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498章】你是在搞笑吗?
    在董事会内部还好说,不论股权大小,一个人就是一票,他们七个韩家人依然占优势,四个外人左右不了表决结果。

    但对于股东会议来说,是按照股权的份额来表决的,四个外人如果联合起来,就是绝对的优势了!

    韩汛他们商议到这里,不由得哑然失笑,如果卢逍完成了持股百分之五,就等于除了韩汛、吕禾秾、江乐津、迟先、郝俊和卢逍之外,其他人加起来也只有百分之二点三的股权了!除非都是千分计、万分计的小股东,要不然就剩不下多少人了!但实际上不可能都是那样的小股东,那么,股东大会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而且那百分之二点三,还包括着房芸的百分之零点五五、老厂长的百分之零点零五!

    这样算下来,如果卢逍完成了持股百分之五,现场的其他人加起来也只能剩下百分之一点七的股权了!

    现在除了韩汛、吕禾秾之外的其他六个董事,当初为了满足江乐津对于股权的要求,一共出让了百分之六的股权,现在加起来也不过是百分之三点一。

    而其他股东还有不想转让股权的,卢逍的百分之五似乎不好凑啊!

    卢逍还在电话那头等着,郝俊已经催过一次了,韩汛他们要尽全力争取到卢逍进驻的机会,就顾不得商量的太细了,最后匆匆得出了一个结论,如果四个外人合伙的话,他们现在已经压制不住了,所以重点提防迟先和卢逍合伙就行了。

    迟先和卢逍的股权加起来将是百分之二十九,从现在出席股东会议的层面上来说,韩家人拥有百分之三十以上就可以了。不过平时大部分提案交由股东会议表决时,是要求三分之二以上的股东通过才行,只不过,现在他们已经无力延伸到这个比例了。

    但卢逍和郝俊太熟,收购百分之五股权的起因也是郝俊,所以,得预算上郝俊的股权,还得算上莫名其妙帮助郝俊的房芸的股权,还得算上已经撕破了脸的老厂长的股权。这样一加,对方就是总股权百分之三十二点三,韩家人留下百分之三十三足矣。

    而韩汛和吕禾秾两个人就持有百分之四十一,就算别人都不愿意转让,这百分之五全部由他们来出,也不必担心什么。

    当然,不可能拆分韩汛这个董事长兼第一大股东的股份,要出也是从吕禾秾的百分之十三里面出。不出的话,则更有胜算。

    而且,有一件事马虎不得,进行的越快越好,那就是笼络住江乐津这个第二大股东!千万不能让他站到对方的阵营里面去!哪怕把吕禾秾这个副董事长的位子让给他!

    商议停当,韩汛就告诉郝俊,满足卢逍的要求。

    卢逍让郝俊先给他约定下转让股权的人选,他大约二十分钟就到了。

    郝俊一挂上电话,想转让股权的就骚动起来,见韩汛没有制止的意思,便蜂拥到郝俊身边登记。

    为什么是登记?而不是直接定下呢?因为卢逍没报价格,有的股东不想转让的太便宜。

    韩汛他们则是利用这段时间,像江乐津和迟先大送秋波,实际上主要是向江乐津示好,要尽最大可能的笼络住他才行,明里暗里的作出了各种承诺。

    二十分钟,说快也很快,郝俊刚刚按照股权大小排列出了一个简易的表格,卢逍就到了。

    卢逍和市领导们都是熟人,也与不少记者相识,这是早就摆到明面上的事情,不必装作不认识。而且认识他的人多,更显得他声名在外,待会儿说话也更有份量。

    大家互相打过了招呼以后,卢逍立刻进入了收购股权的程序。

    卢逍当然不能按照郝俊给韩壕的那个低的吓人的价格,那些股东也不会那么甘心的,但迟先早已报出了九折,他没必要给的比迟先的报价还高,甚至没必要持平,要不然直接收迟先的就行了,戏就不好往下演了。况且,这钱最终还得郝俊出,不能用他的钱玩大方。

    所以,他就折中给价,每百分之一的股权,购入价一百二十万,卖就收着,不卖就算了。

    这些股东们的股权小的可怜,因为大多只是靠着死工资活着,前些年也没有现在这么高的职位补助,也就没那么多钱买入股权。

    郝俊现在实际拥有了百分之五十一点七的股权,一共花费了八千八百八十万!

    可推算出每百分之一的股权就高达一百七十多万!

    千分之一的股权也需要十七万!万分之一还得一万七呢!

    所以,二十一位接受卢逍出价的股东,总共只售出了或者说总共只拥有百分之一点六的股权。

    吕禾秾补齐了卢逍尚缺的百分之三点四。

    卢逍是奔着董事会来的,股权收完了,当然就要进入选举董事会的进程。

    等到转让了股权的股东们都离开后,卢逍提议说:“董事会人太多就不合理了,因为现在只有不到三十个股东了,但江总、迟总、我和郝俊是应该进入董事会的,所以,我建议,董事会最多七个人。”

    韩汛一惊!那不是意味着原本在董事会的韩家人要撤出五个人来!

