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491章】神情很精彩
    临威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位于高新区,大部分员工都离家挺远,夏天的午休时间比较长还好说,但冬天的午休时间比较短,大部分员工不想来回跑。

    公司效益好的时候,就索性在冬天免费供应员工们午餐,同时把午休时间压缩了半小时,晚上提前半小时下班,得到了绝大多数员工的拥护。

    所以,现在还不到五点半,公司的办公区、生产区、仓储区等等就空无一人了,连公司的大门都关上了。

    但股东们不能走,因为会议还没结束呢。

    五点半的时候,会议桌的旁边就差不多坐满了,除了房芸,无一缺席。

    会议当然要延续之前的议题,就要先听听新任总经理戚火貌的汇报。

    戚火貌像是在做述职报告一样,不慌不忙地侃侃而谈,还不时地向韩壕、韩汛等董事会成员微笑点头,做出邀功似的表情。中间还夹杂着几许看向江乐津和迟先的玩味笑容。

    江乐津和迟先当然明白发生了什么,郝俊以韩壕的身份借刀杀人时,按照原计划,把他们两个作为韩壕、戚火貌及整个董事会、整个公司的假想敌。戚火貌中了计,把事情办得功德圆满,还以为是替韩壕、韩汛及整个董事会出了大力,自以为居功至伟,难免流露出几丝嘚瑟。

    韩壕、韩汛却是眼角狂抽!这特么智障吧!韩家在关键部门的中高层,除了董事会的成员、除了戚火貌自己,无一漏网,这不是等于把韩家的根基给拆了!

    但他们此刻却只能哆嗦着嘴唇生闷气!因为韩汛特意追加过一条:觉得自己不应该被裁员的,可以拒绝在裁员补偿协议书上签字。签了字的觉得被骗了、被强迫了或者想反悔,可以在下午一点半到五点半之间到股东会议室申诉,否则即视为自愿接受了裁员补偿协议。

    如果这里只有江乐津和迟先两个外人,他们绝对会撕破脸皮、胡搅蛮缠,豁出去得罪了江家和迟先,也不能动摇韩家在公司的根基!

    然而,三位副市长现场监督,诸多影响力巨大的记者现场记录,他们即便是翻了脸重新掌控局面,韩家也将臭名远扬!

    股东大会的决议都可以随意推翻,堂堂董事长在众目睽睽之下出尔反尔,岂不是任何形式的交易都能随心所欲的改来改去甚至不认账?谁还敢和韩家人做生意?

    韩汛懊恼万分,原本是担心戚火貌能力不足,更担心他无意中拆解了韩家的关系网,才特地追加了那一条,却没想到就因为那一条,竟然让自己无法翻转!

    韩汛忽然想起了审议裁员方案的时候,江乐津和迟先一会儿一句、一会儿一句的夸戚火貌,每一句都让自己觉得大有道理,但却总觉得戚火貌的实际才能有点儿虚,反而更让自己总担心戚火貌的能力不够,这才追加了那一条!

    韩汛倒吸了一口凉气,难道江乐津和迟先一直在明褒暗贬的“诱导”自己?他们不是真的在夸戚火貌,而是堆柴点火,把自己架在火上烤!

    韩汛最为疑惑的是,戚火貌的威望没高到让其他高管言听计从的地步,为什么这么短的时间能让三十一个高管及其骨干亲信接受裁员协议?

    韩汛强作笑颜,看向了戚火貌,“戚火貌,你还真是有能力,一千多个人的公司,只让你签下六十个人的裁员补偿协议书,你竟然能签了九个高管、十三个中层!”

    兴奋中的戚火貌,没听出韩汛在说反话,笑容满面的说道:“我可不能辜负董事长的重托啊!”

    戚火貌把“重托”两个字咬得特别重,他相信韩汛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当然,他没忘了在韩汛的注视下扫韩壕一眼,毕竟韩壕向他传达命令时,说得很清楚是董事长的意思,也是董事会的决议,他这是在明确自己坚决跟着韩家人走的立场。

    然而,韩壕的表情让他心里面咯噔一下子!

    韩壕是个喜怒哀乐都表现在脸上的人,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说他脾气暴躁不讲理了。

    此刻的韩壕,脸色阴沉的吓人!

    当戚火貌的目光和他的目光相遇时,他竟然凶目一瞪!把戚火貌吓得猛一哆嗦!

    戚火貌暗道要糟!难道韩壕假传圣旨?这可害死我了!你韩壕不是被称为董事长门神的哼哈二将之一么?谁想动董事长,不都得先经过你那一关么?难道你自己不想做门神了,就把董事长的嫡系一锅端?我特么是你的同伙?是你的第一帮凶?你现在这表情是个啥意思?让我自己背锅?我特么背得动吗?韩汛还不得捏死我啊?

    戚火貌越想越害怕,此时再看韩汛,果然笑里面带着阴森!

    戚火貌从心底里冒寒气,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韩壕和韩汛啥时候起的内讧?为什么姐姐和韩壕每天睡一个被窝都没觉察到什么?不对!不对!还是不对!如果说韩壕想把董事长的嫡系一锅端,没必要把姐姐也从高管的位子上扯下来,要知道,财务部的部长,等于是本公司的咽喉!韩壕想和韩汛闹翻的话,一直掐着韩汛的咽喉多好?

    忽然,戚火貌眼睛一亮!一定是韩壕想独立出去单干,想和韩汛彻底决裂!这么说,今天点名签下的那些高管及其骨干亲信,要么是韩壕真的想拆掉韩汛的根基,要么是想借机带出去单干的自家人!

    戚火貌却依然闹心,韩壕干嘛不和自己明说?是不是不拿自己和姐姐当自家人了?那姐姐岂不让这老小子白睡了这些年?自己和姐姐不是等于落在韩汛和韩壕两个人斗争的夹缝里?难道自己真要替他背锅?他这是为了有正当理由甩掉自己和玩腻了的姐姐?

    戚火貌的神情很精彩,“重托”两个字很明显也是另有深意,韩汛自然就把关注的目光转到了让戚火貌神情变化莫测的韩壕身上,眉头微皱,轻声问道:“怎么回事?”

    说是轻声,其实声音没那么小,因为韩壕不是和他相邻而坐,他要保证韩壕听得见才行,于是,董事会的其他七个人也都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