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494章】揍他活该!
    果不其然,当事人都坐不住了!

    如果韩汛表现的镇定些,或许当事人都不会太着急,但韩汛头疼、牙疼还心跳加剧,怎么可能镇定?

    于是,当事人都有些慌了,谁也吃不准韩汛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果韩汛想表现的当机立断,那就很有可能快刀斩乱麻,斩到谁就是谁,只要能对市领导和记者们交代过去就行了。

    至于谁对谁错,对于韩汛来说,能有那么重要么?不让自己坐蜡就行,别动摇到自己的地位就行,这是韩汛犯难时的一贯性操作!

    如果韩汛真的是个讲理的人,如果韩汛真的是个顾念旧情的人,怎么可能在企业改制的第二年就把老厂长拉下马?那可是他叫了十几年的师傅啊!他只是为了坐上公司的第一把交椅啊!硬是把自己塑造的无比高大上,至于师傅的声誉……

    如果韩汛真的是个讲理的人,如果韩汛真的是个顾念旧情的人,又怎么可能在企业改制后仅用了四年就演变成了韩家独大?刚改制的时候,他可只是个业务科的科长啊!东拼西凑也只拥有了百分之零点一五的股份啊!不动歪心思,能有那种好运气?

    这些高管都是韩汛的嫡系,当然知道这些!因为他们或多或少地参与过韩汛的计划。

    韩壕是韩汛的亲二哥,当然也知道这些!因为他是韩汛的马前卒,是脑子不够数,就只能出力气的马前卒。

    戚火貌作为韩壕的准小舅子,当然也知道这些!因为韩壕怕他们姐弟两个依仗着自己是韩汛的二哥,而不知天高地厚的冒犯了韩汛,所以得以事实警示姐弟俩,除非翅膀够硬,要不然别和韩汛对着干,一旦撕破了脸皮,韩汛是不讲情面的。

    所以,此刻他们都会慌!因为他们都怕成为韩汛针对的目标,韩汛的心机太深了!

    于是,现场的气氛只有一个乱字可以形容了,当事人都想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真相”迅速浮上了水面!

    举座皆惊!

    戚火貌让高管们签字的幕后主使竟然是韩壕!是坚决拥护韩汛的门神韩壕!

    戚火貌为了彻底撇清自己,把手机里的通话记录拿给大家看,果不其然在出去签字的过程中和韩壕通过话,而且还都是韩壕打给他的。

    韩壕怒不可遏,一边骂着戚火貌伪造通话记录,一边冲过去按倒戚火貌就揍!

    韩壕不但有暴脾气,还是真会打架的人,只会玩技术、玩心眼的戚火貌哪里是对手,被揍得吱哇乱叫。

    因为韩壕多年来形成的威压,高管和股东们都不敢上前拉架,董事们都扭头看着韩汛。

    韩汛却一言不发,不论是韩壕的指使,还是戚火貌栽赃陷害,有一点是改不了的:戚火貌是直接责任者!是戚火貌哄骗高管们在裁员补偿协议书上签了字,才造成了当前的被动局面!所以,揍他活该!揍了再说!

    郝俊他们和市领导们当然不会管这种事,闹得越大越好!

    记者们却像打了鸡血一样,不停地调着焦距,追踪着每一步动作。

    吕禾秾扯了一下韩壕,示意记者们还都在拍着。

    韩汛立刻惊醒过来,这才喝住了韩壕,让韩壕回到座位上坐下,并请记者们高抬贵手,这样的画面就不要往外播了,他定有重谢。

    市领导们也为临威市的整体形象考虑,请求记者们不要什么都播。

    东鲁电视台的记者马上表态,刚才的画面只存档,如果以后有什么相关联的事件发生,可能会视情况剪辑后合并播出。如果没有关联密切的事情发生,刚才的画面就不会有其他人见到了。

    其他记者也表示了类似的态度。

    韩汛放下心来,因为记者们刚来的时候就和自己达成了意向,全程拍摄,但采用录播的形式。所以发回去的报道都经过了董事会秘书的确认,要不然万一哪个议题涉及到不好公开的内容就尴尬了,刚才的画面是肯定没有实时播出的。

    戚火貌挣扎着站了起来,眉梢开裂,颧骨青肿,牙齿脱落,嘴里和鼻子里流出的血沾满了前胸。

    他踉踉跄跄的扶住了会议桌,哆哆嗦嗦地指着韩壕大骂,不但骂韩壕想杀人灭口,还把韩壕和姐姐说的一些牢骚话都说了出来。

    韩壕想再去揍戚火貌,却被韩柱和吕禾秾死死地按住!

    如果韩壕强行挣脱开,就意味着要和韩汛彻底翻脸,只好放弃了冲过去制止戚火貌的打算。

    戚火貌也豁出去了,反正今天已经没有好果子吃了,索性把韩壕抖了个底掉!

    韩壕听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紫,戚水饴有病么?竟然什么话都和弟弟说!这特么好多话都是因为窝了点火,才想找个人倾诉好不好!这倒好!竟然成了自己早就对韩汛不满的证据!偏偏戚火貌还记得大部分的话大概是什么时间说的!很符合那时候发生过的一些事!特别是没有外人的时候发生的事,好几个董事都还记得呢!这简直就是在对质啊!

    这些话,韩壕没办法抵赖,只能解释说当时就是想找个人倾诉一下,过后心情就舒畅了,根本不可能心存怨念,更不可能一直想着报复。

    韩汛能信吗?他当然不信!对于习惯算计人的人来说,向来就是怀疑一切可怀疑的,然后把一切未知的、可能会发生的危险都扼杀在萌芽状态!

    韩壕看着韩汛阴晴不定的脸色,就知道在这个问题上很难让韩汛改变看法了,索性又把矛盾焦点转回到了戚火貌和他通话的问题上,辩称说自己的手机根本就没和戚火貌通过话,而且早就关机了,怎么开机都开不开。

    但当他从外套口袋里摸出了手机一按电源键时,手机屏幕瞬间点亮!

    他有点傻眼了,这特么什么破手机,不该开机的时候,啥时候开的机嘛!

    但现在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他马上打开了通话记录,要用事实说话,戚火貌能用软件在自己的手机上伪造通话记录,但不能在他的手机上一起伪造……突然,他的眼睛直了!竟然真有通话记录!还是他的主叫!

    韩汛见韩壕又傻了眼,冷笑一声,冲着戚火貌勾了勾手指头,示意他把手机拿过去对照一下通话时间。

    戚火貌咳了一声,咽下了一口血痰,韩汛厌恶地抬手制止了他走过去,让他把手机放在会议桌上,推过来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