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508章】谁能告诉我?
    下午两点半,新的董事会成员名单、监事会成员名单、高管名单等等全部公示在公司的内部网站和大厅的公告牌上。

    现在连郝俊他们算上,只有二十四个股东了,所以监事会只保留了一个原先的监事会的成员,并没有选任取代戚火貌监事会主席的人。

    但董事会的架构相比较而言不算小了,竟然还有五个人。除了郝俊、卢逍、江乐津、迟先,增补了成帅,郝俊已经送给了他百分之一的股权。

    因为俞从海对自己感恩戴德,郝俊还从多方途径了解到俞从海过去的不少事情,不觉得俞从海有搞小动作的可能,就让江乐津派来帮着整顿事务的临时总经理回去了,然后提升俞从海为总经理,副总经理就暂时空缺好了。

    郝俊的意思很明确,自己和其他董事都不在时,成帅这个唯一的董事就是拍板的决策人物,但具体事务交由俞从海管理。

    对于成帅来说,内事不决找经验丰富的俞从海,外事不决找本地最牛掰的卢逍。

    在俞从海的提议下,郝俊给了董事会秘书们两个选择,或者去车间当个小组长,或者签下裁员补偿协议书。

    临威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不是上市公司,所以董事会秘书不算高管,说白了就像是董事们的办公室秘书一样。

    俞从海之所以向郝俊提出建议,是因为他们都是韩汛等人非常信任的人,何必在身边留下他们做韩汛的耳目?万一搞点小动作,真的挺烦的。

    最后,他们和其他亲韩派的员工们一起,签下了裁员补偿协议书。

    到下班时为止,整个公司除了郝俊,正好剩了二百二十个人。搞电子的公司,剩下的人数正好是交流电压值,郝俊觉得是个好兆头。

    江乐津有事先行一步了,迟先亲自引领郝俊和成帅去看房子……

    第二天上午,郝俊主持召开了全体员工大会,对于今后的企业发展方向等等做出了明确的规划。

    现在无人不知郝俊是公司里一手遮天的人物。

    董事会里的另外四位董事只拥有百分之十六的股权,房芸拥有百分之零点五五,俞从海拥有百分之零点零五。

    其他十七位股东的人均持股和俞从海差不多,加起来只有百分之一。

    郝俊一个人独揽百分之八十三点四!

    董事会的事情,大家都明白是郝俊一个人说了算了,一人一票又怎样?那四位董事唯郝俊马首是瞻啊!

    股东大会也将只是做样子了,三分之二的表决权就可以决定一切,也就是说拥有百分之六十六点七的股权就可以了,但郝俊持股达到了百分之八十三点四!

    一个让素未谋面的房芸投出关键一票的人,一个几天时间就把统治多年的韩家势力排除干净的人,一个只言片语就把死也不服的老厂长俞从海收到麾下的人,让所有的员工都充满了敬畏!

    更不用说,郝俊描绘出来的前景足以让他们兴奋到难以自制!一个新时代就要来临了!他们都将成为引领时代科技的一份子……

    韩汛他们也在开会,因为他们今天早上接到了来自京城的电话,京城的业务已经无法开展了!换个说法就是,韩汛父母的韩威国际商贸已经难以在京城恢复元气了!更不用说再建辉煌!

    刚到手不久的六千多万,折腾的只剩下两千万了,韩汛的父母姐妹忧心如焚,剩下的这些钱都不足以偿还亲友的借贷,再不开展新业务的话就会越来越糟!甚至面临破产倒闭!

    他们觉得脑袋像灌了浆糊一样,身边的人也都束手无策,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所以他们打回了电话来,让韩汛赶紧牵头商量一下,看看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韩威国际商贸的大本营在临威市,崛起在省会齐南,然后在京城设了办事处,之前京城的业务是重中之重,而且还涉及到许多国际贸易,总利润占到了百分之八十以上。

    但是,这次他们损失惨重,几乎倾尽家底的投资,却因为涉黑而触礁,险些连人都折进去。

    悲催的是,即将失去京城的市场,那将使利润大幅度缩水,以后的日子可就没有那么风光了。但想不放弃就能不放弃吗?现在的形势由不得自己啊……

    十一点的时候,韩汛接到了一个电话,来电者好一个损郝俊的新官上任三把火,竟然都少在哦了开会上,整团开会,像是过去的文山会海临世了,今天上午还像个傻逼一样开了大半上午的会。

    韩汛不由得额面色一沉,这特么叫什么话,老子还在这里开了大半上午的会呢!什么叫还像个傻逼一样开了大半上午的会?

    韩汛沉声说道:“又是说是,别说些没用的,会上说什么了?”

    “企业发展方向什么的,吹牛吹得挺狠的,感觉想拿天上有地下无似的,董、董事长!”

    韩汛黑着脸说道:“别叫我董事长了,我早就不是董事长了!赶紧说,还有什么内容?”

    电话里沉默了一会儿。

    韩汛更是不耐烦了,“怎么?嫌给你的钱少?”

    “少不少的先放在一边,韩汛,你又把手伸回来干吗?是想反攻?还是想搞破坏?”

    韩汛大惊失色,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简直是像惊雷一样!

    为什么对方突然换人了,还换上了那个让他咬牙切齿又倍感无奈的郝俊!

    郝俊不急不慢地说道:“你装聋作哑是吧?随便你吧!我只想告诉你,我不会装聋作哑的!莫伸手,伸手必被捉!下一次,我会顺着手机信号杀过去!”

    郝俊话一落音就挂短了电话,留下韩汛呆傻在原地!

    两三分钟后,他怒不可遏的咆哮道:“谁能告诉我?这特么的怎么回事?为什么刚收买了几个小时就被捉住了!那小子究竟是何方神圣?不是说他就很机灵吗?不是谁他很沉着吗?不是说他天生是潜伏的料吗?这特么的什么玩意儿?两通电话加起来才十几分钟,就把自己暴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