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514章】我没有表达清楚吗?
    郝俊和俞从海紧急磋商后,决定把最后的拉票环节作为一项考核内容提前进行。

    于是,俞从海亲自宣布,三位竞争者都在本公司工作四年以上了,接下来就让他们先考虑十分钟,之后把四年来的工作任务完成情况、职责履行程度、与同事相处的情况用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做个简述,然后讲明自己最大的优点和长处,一起接受所有员工的投票。

    每位员工表决的一票就是一分,得分将和之前的得分进行累计,分数最低的将被直接淘汰。

    发言顺序由抓阄决定,先发言的等于是准备的时间最短,稍微吃点亏,所以后发言的将带上耳机,听不到先行发言的说些什么,以免扬长避短,占的便宜更多。

    郝俊和俞从海赌的是丙的心态不稳,哪怕他准备半个小时也陈述不到好处,而且六十分的差距,想反超应该是不可能的,必然是先行被淘汰的目标。之所以不从分数最低的开始发言,就是让他落了选也觉得是被公平淘汰的。

    至于先发言的,如果准备了十分钟还不能打好腹稿,十之*平时对待工作也是个马大哈,如果遇到紧急事务,一时半会儿想不好应急措施。即便该竞争者坐不上部长的位置,郝俊和俞从海也不会觉得惋惜……

    果然不出二人所料,丙是第二个出场还出现了多处逻辑错误,甚至引起了台下哄笑,最终只得了五十票,累计得分只有六十分,毫无悬念的落选了。

    俞从海不得不承认之前有点儿走眼了,郝俊宽慰他说人无完人,丙的前期表现还是说的过去的,之前落在他眼里的可能恰好都是丙的长处,所以才把丙作为候选人之一。如果综合评定的话,丙已经超出了大部分员工了,只不过甲和乙更强,把他比下去了。

    甲和乙势均力敌,几乎均分了其它票额,一起进入了俞从海的高管考核环节……

    最终选定了部长的时候,已经是六点半了,等于晚下班一个多小时。

    尽管员工们因为参与了评选高管而处在兴奋中,没有一个人有意见,但郝俊不想以后被人诟病,反正现在公司还没正式运转起来,就宣布今天耽误了大家一个多小时,三倍偿还!让他们自行协商,明天一半人“迟到”一上午,一半人“早退”一下午。

    这下员工们更是兴奋了,就差山呼万岁了……

    在餐厅里吃过了晚饭,成帅和房芸加班研究新产品批量生产的瓶颈。郝俊看到风小了许多,便又动了外出的心思,开启双向解波仪,链接了韩汛的手机,听听他们是不是还在商量什么鬼花招。

    巧了,韩汛正在和一位刚到家的某位临威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员工通话。

    那位员工不想担负勾结原董事长搞破坏的恶名,却又不敢得罪韩汛,只能好言央求,求韩汛别再给他打电话了。

    韩汛却说已经在公司的内部上看到了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只是想知道点儿细节而已。既然郝俊同意内部上刊发这些消息,就说明并不在意别人知道,因为内部并不都是在职人员才能打开,所以别人打听点细节肯定没什么关系。

    但那位员工死活不干,只是央求韩汛不要害他。

    韩汛气急败坏的刚要挂断电话,郝俊传了一句过去:“是你逼我顺着手机信号杀过去的!”

    韩汛一惊,“你说什么?”

    那位员工“额?”了一声,感到莫名其妙,刚才一直在重复几乎一样的话,老董事长的耳朵都快听出老茧来了吧,却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韩汛忽然意识到最后一句话的声音不对,猛地打了个冷战,那是郝俊说过的话!

    韩汛吓得手机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坐在不远处的吕禾秾连忙问道:“怎么回事?不会是又被郝俊抓了个现行吧?”

    所有的人都把目光对准了韩汛,韩汛这才回过神来,“是郝俊的声音!但对面的人好像没有听到!”

    “郝俊的声音?他说什么了?”

    “他说,是我逼他顺着手机信号杀过来的!”

    举座皆惊!郝俊这么神!韩汛和谁打电话都能被他逮着!

    韩炽看了看地上变成残废的手机,“老爸,你的手机会不会被安上了什么监测软件?可能谁和你打电话都会触发那边的设备。”

    韩汛很肯定的摇了摇头,“我没你们年轻人那么赶潮流,我的手机从不上,陌生人的短信也从来不点开,都是直接删除。而且,手机从买来就没离开过我,谁能给我安上什么软件?再说了,第二次用的还不是我的手机呢。”

    大家又看向了韩柱,因为那个警卫室的黑小子,是韩柱拐了好几个弯的亲戚,韩柱联系上之后,韩汛接过手机去只通话几分钟,就被郝俊抓了个现行。

    韩柱更是摆手,“我老头子眼神不好使,更不用手机上什么的,短信从来都不看,谁有急事不是直接打电话?几句话就能说清的事,发什么短信啊!唯一的一次修手机是一年前的事了,总不至于郝俊一年前就开始下套了吧?”

    吕禾秾轻叹了一声,“也未必!”

    韩柱斜了他一眼,“未必?你也太敢想了!”

    “不是我敢想,是他的心机深不”

    韩汛打断了二位的争执:“小舅,三大爷,现在别争论这些了,郝俊说顺着手机信号杀过来,你们怎么看?”

    韩柱瞄了一眼那破手机,“顺着手机信号杀过来?他是电波小子?这种唬人的话你也信!”

    吕禾秾也下意识的看向那破手机,“电波小子也不怕,从半空中沿着手机信号过来也不怕,你拿着手机盯着窗外,看着他杀过来的时候,手机一关机,信号一断,叫他从半空中掉下去摔死!”

    韩炽一听,忍不住笑出声来。

    韩汛狠狠地瞪向了他,他的笑容僵直在了脸上。

    韩汛转回头去看看韩柱,又看看吕禾秾,“三大爷,小舅,你们真觉得无所谓吗?”

    吕禾秾站起身来,“什么无所谓有所谓的,风小了,该回家了,再继续研究下去,就只有两个方向了,一是继续吓唬自己,二是继续钻死胡同愁肠百结。还是早早回家睡觉吧,说不定一觉醒来,就有了什么妙招呢。”

    韩柱也站起了身来,“人老了,就容易犯困,才这个点就想躺下了。那就改天再议吧,反正今天也研究不出什么结果来。”

    韩汛目瞪口呆,“是我没有表达清楚吗?我说的还是郝俊顺着手机信号杀过来的问题!你们真觉得无所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