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493章】什么事都怕“认真”想
    戚火貌已经料到了会走到这一步,所以并没有惊慌失措,还有些镇定的看向了韩壕,“姐夫,韩董事,你们神仙打架,像我这样的凡夫俗子是沾着死挨着亡,所以,这锅你还是自己背吧。”

    戚火貌早有准备,所以说起话来中气十足,整个会议室的人都听得到。

    好多人的脑子里转悠开了,神仙打架?听起来韩壕是其中之一,如果韩壕算得上神仙的话,那另一位神仙,或者说另几位神仙,应该是指董事长韩汛?或者说是包括董事长韩汛在内的……我呢个天!董事会内讧!

    本来今天的气氛就有点怪怪的,此刻大家把前前后后一联系,都猜测到了一个看起来很靠谱的可能:董事会内讧,韩汛当然是想保住这份韩家参与多年的基业,韩壕却想另谋出路。于是,韩壕借戚火貌之手,签掉了韩汛在公司里的骨干力量!让韩汛没有亲信可用!

    而韩壕怕事情泄露,连准小舅子都瞒着,而且还拿准小舅子当枪使,所以这位准小舅子心里边冒火,刚才把姐夫两个字改成了韩董事,这是要和韩壕决裂了!

    什么事都怕“认真”想,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那些还没琢磨明白的,看到别人像是茅塞顿开的感觉,就连忙询问,一番窃窃私语后,也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

    董事会的几位早已叽叽喳喳成了一团,都想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偏偏韩壕气得牙关紧咬,狠狠地瞪着戚火貌,就是一言不发!

    韩汛他们干着急,却顾忌市领导和记者们在场,不好发作。

    韩汛只好端着架子问:“戚火貌,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有事说事!什么神仙打架?什么凡夫俗子?我都会一视同仁的!”

    韩汛没打算听戚火貌回答什么,他担心戚火貌一开口,再出什么幺蛾子,所以紧接着看向那两位高管,“特殊情况,我们会特殊对待,你们放心,一定让你们满意!但我们需要一个调查研究的时间,希望大家理解。今天天色已晚,咱们改天再议。领导和记者朋友们也累了半天了,这样,我做东,海上酒楼,大家不醉不归!领导和记者朋友们意下如何?”

    那两位高管是韩汛的嫡系,既然韩汛这样说了,当然就等于给了承诺,刚才本来就有一时冲动的因素,此刻也算是有了台阶下。而且韩汛也没有等他们答话的意思,已经把目光转向了市领导和记者们,他们两个就顺势坐正了身子。

    戚火貌本想多说点什么,因为韩汛有意略过了背锅的问题,但细想一下韩汛的一视同仁四个字,绝对是话里有话,应该不会太为难自己,继续折腾下去也不见得对自己有好处,索性装作顺从韩汛的样子,欠了欠身,也坐正了身体。

    董事会的成员和其他股东心里面明白,韩汛这是不想家丑外扬,市领导和记者们不至于明天还在这里呆着,这事还是明天再议的好,毕竟公司出了丑,身为员工和股东的面子上也不好看。

    市领导们不好强制性的逼问什么,这些记者实际上是来捧场子的,说白了都是郝俊拐弯抹角的关系户,也不会像其他记者那样死缠烂打。

    他们都要看郝俊的意思,但郝俊没来得及表态,他们就接口说先商量一下,拖点时间让郝俊好好想想再做决断。

    江乐津、迟先和郝俊三个人提前研究对策的时候,并没有考虑到这一点,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合适。

    按照郝俊的意思,江乐津、迟先不能表现出同伙的样子,所以他们之前只是不着痕迹的相互配合。

    他们也不能表现出和郝俊一伙,所以郝俊和他们没有什么言语配合,他们也没有表现的过于熟识。

    郝俊想的是三个人要入主董事会,就不能提前表现出团伙入侵并阴谋夺权,要不然会有不少股东和员工不拿他们当好人,心里面一有疙疙瘩瘩的感觉,以后的工作就不好开展了。

    此刻江乐津、迟先再次让韩汛难堪的话,股东们不产生联想都难!

    所以,一直没怎么发声的郝俊,决定亲自唱白脸。但他不能从过于敏感的问题切入,那绝对要马上引起董事会和股东们的警惕!现在要引起股东们的共鸣才行!

    郝俊举起了右手:“尊敬的董事长,我是第一次参加股东会议,有些事情不是太清楚,问别人不一定得到正确的答案,你是否可以先解答一下?也就是回答个可不可以再说明几句的事儿。”

    韩汛的脑子里迅速回忆了一下,感觉郝俊今天一直都是随大流的感觉,想必不会问出什么尖锐的问题吧?况且,郝俊问的那么有礼貌,还说明就是回答个可不可以再说明几句的事儿,直接拒绝了也有些说不过去。再说了,高管被骗着签字、神仙打架、背黑锅什么的,答案都不是可以或者不可以,郝俊的问题应该和这些事情无关。

    于是,韩汛就让郝俊说出自己的疑问。

    “董事长,我记得股东通过的决议是,签了字的觉得被骗了、被强迫了或者想反悔,可以在下午一点半到五点半之间到股东会议室申诉,否则即视为自愿接受了裁员补偿协议。刚才高管们说被骗了,”

    韩汛的面色一沉,郝俊竟然绕到了高管被骗的问题上!

    韩柱立刻打断了郝俊的话:“刚才董事长不是说过了嘛,需要一个调查研究的时间,你就算是想了解真相,也得等调查结果出来了再说,你再次提出这个问题来,是想让领导们和记者朋友们也陪着咱们饿肚子?”

    郝俊摇了摇头,“我对高管们怎样被骗不感兴趣,戚火貌骗人的过程再怎么曲折离奇,再怎么让原本不怎么待见的本公司杰出人物像乖孩子一样签了字,还那么长时间不申诉,也和我无关。就算是一口气毫不费力的骗了了*个高管的手段让人啧啧称奇、急于知道内幕,就算是匪夷所思的诈骗过程和背黑锅反转的过程能拍成电影夺个票房第一,我还是不感兴趣。因为我只是一个小小的股东,你们神仙打架,关我何事?而且我想管也管不了。我只想问,高管们刚才的诉求有两个,第一,裁员补偿协议书是无效的。第二,必须追究戚火貌的责任。第二个诉求我先忽略了好了,还是刚才那意思,就算戚火貌因为诈骗罪判个十年八年的,甚至于案情重大判个无期,关我何事?我只关心高管们的第一个诉求,因为和我这个股东有关,董事长刚才承诺的是一定让高管们满意,也就是说协议书可以无效,也就是说股东会议通过的决议,你可以随时推翻是吗?”

    韩汛立刻感到头疼、牙疼加心跳加剧!这小子要么不发言,怎么一说就说了这么一大堆!听起来只是问股东会议通过的决议是不是可以随时被自己推翻,好像前面那些话只是啰里啰嗦的在铺垫似的。但实际上,那些话没有废话,因为撩拨了所有人!势必让所有人兴趣大增!只怕是今天没个结果都不会离开!

    而且,郝俊所谓的那一个问题,他也不好回答!那是一个两难的选择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