以在十五天后纠正的事情,先投个赞成票也无妨。

    像是审议批准董事会的报告、审议批准监事会的报告、选举和更换由股东代表出任的监事并决定有关监事的报酬事项、审议批准公司的利润分配方案和弥补亏损方案等等,郝俊和江乐津、迟先就随大流,或者很随和的请教别人的见解,以麻痹“敌人”。

    像是修改公司章程、审议批准公司的年度财务预算方案和决算方案、决定公司的经营方针和投资计划等提案,江乐津和迟先就会用谁也没法挑毛病的理由,阻挠其通过,只能稍后再议。

    像是决定公司内部管理机构的设置、制定公司的基本管理制度,其实董事会的会议就可以决定,但韩汛觉得拿到这里说说也无所谓,就像是刚才监事会的换届走过场一样,把戚火貌名不正言不顺的主席之位毫无悬念地扶正了,也等于是再次向江乐津和迟先证明自己的绝对领导力,一雪登门求告入股的耻辱。

    而且,还略带张狂地执行过半就决定通过与否,当然,他也不会那么莽撞地像是董事会表决时一人一票,仍然要按照持股数额计算,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保证按照自己的节奏走。

    这些问题,郝俊和江乐津、迟先都已经讨论过了,只不过没想到韩汛会在现在提出来,先过了也无所谓,反正董事会十天就可以召开一次,自己今天先抢到权再说。

    郝俊他们以为接下来就要选举和更换董事、决定有关董事的报酬事项了,却没想到自负的韩汛又把应该在董事会上决议的天摆到了桌面上:先决定是否聘任或者解聘总经理,再根据总经理的提名,聘任或者解聘副总经理、财务部部长及其他管理人员,决定其报酬等事项。

    而且,还是按照持股数额是否过半计算。

    郝俊差一点儿就拍大腿叫好了,像是家族式垄断的有限公司还真是不守规矩,你这可是自己找不自在,这次最难办的就是怎么分化你们的家族势力,按照原计划还有些吃力呢,没想到你主动配合!

    迟先、江乐津不动声色的看向郝俊,郝俊的左臂弯曲了一下,这是按照原计划执行激进方案的暗号。

    迟先就就慢条斯理的开了口:“我提议换一位总经理。”

    韩汛的面色一变,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场景!

    他随即又堆上了笑容,“迟总,你是开玩笑吧?”

    迟先笑了笑,“我是认真的。”

    韩炽的面色也不太好看了,但还是尽量压制着愤怒,“迟伯伯,小侄自从就任了总经理,兢兢业业,甚至废寝忘食,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有解聘我的理由吗?”

    “理由?看来是你在开玩笑!这还用我说吗?你就任总经理的这三年来,公司接连遭遇滑铁卢,日渐衰亡,这难道不是你的主要责任?”

    韩炽辩驳说:“出口的电器产品准入标准发生了变化,让我们失去了一个大市场,而且相关产品不符合我国和其它国家的国情,最终也只能低价倾销国内,导致损失惨重。之后又因为重要供货商的原料出了问题,使我们主打产品的主要元器件变成了短命鬼,因为各种原因,索赔难似登天,又是损失惨重。然后,然后”

    迟先知道他为什么变成了结巴,就毫不客气的说:“无能就是无能,不要和我扯什么外界因素。”

    韩炽身不由己地扫了老爸他们一样,暗暗叫屈,不扯外界因素?那就更不能怨我了!老爸他们岁数大了失去了前瞻性,我说的以进为退都听不进去,还和高管们闹了矛盾,使之后的产品定位游移不定,没有尽显产品的优势,下游商家和企业有一大半去找更有利的公司合作了。效益更是大幅度缩水,大家就更是谁也无法说服谁了,甚至董事会和监事会也是吵闹不休,监事会主席直接称病不上班了,高管们有近半数各自为政,最终导致各大区互相倾轧争抢业务份额,效益就不可避免的再度滑坡。

    但这些话韩炽不敢说出来,他可不敢让老爸他们为自己背锅,就只好阴着脸瞪着迟先。

    迟先可不怕他,直接来了句:“承认不行了吧?知道自己不行,就赶紧让贤,别把我刚投进去的钱又给折腾没了!”

    韩炽冷笑道:“让贤?让给谁?不会是让给你吧?”

    韩汛也沉着脸看向迟先,如果迟先真是这个目的,那就豁出去撕破脸皮!

    董事会的其它七个人也都是面色不善的看向迟先,想法都和韩汛一样。

    迟先连看都没有看他们,直接摇了摇头,“我可不做这个总经理,我对电子这东西一窍不通,我建议还是从咱们公司内部挖掘人才,一个呢大家都熟悉,彼此信得过,再一个呢,对咱们公司有一定的了解,知道要革除那些弊端。”

    韩炽非常意外!

    韩汛和其他人也没想到迟先会说出这番话来!这样看起来,刚才是想多了!

    韩汛换上了一副笑脸,“迟总,你既然有了想法,想必也有了人选吧?不妨说出来,大家讨论一下。”

    迟先点点头,“我觉得现在的当务之急是需要一款能迅速占领市场的高科技产品,这样才能迅速扭亏为盈,我们这些股东才能多分钱,你们说呢?”

    韩汛一拍巴掌,“迟总说的大有道理!继续!继续!”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入股不就是为了分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