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490章】签字(为杨妹妹T生日加更)
    郝俊听了戚火貌的疑惑,暗道这家伙脑子转的还挺快,但现在没必要和他客客气气的解释,毕竟韩壕的脾气没那么和善,谁质疑他都得受炮轰,就直接痛骂戚火貌太傻了,到时候什么都是韩家人说了算,那纸协议只是制约其他人的,还能制约自家人的回归么?话说回来,自己还是董事呢,家底还很厚实呢,还养不了他们姐弟两个?

    戚火貌觉得“姐夫”的话很有道理,就略过了这个话题,问和姐姐签协议后的下一个目标是谁。

    郝俊一连报给了他八个部门高管的名字,其中有六个是韩汛的亲友团。

    郝俊让戚火貌和戚水饴签下了裁员补偿协议书后,就去找那八个高管签协议,并且让他们各自带走一名所属部门的骨干亲信,让该部门不能正常运转。也就是说,每个部门签下两个人的裁员补偿协议书。

    戚火貌在刚才的十五分钟里只签了两份协议,这样累计下来,戚火貌共可签下四十九份协议。

    郝俊说余下的十一份可以让包括戚水饴在内的这九个高管自行斟酌,看看谁可以多带一到两名骨干亲信签协议,只要别让外人觉得所属部门只剩下名不副实的空壳子就行。

    戚火貌琢磨了一会儿,觉得兹事体大,问“姐夫”如果那些高管不相信自己所说的话怎么办?特别是那三个没参加股东会议的高管,很难和他们说明白股东会议上发生了什么变故。更重要的是他们平时和自己没什么密切的来往,肯定会觉得自己当上总经理了,这是制造借口排除异己。

    郝俊说这是全体董事的意思,因为考虑到自己和具体执行者的特殊关系,才让自己传达给戚火貌。如果有谁质疑,那就让他直接和自己电话联系,自己等于是专门负责解答疑难的董事会代表。如果某人觉得自己的回复没让他满意,还可以联系董事长。

    只不过董事长正陪着市领导们说话,还得答记者问,肯定不会解答的那么及时,而且还得躲着市领导和记者们才能解答,还得躲着那两个新来的大股东才能解答。当然,自己也得躲着他们通电话,不过行动上比董事长那个焦点自由多了。

    郝俊给戚火貌出了一个主意,拿着和姐姐签下的裁员补偿协议书去找下一个目标,让对方看清楚自己的亲姐姐都签了,肯定不存在为了排除异己而制造借口的情况。当然,最好是先从容易签协议的目标开始下手,手里签好的协议书越多,下一个目标就越容易相信。

    戚火貌连声称妙……

    作为戚火貌的亲姐姐,戚水饴当然不会怀疑什么,不但和那个掌管小金库的出纳一起签了裁员补偿协议书,还顺便多拐了一个统计。

    人品再恶劣,也会有几个狐朋狗友,戚火貌也不例外,所以他很容易的接连签下了三个毫无戒心的高管及其骨干亲信。

    第四个高管却有些犹豫,将信将疑的给韩壕打去了电话。

    郝俊的双向解波仪一直处于开启状态,不只是韩壕的手机,所有董事的手机都被他调到了静音和转接模式,打给任何一个董事的电话,都会在第一时间转接到自己的双向解波仪。

    所以,第四个高管的将信将疑很快就被郝俊消除了。

    挂断了电话后,郝俊把刚才韩壕手机里的未接电话清除掉,然后以第四个高管的号码留下了通话记录,叫他有嘴也说不清,谁让他闲着没事就跑到墙角去抽烟呢,谁能证明那不是在悄悄地通话?

    当第六个高管也抱着怀疑的态度给韩壕打电话时,郝俊刚准备应答,没想到韩壕恰好掏出了手机来,或许也是想看看有没有错过什么未接电话。

    郝俊怕他发现什么蹊跷,直接给他来了个强制关机!

