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488章】窝里反
    沐霜宜的脸色更加寒气逼人,想站起身来离开,沐荧轻轻地按住了她放在圈椅上的胳膊,“你今天就听妈的吧,如果觉得我骗了你,从明天开始就不要理我了。”

    沐霜宜一愣!

    在她的心目中,老妈竭力修复着母女之情,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让自己产生认同,绝不可能突然就开始欺骗自己了。

    于是,她坐稳了身子,却还是下意识地想和沐荧保持一定的距离,稍微用力把胳膊抽了出来,把注意力转到了会议桌上。

    韩炽刚才见沐霜宜要走,正要过去阻止,见沐霜宜重新坐稳了,便也坐正了身子。他收回目光时,无意中和韩汛的目光相遇,无奈地耸了一下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韩汛倍感郁闷,但好在沐荧依然在向女儿示好,而沐霜宜觉得韩炽算是比较关心她的人,有这样一环套一环的关系,估计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韩汛把目光重新定格在房芸身上,“房芸,现在请按照你自己的意愿赞成或者反对吧,没有人左右你的决定。”

    房芸苦笑道:“不让我弃权,不算是左右我的决定吗?”

    韩汛看了一眼沐荧,不再说话。

    房芸站起了身来,“非要让我做一个选择的话,我投赞成票。对不起,我身体不舒服,先走一步。”

    韩汛等人是难以置信,其他人都疑惑不解,但都知道这是房芸的最终决定了,谁也不可改变了,只能目送着房芸离去。

    最疑惑的是郝俊三人组,他们都想不通怎么回事,那可是韩汛大嫂的外甥女,怎么突然间就胳膊肘朝外拐了?

    此刻韩汛很是懊恼,早知道房芸窝里反,还不如悬而不决呢!把这个提案暂时搁置后议,在此期间逼迫房芸投反对票,肯定稳妥些。

    因为之前有言在先,韩汛不好强行否定表决结果,那不仅是得罪死了江乐津和迟先这两个大股东,还等于被沐荧这个分管工业和安全生产的副市长记录下污点!

    但真的让戚火貌这个没多少经验的小子独立操作裁员这种大事,真的有可能动摇韩家在公司里的根基!

    就在这时,领班接到了电话,说缪诚谦、傅多谋两位副市长和苗沛部长已经陪同记者们到了公司。

    韩汛立刻带领董事会成员出迎。

    十几分钟后,一大帮子人呼呼啦啦的进了会议室,众人吃惊不小!这么多记者!其中还有省城和全国的知名媒体!

    韩汛等人的脸上也惊疑不定,却苦于不能单独商讨可能出现的情形。

    苗沛经过和韩汛的沟通,安排记者们架好了机位,没必要站着的,就在两侧的圈椅上坐了下来。

    原本韩汛还想借着去吃午饭的时间缓和一下局势,好好思索一下对策,但现在完全没有胃口了。而且这些领导和记者们都已经吃过午饭了,把他们晾在这里也不合适。

    其实没心思吃午饭的不只是韩汛一个人,在场的董事和股东们都觉察出了今天的气氛有些隆重和诡异。

    韩汛干脆就主持着审议裁员方案,那边负责整理会议记录的把已经通过的细则打印了出来,分发到了各人手里,进行最后的斟酌。

    韩汛为防止戚火貌真的办砸了,比如说无意中拆解了自己的关系网,就特地追加了一条,凡是觉得自己不应该被裁员的,可以拒绝在裁员补偿协议书上签字。签了字的觉得被骗了、被强迫了或者想反悔,可以在下午一点半到五点半之间到股东会议室申诉,董事会、市领导和记者们将一起聆听员工的心声。如果签了字,并且没在规定时间内进行申诉的,即视为接受裁员,协议生效。

    形成了最终的文件后,正式打印了一份裁员补偿协议书,韩汛作为董事长先签了字,然后副董事长吕禾秾和其他七位董事依次签字,之后监事会主席兼现任总经理戚火貌也签了字……

    复件被送到了广播室,向全公司播报了三遍。

    因为在场的股东大多是中高层,所以有必要先回原部门坐镇,以防出现不和谐的局面,五点半再回来进行后续议题。

    除了董事会的成员,只有不在本公司任职的江乐津、迟先、郝俊还留在会议桌旁边。

    戚火貌带着刚刚打印出来的一式两份的六十组裁员补偿协议书出了会议室,一大半记者尾随而去,现场采访。

    戚火貌现在的心情既兴奋又紧张。

    说起来裁员这事有点得罪人,但去年年底职工大会的时候就已经确定要裁员了,所以并不显得突兀,而且韩汛早就宣布了,接受裁员越早的员工,得到的补偿越多。

    现在大家都知道公司的效益逐月滑坡,员工待遇也越来越低,继续留在公司里不见得能有更多的好处,这六十组裁员补偿协议书应该能在四个半小时内签上字。

    因为这等于是对自己能否胜任总经理的考验,所以戚火貌已经慎重地考虑了一些人选,首先是那些早就吵吵着去其它地方挣大钱的,这些人绝对会马上签字。

    其次是那些不能适应公司变革的害群之马,再然后是绩效太差扯大家后腿的,还有精简部门后不能胜任新工作或者这里不满意那里不满意的。他们通常都会觉得自己受排挤、被孤立,签字也应该比较痛快。万一有不愿意的吵吵起来,因为裁掉这些人会受到大部分人的支持,股东们也都会觉得自己在办实事。

    其实,戚火貌最想裁的,是那些中高层管理者,都拿着十几万、几十万、上百万的年薪,却有一大半人每天不干正事,还对别人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包括瞧不起他戚火貌,有好几次让他当众难堪。

    但戚火貌不敢动中高层,因为大多数中高层都是韩家亲友团,其他中高层也都盘根错节十几年,一旦招惹了,就会麻烦上身。

    戚火貌的小算盘打得挺好,然而,他做梦也想不到,郝俊早已经给他挖下了一个大坑,一个深邃无比的大坑!就是要利用他拔掉韩家在关键部门的中高层!让他也来一次窝里反,动摇韩家人在公司内部的根基,使公司按照郝俊的计划顺利大洗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