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492章】越来越诡异
    因为市领导们和记者们都在关注着,韩壕也并非没脑子的人,只能强压着心中的不快,吐出了五个字:“我哪里知道!”

    董事会左侧的上首,是三位监事会的成员,打头的就是戚火貌。虽然由于会议桌弯了个大圆角,使他和董事会之间拉开了两三米的距离,没听清韩汛说什么,但韩壕的声音可没压那么小,他听的清清楚楚,不由得心中一沉,看来韩壕真的想要自己替他背锅!

    戚火貌看向韩壕的眼神就不那么美好了。

    韩壕的心中更是不快,暗道小子哎!如果不是看在你姐的面子上,我特么真想把你从窗户扔出去!你这是要毁了韩家在公司里的根基吗?你这么智障,连我的老脸都被你丢光了!还特么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找揍啊你!

    韩汛的眉头越皱越深,今天的气氛似乎越来越诡异了!

    他觉得韩壕和戚火貌之间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而且两个人都不想先说出来,或许是真的见不得光,或许是谁先说出来谁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不论是哪种可能,韩汛都只能先压下逼问的冲动,因为谁被逼问出来都是丢韩家的人!

    但就这样一直闷着,议题就没办法进行下去了,所以,韩汛就让那位秘书领班从戚火貌手中把那些签了名的裁员补偿协议书收起来,然后面向股东们宣布开始投票,对戚火貌的裁员行为进行评判,表决他能否胜任这个总经理。

    郝俊像是无意中看向了临威市的领导们,正巧和宣传部部长苗沛的目光相遇,便按照事先的约定使了一个眼色。

    苗沛立刻向身边的东鲁电视台的记者耳语了几句。

    那位记者向韩汛表示对那些签了名的裁员补偿协议书很感兴趣。

    因为上面的内容对于在场的人来说,等于是公开的内容了,甚至之前向整个公司广播了三遍,即便是这些记者们不传播,上千的员工也难免议论和传播,实在是没有什么好保密的。所不同的只是这六十份协议书上多了签名盖章而已。

    于是,在韩汛的许可下,秘书领班就把协议书交给了那位记者翻看。

    没想到其他记者也一起涌了过去,毕竟是刚才只听到了其中的内容,没看到具体的文字,至少面对着协议书拍一下,也算是有图有真相。

    于是,你一份我两份的,就把六十份协议书瓜分了,就连市领导们的手里也各自拿上一份翻看着。

    韩汛也懒得干预,而且也不好干预,因为谁也不好得罪,就继续主持股东们投票。

    对于大部分股东而言,真的希望以后不要被韩家把持着所有关键部门了,要不然真就成了彻头彻尾的家族式企业了。历史早就验证了,裙带关系复杂的企业,几乎没有一直繁荣昌盛的,所以大部分股东觉得戚火貌做的不错,不但把韩家自己的和亲韩的高管几乎全部拿下,还把他们的骨干亲信差不多一网打尽了。

    韩汛看向了一直不开口的五位签了裁员补偿协议书的高管,“你们为什么不表态?”

    其中三位相邻而坐的高管刚才觉得情形不对,已经悄悄商议过了,却犹豫着能不能在这种场合说出来,但当前的局势,又不可能和董事长借一步说话。

    如果说出来吧,当着这么多市领导和记者的面,就等于在打董事会的脸,说好了让戚火貌独自裁员呢?为什么董事会又暗中指挥?

    但如果不说出来,自己签下的协议就百分之百的生效了!自己就将失去高管的位置,也将离开这个公司,而且永不录用!意味着自己的后半辈子要从头开始!

    他们纠结再三,韩汛追问再三,他们更加觉得韩汛不知情,如果现在不提出来,被裁员的命运绝对无可挽回!

    于是,采购部的部长先开了口:“董事长,我想确认一件事情,董事会支持我们这些高管在裁员补偿协议书上签字吗?”

    他这话问的很有技巧,既能问出来董事会的态度,又不会让人觉得董事会在暗中操纵。

    韩汛更是感到诡异了!怎么个意思?你们签字还和董事会有关?

    但现在不是深度思考的时候,他非常肯定的摇了摇头,“你们是,公司的中坚力量,董事会怎么可能支持你们在裁员补偿协议书上签字呢?”

    韩汛故意在“你们是”和“公司的中坚力量”之间停顿了一下,其含义是略过了“韩家”这个高管们可以领会的词语。但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以自己为首、以韩家作为主导力量的董事会,绝不支持高管们签字!

    高管们都是神色巨变,片刻之后,其中两位高管异口同声地问韩壕:“韩壕董事能表明态度吗?”

    韩壕意识到了真的有麻烦牵涉到自己!

    他不由自主地看了戚火貌一眼,又迅速把目光转向了那两位高管,“我和老五保持一致!”

    韩汛在兄弟中排行老五,韩壕排行老二,韩壕习惯上都是叫他老五,但在正规场合都是叫他董事长。

    韩壕此刻称韩汛为老五,等于是在郑重表明自己的立场,自己和韩汛是亲兄弟,是韩汛的二哥,无论如何都会和自己的小老弟肩并肩!绝无二心!

    郝俊暗自思忖,看来韩壕不是传说中那般智商稍有欠缺,竟然意识到了接下来会把他牵连的很深,这么早就先打出了感情牌!幸好自己早有设计,一环套一环,要不然真有可能被这老小子冲出是非漩涡!

    那两位高管立刻激动起来,其中一位难以抑制的冲着戚火貌拍起了桌子,“戚火貌!你小子到底安的什么心?必须当着所有人的面,给我们一个说法!”

    另一位高管随声附和:“对!你欺骗我们签了协议书,协议书就是无效的!但必须追究你的责任!”

    两位高管的话,像是在本不平静的水面上接连投下了巨石一样,浊浪飞溅!阴谋的气息瞬间铺满了整个会议室!

    静!

    落针可闻的静!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戚火貌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