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501章】被绑上战车的感觉
    又经过了大半天的忽悠,股东们都表示员工们自愿签字的可能性不大了。

    不过现在的剩余人数已经接近了郝俊的要求,包括股东们在内,全公司仅余三百二十六人。

    郝俊决定再抛出一些新的诱惑,他认为将来用不着的东西,比如说大部分设备和富余的汽车等等,只要员工们有接受的可能,就可以大幅度折价抵他们的裁员补偿金。可以说是一举两得,也可以说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反正将来都是要处理的,还不如让本公司的员工们先挑。

    这也算是郝俊给他们一点儿心理安慰,等他们以后看到公司红火起来以后,也不要过于记恨公司和忽悠他们签字的股东,反正都没吃亏,就是少沾了些便宜而已,谁让他们不坚定地围绕在郝俊这个新领导的周围呢?

    因为折价的幅度比较大,甚至某些设备直接送到二手市场还能小赚一笔,远比直接给现金补偿诱惑的多,原本犹豫和纠结的员工们又有不少动心的。

    到晚上下班的时候,公司总人数缩减到了二百六十人……

    第四天,是二月二十号,按照之前在股东会议上的约定,今天上午新增股权的持有者和放弃了股权的股东们都要前来,并携带着自己的股权证,进行正式的股权变更……

    中午时分,暖阳照耀,没有一丝儿风。

    郝俊在院子正中的亭子里坐了下来,舒缓了一下连日来的紧张情绪,然后从手机里调出了京城铁路局警卫支队的支队长阳奎刚的号码,拨打了过去。

    电话一接通,阳奎刚就忙不迭的好一通感谢郝俊,说女儿和梅羞寒大导演相处融洽,整天兴奋的不得了,一再要自己联系郝俊好好答谢一番。因为他觉得郝俊一直在那些超级科学家的身边忙碌,怕干扰到郝俊,就一直没好意思主动联系。

    郝俊笑了,这话还真是来的及时!正担心不太好说服阳奎刚帮忙呢,唯恐阳奎刚觉得自己挟恩图报,没想到他自己引到了这上面。

    郝俊马上接口说:“阳支队真想感谢的话,现在就有个机会。不瞒你说,我正想找你帮个忙呢。”

    “喔?我能帮上你的忙?求之不得!请讲请讲!”

    “你在京城的路子广,帮我打听一下韩威国际商贸所涉及的贸易纠纷,越快越好。”

    阳奎刚马上回道:“大本营在临威的那个韩威国际商贸?”

    郝俊一喜,“你早就了解?”

    阳奎刚笑道:“你不是刚夸我路子广吗?这点事当然不在话下。”

    郝俊也笑道:“阳支队,你这话说出来可有点……”

    “好吧好吧,实际上是因为恰好一个朋友在办这些案子,而且还是来找我协办的。怎么?韩威国际商贸是你朋友的?这事我可真能帮上忙!他们这些案子的关键不只是贸易纠纷,主要是涉黑,而且还涉及国外的黑。我们的政策是涉黑必打,但对于韩威国际商贸也不是非严厉打击不可,因为他们还是会打擦边球的。”

    “这样啊,那就不要给我面子了,促成他们急需五六千万元才能摆脱困境并看到希望的曙光。”

    “啊?怎么个意思?有仇啊?”

    “对,有仇!憋了三年的仇了!”

    “那什么,郝俊啊,这事也不能太怎么着了,原则性的问题还是要考虑的,让他们大出血出到五六千万就有点……”

    “我没让你徇私枉法,你既然说不是非严厉打击不可,就说明可以严厉打击。我也没说直接让他们大出血出到五六千万,说的是让他们急需五六千万元才能摆脱困境并看到希望的曙光!比如说罚没三千万,但他们再用个两三千万就有可能让生意出现大的转机。”

    阳奎刚沉默了一会儿,缓缓说道:“我不是个喜欢刺探*的人,可我也不能因为要还人情就……实话实说,这事可能闹得比较大,很可能需要我的上级出面才能搞定,我也要因此而欠上不少的人情。郝俊,我知道你的能量有点神秘莫测,能帮上你的忙,应该是我的荣幸才是。但我必须确认没有其它因素,比如说更深层的涉黑,甚至政治因素。所以,我有个不情之请,你方便说一下是多大的仇吗?我可不想帮忙帮出什么幺蛾子,我还有个没妈的宝贝女儿要照顾呢。”

    郝俊略一迟疑,“既然你这样说了,我就和你提一下吧。那天你们不是都疑惑我为什么做了一个安检员吗?我曾经说过当时不方便透露,给出了一个可以说出来的时间表。现在虽然还没到可以披露的时候,但现在的最后一步需要你来帮助实施,我就让你作为第一个听到这些秘密的人吧。”

    阳奎刚意识到了什么,不由得苦笑道:“我怎么有一种要被绑上战车的感觉呢?听完了你的秘密,我是不是就必须帮你达到目的?”

    “没错,而且你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因为我找不到比你更适合的人帮忙。”

    阳奎刚长舒了一口气,“你既然说的这么吓人,我反而觉得应该没那么恐怖了,那我就洗耳恭听吧。”

    郝俊和他说到了三年前来临威电子科技有限公司面试的情景,当时在上已经通过了考核,而且高居榜首,所应聘的新产品开发部的项目经理之位是板上钉钉的事,年薪十五万的新员工最高年薪已经在向他招手了。

    可以说,面试应该就是走个过场而已,确认他在上提到过的开发创意都是他自己的就行。

    然而,面试却是个骗局!就是为了剽窃或者说掠夺他的完整设计、核心创意!

    身为主考官的韩壕董事鳏居多年,是身为董事长的韩汛的亲二哥,也是韩汛最为信任的门神之一。

    韩汛在陪同面试者前来的队伍里,发现了一个和去世的二嫂年轻时的面容很相似的人,叫做戚水饴。

    韩汛竟然亲自出面,帮韩壕撮合。

    戚水饴早就想攀附权贵了,奈何一直没有遇到机会,当然答应的很痛快了。

    韩壕见水灵灵的大美女投怀送抱,还像极了去世的前妻,更是主动迎合,很快就沉迷在戚水饴的温柔乡里不能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