    韩壕歪着脑袋想了想,好像应该有电,不应该自动关机,可能是手机闪腰岔气吧?他就按了一下电源键,想重新开机。

    于是,郝俊一边和第六个高管通着话,一边和韩壕展开了开关机的拉锯战,最后以韩壕觉得手机该修了而告终。

    韩壕把手机顺手抛在了桌子上,郝俊结束了和第六个高管的通话,觉得不好让韩壕的手机偷偷摸摸的开机,到时候屏幕一亮,是肯定要被韩壕发现的。

    但戚火貌还有两个高管没拿下,从理论上说,越往后应该越难对付。

    于是,他搜索了一下戚火貌所在的位置,接着搜索他周边的已经被他记录的手机号码,半径十米内一位也没有。

    因为戚火貌的信号正在持续移动着,郝俊推测他还没有和下一个目标面对面,那就等他停下了脚步再说吧。

    三分钟后,戚火貌的信号稳定了下来,周边出现了三个陌生的手机号码。

    今天参加过股东会议的,郝俊都已经通过双向解波仪搜索并记录了他们的手机号码,这三个手机号码都陌生,就说明都没参加过股东会议。

    不一会儿,戚火貌的信号和其中一个手机号码移动了十几米又停下了,郝俊估计是进了小办公室,他立刻链接了那个陌生的手机号码,并直接把他的号码当成了自己的监听器。

    果不其然,这是一位没参加过股东会议的高管,戚火貌正在游说他。

    但由于戚火貌原本和他的关系就说不上密切,他对戚火貌持怀疑态度,甚至怀疑戚水饴和其他六位高管签订的协议书都是假的,目的就是引诱自己入套。

    郝俊不觉有些好笑,还真拿自己当人物呢?总经理协同七位高管假签字做陷阱?就为了引诱你一个人签字?

    戚火貌虽然有点口才,却奈何人家就是不信!

    让郝俊意外的是,这位高管竟然不是按照戚火貌的说法拨打韩壕的手机,而是拨打韩汛三大爷韩柱的手机!

    此刻,韩柱已经接受记者们的采访差不多十分钟了,看样子一时半会儿不会结束,郝俊担心通话时间对不上,五点半后议事的时候遭人质疑。

    而且矛盾的焦点不对,冤有头债有主啊,郝俊要报复的主要目标有四个,按照仇恨值排序的话,依次为韩壕、戚火貌、戚水饴、韩汛。

    所以,郝俊不想让这件事牵扯上韩柱,直接从高管那头的手机断开了,就像是被韩柱挂断了似的。

    那位高管呆了片刻,又打给了韩炽。

    郝俊一边重复着挂断的操作,一边暗道迟先的情报还是不太准啊,不是说这位高管虽然对韩家忠心耿耿,但思维僵化,有点木讷么?这家伙的疑心也忒大了!幸亏自己做了好几手的准备,要不然就被这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给搅和了!

    终于,这位主管给韩壕打电话了,郝俊很不客气的训斥道:“怎么?不配合新任总经理的工作?甚至连他的话都不相信?非得先打给韩柱,再打给韩炽,他们都不肯接,你才肯打给我么?”

    那位主管吃了一惊!原来韩柱和韩炽是当着韩壕的面挂断了自己的电话!这下子可把韩壕和戚火貌得罪死了!

    他正想开口解释,郝俊冷冰冰的说道:“别啰嗦了,赶紧签了字,将来还有得到重用的机会,如若不然,重整旗鼓后的韩家,不会有你的立足之地!”

    郝俊根据刚才的监听结果,已经猜到了他的心思,话一落音就断开了链接……

    四点五十分,戚火貌回到了会议室。

    看到他笑容满面,步履轻松,所有人都明白他已经完成了任务,但按照之前的约定,必须等股东们都到齐了才能展开相关的话题。

    韩汛等人暗暗点头,看来这小子事情办得还不错,不但提前完成了任务,还一个前来申诉的都没有!

    江乐津和迟先看着郝俊悠然自得的神情,知道事情进展的很顺利,心中大定,先让那些家伙乐呵一会儿吧,好戏马上就要开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