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509章】又被抓了个现行!
    一辆警车开到了临威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大门口,和警卫打过招呼进了大院,停稳了之后,京城铁路局警卫支队的支队长阳奎刚从后座走了下来。

    他环视了一下周围的景致,不由得咋舌,原来的老总还真是挺能作的,这些建筑像是鹤立鸡群一般,特别是豪华办公建筑群,别说这个高新区了,别说这个临威市了,就连全国也找不出几个吧?

    他打通了郝俊的电话,“小郝,我到了。”

    “到哪了?我去迎你。”

    “在你们院子里呢。”

    “喔,进院了?”

    不一会儿,郝俊打开了不远处的三楼窗户,喊了一嗓子:“老阳!这儿呢!”

    阳奎刚循声望去,朝着郝俊挥了挥手。

    郝俊又喊道:“手头有点事,你等我一下。”

    郝俊挂断了电话后,转回身去,看着一个近四十岁的尖鼻子男人说道:“别啰嗦了,赶紧收拾东西滚蛋!我这里不留奸细!”

    尖鼻子男人摇了摇头,“想开除员工,必须经过总经理提名,由股东大会或职工大会讨论决定后,再报告企业主管部门和临威的劳动或人事部门备案。你的口头开除不符合程序,我可以去告你,绝对会判为无效!你开除不了我!因为我二姨就是劳”

    郝俊屈指一弹,一小团纸巾击中了他的嘴唇!

    虽然郝俊没用多大力气,但让他的嘴唇火辣辣的疼,他身不由己的闭了嘴!

    郝俊不屑地说道:“总经理提名?俞从海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股东大会讨论决定?你没脑子啊?讨论的结果不是明摆着嘛!你爱去哪儿告就去哪儿告,你二姨就是局长也没用!你爹就是李刚也没用!我敢把这么大的烂摊子接下来,就不怕二傻子来找麻烦!趁着我没把你揍扁,赶紧给我滚蛋!”

    尖鼻子男人意识到郝俊不像在狂吹大气,那是发自骨子里的自信!

    他连忙服软,“董事长,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大人有大量,千万别和我一般见识,给我一次机会吧,我再也不敢和韩汛他们通风报信了,什么也不会说了。”

    “我没闲工夫和你磨牙!”

    看到对方依然不想离去,郝俊掏出手机拨通了俞从海的电话,让他马上安排人广播开除尖鼻子男人的通告。开除的理由是勾结前任董事长,四处煽风点火,蛊惑人心,严重破坏公司的正常秩序,意图制造足以摧毁公司形象的重大事故,且屡教不改,甚至威胁新任董事长。经总经理提名,经股东大会讨论决定,予以开除。

    尖鼻子男人知道毫无回旋的余地了,气哼哼的把手伸向了郝俊:“把手机还我!”

    郝俊晃了晃另一只手里的手机,“你是说它吗?你不说,我还差点儿忘记了。看你的样子,很不服气是吧?看来刚才那副怂样子只是在演戏麻痹我的,现在是说翻脸就翻脸呢!那就真没什么好说的了,不过这是你做奸细的工具,应该予以销毁。”

    郝俊把他的手机往不锈钢质检台上一扔,随后激发了青铜臂,把手机碾压成了两三毫米厚的残片!碎屑飞溅!

    尖鼻子男人直接被惊住了!这得多大的力气!这还是人嘛!

    郝俊把自己的手机举到了嘴边,“俞总,带几个保安到六车间的质检组来,监督他收拾一下自己的破手机和其他私人物品,然后办一下手续,送他出公司。他如果敢乱来,就给我狠狠地揍,只要打不死人就行!万事有我!”

    尖鼻子男人禁不住哆嗦起来!这特么究竟是什么背景!只要打不死人就行!

    五分钟后,四个保安先跑来了,然后年纪稍大的俞从海也来了,郝俊交代了一下,就出去接待阳奎刚了。

    还没和阳奎刚握上手,他就看向了一百多米外的警卫室,手微微一抬,“老阳,对不住了,你别在这儿站着了,先到大厅里坐一下,我又发现了一个奸细,得抓个现行!”

    郝俊走向了警卫室。

    此刻警卫室里的一个黑小子正在通话:“真是奇怪真是奇怪,新董事长走到了院子里,没和那个警官碰头,离着好几米抬了一下手,那个警官好像正要说什么却闭了嘴,然后新董事长就朝这边过来了。难道那是个假警官?被新董事长看出来了?这是来警卫室问责了?”

    韩汛的声音从他的手机听筒里传了出来:“那警官在做什么?”

    “站在那里没动弹。”

    “真的是两杠三星的一级警督?”

    “进门的时候我看的清清楚楚,绝对错不了。”

    “你身为公司大门口的警卫,但除了知道他是个还没辨别真假的一级警督和开着北京牌照的警车,就什么都不清楚了!你们为什么不给他登记?”

    “韩老板,这可真不怨我,前些年来访的车太多,所以就有了个不成文的规矩,主要登记货运车辆,其它车辆根据实际情况决定是不是登记。像这种开着警车来的,只要不说是为了公事,我们都不登记,也不通知里面。”

    韩汛的声音突然一变,“你刚才说,郝俊在楼上喊了两声,你没听清喊什么,但那位警官站在车外等了十分钟?”

    “没错,就是这样。”

    “糟糕!郝俊一抬手,他就闭了嘴,刚才郝俊有话不在手机里说,却要打开窗子喊话,肯定是急着见面的熟人!现在郝俊去警卫室问什么责?是去抓你这个奸细了!他距离警卫室还有多远?”

    “三四十米吧?你说他来抓奸细?”

    韩汛松了一口气,“还好,应该来得及,你别问那么多了,我这就挂断电话,你赶紧清通话记录!”

    “等一下!通话记录怎么清?”

    “你这个笨蛋!现在学还来得及?算了算了,直接把手机丢到水里短路关机,我给你买新的!”

    “什么叫笨蛋,我又从来不清……我靠!飞、飞!新董事长会飞!飞到门外了!”

    韩汛刚要挂断电话,一下子懵了,身不由己的重复了一句:“新董事长会飞?”

    他突然反应过来郝俊飞到警卫室的门外了!刚要挂断电话,只听杂乱的声音转瞬而过,他最不愿意听到的郝俊的声音钻进了他的耳朵:“韩汛,你是真的想搞事?信不信我现在就顺着手机信号杀过去?”

    韩汛慌忙挂断了电话!

    他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在韩柱和吕禾秾的连声催促下,他才回过了神来,哭丧着脸说道:“又被抓了个现行!这郝俊究竟是哪路神仙?打个电话都瞒不过他!”

    众人一听,都是惊惧不已!

    等到大家的议论声稍微小了些,韩汛才清了清嗓子问道:“你们谁还有亲朋好友没从公司里退出来的?赶紧联系一下,我必须知道发生了什么!”

    无人应答。

    刚才那警卫室的黑小子,是韩柱拐了好几个弯的亲戚,因为尖鼻子男人被郝俊逮住了,韩柱费了好大劲才联系上了黑小子,却没想到韩汛接过手机去只通话几分钟,又被郝俊抓了个现行!

    现在谁还抻这个头啊!肯定是联系谁谁就倒霉!还不被人家恨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