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485章】得请你妈镇场子
    接下来是根据总经理的提名,聘任或者解聘副总经理、财务部部长及其他管理人员,决定其报酬等事项。

    这件事等于是刚才决定是否聘任或者解聘总经理的延伸,虽然韩汛有点担心迟先出什么自己不好反对的幺蛾子,但已经把事情摆在了桌面上,也就只能继续进行下去了。

    迟先却优哉游哉的喝起了茶水,好像对于接下来的细节并不关心似的,韩汛松了一口气。

    他却没想到江乐津在郝俊的授意下率先发言了:“诸位,现在公司效益不佳,裁员是必然的。我觉得应该考验一下新任总经理的能力,咱们就先不议定裁员人选了,只确定裁员计划,打印出相关协议,就让戚火貌拿着去实施。然后,我们共同来评定一下他的工作成绩,也好让大家对他的工作能力有一个更直观的了解。”

    江乐津的话像是捅了马蜂窝,刹那间议论纷纷。

    有直接向江乐津做解释的,列举了裁员时需要考虑的诸多因素,不能让戚火貌一个人草率的做决定。

    江乐津回答:“所以我才说是考验他的能力,如果他裁员的结果基本上考虑到了你所说的那些因素,让他来安排公司的生产和运营活动,咱们不是更放心么?”

    也有旁敲侧击的说江乐津不懂裁员程序乱建议。

    江乐津毫不客气的回道:“对,我是不懂什么裁员程序,因为我们江家从来就没裁员,每年的效益都在增长,每年的工作岗位都在递增!所以,我有发言权!”

    趁着江乐津的话题热火朝天,韩柱向吕禾秾那边侧了侧身子,压低了嗓音说:“虽然我脑子不如你好使,但我觉得今天的阵仗不太对,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咱们是不是引狼入室了?”

    吕禾秾微微点头,也压低了嗓音回道:“我也看出来了,正琢磨着是不是先吃午饭,然后在小会议室的门外安排上人,午饭过后制造个借口,把会议地点转到小会议室。当他们发现小会议室有咱们的人镇场子,一定会收敛些。”

    韩柱捋了捋胡子,“不妥不妥,他们两个一个黑白通吃、一个家族势力庞大,都不比咱们韩家弱,绝不能武力威胁。但说来说去,他们都是局限于某一地域,应该让他们意识到咱们有强硬的官方背景。”

    吕禾秾眼睛一亮,“高!实在是高!姜还是老的辣!”

    吕禾秾立刻向韩汛那边侧了侧身子,继续压低着嗓音问道:“你也觉出不对劲来了吧?”

    韩汛已经注意到了他们两个在商量什么,听他一问就猜到了他们刚才的话题,便立刻说道:“我还以为就我自己疑神疑鬼呢,原来你们也……小舅,你和三大爷有什么建议?”

    “不能武力威胁,动用官方背景。”

    韩汛的眉头一挑,“你是说,那个三无少女?”

    吕禾秾的眼皮一沉,算是做了肯定的回答,接着就坐正了身子。

    韩汛沉思片刻,冲着韩炽做了个附耳过来的微动手势。

    正用双向解波仪忙着确认各人的手机和本机号码的郝俊,原以为韩汛他们只是在研究裁员所牵涉到的问题,但越来越觉得似乎那几个人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总在迟先和江乐津的身上游移。

    郝俊觉得可能他们对迟先和江乐津起了疑心了,暗骂了一声都是老狐狸,幸亏小爷准备了后手。

    郝俊刚要把韩汛的手机临时做为自己的监听器,听听他们在悄悄商议什么,韩汛和韩炽的窃窃私语就结束了。韩炽借口去卫生间,离开了会议室。

    郝俊立刻链接了韩炽的手机,把韩汛的手机临时做为自己的监听器,听听他要去做什么。

    郝俊根据声音判断,韩炽走着进的电梯,下楼后一出电梯就小跑了起来。

    三四分钟后,郝俊听到了类似于敲门或者敲窗的声音,不一会儿就有人打开了门,然后一个冷冰冰的女孩子的声音钻进了郝俊的耳朵:“什么事?”

    韩炽轻声说道:“霜宜,有很重要的事找你帮忙,咱们往那边走走。”

    被称作霜宜的女孩儿似乎不是很情愿,片刻之后才响起了脚步声。

    一分钟后,两个人停住了脚步,韩炽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霜宜,这次的股东会议有点儿麻烦,得请你妈出面镇场子,十万火急!你和你妈这样说”

    “哎哎,干嘛!别凑那么近,弄得耳朵根儿痒痒的,站那儿说就行了,我听得见。”

    “我的小姑奶奶!我真不是和你开玩笑,我这不是怕隔墙有耳嘛!”

    似乎对方勉强同意了韩炽的要求,韩炽在附耳低语了,在郝俊听起来,韩炽接下来的声音简直像蚊子一样,他再怎么调整手机的话筒灵敏度,也听不清任何字。

    然后就听到韩炽撒腿跑开的声音,以至于郝俊猝不及防,想链接那个女孩的手机以确定她将联系什么人时,才发现由于刚才没对他们所在的位置定位,搜索范围内竟然有三百多部手机!

    郝俊可没有那么多闲工夫一一查证,反正自己早有准备,静观其变吧。

    韩炽坐着电梯上楼来,一直在调整自己的呼吸,稳步回到了会议室。

    迟先算得上老奸巨猾,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不动声色的瞟了两眼郝俊。

    郝俊便在双向解波仪中把刚才的情形用语言组织了一下,发给了迟先。

    迟先见计划已经被对方嗅出了阴谋的味道,只不过无法确定,便不可能撕破脸皮,既然对方开始搬救兵了,就必须快刀斩乱麻!尽早促成江乐津的提议得到实施!

    不过,现在的情形确实不容乐观。

    董事会的成员一直没有表态,但支持江乐津提议的可能几乎为零,因为那有可能造成局面失控,谁知道江乐津的提议隐含着什么陷阱啊?

    其他股东除了惊喜交加的戚火貌不便于表态,等于是分为了两派,人数较多的一派是坚决反对的,因为谁营造自己的关系网都不容易,怎么可以任由他人打破呢?

    人数较少的一派持观望态度,在局势没有明朗化之前,他们不倾向于任何一方。

    郝俊因为和戚火貌有过过节,此刻支持哪一方都可能被草木皆兵的韩汛他们联想到什么。所以,他就暂时归在了观望派,不发表任何看法,完全就是随大流的架势,只要大家都说好就是好的,别把我的投资瞎了就成!

    也就是说,现在坚决支持江乐津的,只有迟先一个人!

    正是因为这样,韩汛他们才能稳得住精神,安心等待救兵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