    股东们觉得很合理,但韩汛基本上就忽略他们的意见了,在场的股东除了江乐津、迟先、卢逍和郝俊,还有二十二个,总共才拥有百分之一点四的股权!

    然而,市领导们也都觉得卢逍的提议比较合理,甚至觉得五个人的董事会更合理,迟先也表示赞成,韩汛就不得不考虑了。

    韩汛绝对不可能同意重组五个人的董事会,因为江乐津、迟先都是大股东,没理由不让他们进入董事会。卢逍也必须进入董事会,要不然注资就可能泡汤。

    这样一算,韩家人最多只能再进入一个了,甚至由于卢逍力挺郝俊,可能最后一个董事的人选是郝俊,那就只有自己一个韩家人了!形势不妙啊!

    韩汛看向了江乐津,希望刚才的大送秋波收到了效果,但江乐津只是笑而不语。

    韩汛有点后悔今天的孟浪之举,竟然觉得按照占股过半决定是不是通过决议对自己有利,所以之前都是按照这个流程走的,按照现在的形势进行下去,可能董事会要大换血!

    韩汛想拖,只要今天告一段落,以后再议时就按照正常的股东会议的表决流程走,三分之二的股权持有者投了赞成票,才有可能改组董事会,这样哪一方的提议都不好通过,就可以谈条件了。

    然而,卢逍很不爽,因为自己本来就是冲着进入董事会来的,现在股权都收购了,却要改天再议董事会的事儿,这不是耍自己嘛!

    卢逍一开口,记者们就表示支持,而且都说折腾了一下午加半个晚上,就剩这最后一个议题了,就不要再找任何借口往后拖了。

    三位副市长也表示了不满,而且明言对韩汛及董事会的表现很失望,看来得多考虑考虑是否对他们公司进行政策倾斜和帮助了。

    韩汛的脑门上渗出了细汗!

    吕禾秾倒是想到了事情的关键,侧过身去轻声提醒他:“看这架势,只能组成七个人或者五个人的董事会了,要不然今后步履维艰,很可能真会导致破产倒闭。咱们只能赌一赌了,就赌江乐津能不能站在咱们这一边吧。但五个人的董事会肯定不行,万一那四个外人都进了董事会的话,你可就孤掌难鸣了,所以,必须七个人,这是底线!”

    韩汛便按照吕禾秾的意思提了出来,卢逍没有反对,而且提了一个简单的办法,直接按照股权的大小截取前七名持股者进入董事会就行了。反正大股东都在他们之间,实际上决定权都在他们手里,全体表决不过是走过场而已。

    韩汛觉得这办法可行,如果议来议去的,只怕到时候还没有这个结果好。

    现在按照股权排名的话,韩汛自己排第一,然后依次是江乐津、迟先、吕禾秾、卢逍、郝俊、韩柱,至少可以保障韩家人在董事会里占三席!总比把其他股东选进来好。

    江乐津、迟先、卢逍、郝俊、吕禾秾、韩柱都投了赞成票,其他董事也觉得不可能有更好的结果了,也投了赞成票。

    其他股东这时候如同路人一般,都知道再怎么表决,也争不过那些大股东,索性直接投了赞成票,至少会让大股东或者说下一届的董事会成员对自己有好感。

    尘埃落定,走程序签字生效,记者拍摄,领导传阅,秘书收了起来,等会后存档。

    韩汛站起身来,笑着说道:“天色已晚,本董事长早就承诺过海上酒楼一聚,不醉不归,我可不能食言啊。”

    郝俊说道:“韩董,你不提董事长这三个字,我倒是忘了,咱们好像只是重组了董事会,并没有选举董事长,你这样自居,不太合适吧?”

    韩汛脸上的肌肉微微一跳!

    他强作笑颜看着郝俊说道:“咱们公司的董事会历届都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谁的股权最大,谁就是董事长,我,已经习惯了。”

    郝俊迎着着他的目光,不卑不亢地说道:“有病不好,得治。习惯不好,得改。我建议,现在就进行董事长、副董事长的选举,反正就是咱们这个小圈子里的事,很快就结束了,大家不差这一会儿。”

    江乐津、迟先、卢逍他们当然支持郝俊,股东们也想看个最终结果,市领导和记者们也纷纷赞成。

    韩汛的笑容有点撑不住了,强忍着没有发作。

    吕禾秾问道:“郝董事,你觉得原来的规矩不合理,可有什么合理化建议?”

    “这个大家都清楚吧,可以自荐,可以别人提名,大家表决就是了,多简单的事!”

    韩柱笑了,“郝俊,你不会也想自荐吧?”

    “为什么不会?想当董事长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韩汛忍不住了,“你是在搞笑吗?你只拥有百分之二点七的股权,有什么资格出任董事长?”

    郝俊反问道:“董事长是通过董事们的选举产生的,哪一条规定股权小的不能出任董事长?”

    “这个还需要规定?当你做重大决策的时候,如果持股比较多,就会多做考虑,谨慎操作。如果持股比较少,就可能没那么负责任!因为你赚也赚不了多少,损失也损失不了多少!”

    郝俊暗说好有道理,这一条我竟然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