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516章】让人啼笑皆非的神组合
    韩汛缓缓后退,一直退出了两三米,才急忙走进了驾驶室,和韩炽说了一下舱门不正常的情况。

    韩炽立刻熄了火,打开工具箱,扯开一个帆布袋,拿出了两个强光电击器,和韩汛一人拿了一个,一起去查看。

    出于谨慎,他没有先尝试用钥匙开门,而是让韩汛摆好了应对有人突然冲出来的姿势,他自己小心翼翼的靠近小窗户,猛地打开手电!

    休息室只有两个上下铺和中间的小桌子,可以说是一览无余,他只是一眼看过去,就放下大半心来。

    为了谨慎起见,他使劲把脸贴在小窗户上往里面瞄,依然没有发现任何的可疑情形。

    他转回头来对着韩汛耸了一下肩。

    韩汛将信将疑的亲自观察了一下。

    床铺整整齐齐的,没有躺过、被踩过、被翻动过的痕迹,整个休息室的可视范围内没有一点儿不对劲的地方。把脸贴在小窗户上,向上、向下都可以看到贴近舱门十几公分的地板,绝对没有可疑之处,没有人能在十几公分的视线死角内藏得住。左右看了看也没有异常。

    韩汛让韩炽拿钥匙开一下门。

    然而,锁早就被郝俊破坏了,钥匙当然不管用。

    他们尝试了两三分钟后,再使劲拉门也依然拉不开,就只能用手电来回照射了里面一会儿,然后下结论就是锁坏了。毕竟,休息室不同于驾驶室,这么短的航程很少用得到,已经半年多没有开过门了。

    然后,父子两个又检查了其它两个舱室,确认没有异状,就更不怀疑休息室有什么问题了。

    韩炽继续驾驶着游艇赶往四里岛。

    四里岛上的值班人员早就在码头上等着了,游艇慢慢地靠近码头,值班人员接过韩汛抛过去的缆绳,把游艇拖过去系牢了,搭上了跳板。

    韩炽自己提起了两大包东西,韩汛示意值班人员把另外两大包东西拿下去,那是给两个值班人员准备的食品。

    郝俊一直等到他们的声音远的听不见了,才从救生衣柜里爬了出来,沿着墙壁到了地板上,伸展了一下肢体,随后就蜷缩成了一团,太冷了!

    他赶紧拉开小桌的抽屉,拿出自己的外套穿上,这里面的温度太低了!

    套上外套后暖和了一会儿,他又拉开小桌下面的小柜子,把塞得满满当当的救生衣拿了出来,继续缘墙而上,按原样放回了救生衣柜。关上柜门,原路退回,没有在床铺上留下一点儿痕迹。

    刚才如果不是及时反应过来,猜测到韩汛会再次回来,他说不定真就暴露了,那可就不好玩了!

    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没办法,救生衣柜虽然比桌子下面的小柜子体积大了些,但穿着外套关不上门,他只好把外套脱了下来,现在的温度真能把人冰感冒了。

    郝俊把小柜门也关上了,再次开启了青铜臂,把舱门顶开了。

    出了门后,他关上门再度用力,使舱门和门框从外面咬合在一起。

    他看向了三四百米外的灯光璀璨的地方,开启双向解波仪确认了一下,韩汛就在那里……

    此刻,韩汛正忙着在各个房间上香。

    之前开发四里岛旅游区的诸多不顺,他把妖邪作祟也列入了原因之一,还找了各类宣称能做法的人物来做法事,于是,就有了现在让人啼笑皆非的神组合。

    一号房里是道士做过道场的,里面供奉了一座太上老君像。

    三号房是尼姑做过法的,供奉着观世音菩萨。

    五号房是和尚念过经的,供奉着如来佛祖。

    七号房供奉着从关帝庙请来的开过光的关公像。

    二、四、六号房是双人客房,韩家人来度假的时候,三对小两口分别住在里面,真不知道他们啪啪啪的时候,隔壁的观音菩萨、如来佛祖怎么想?

    八号房是值班人员专用,住在中间,方便照顾各处。

    十号房、十二号房都是豪华大间,一间睡男的,一间睡女的。

    十四号房是仓库。

    九号房、十一号房分别供奉着玉皇大帝和耶稣,话说两位大人物住的这么近是不是有违和感?

    最奇葩的是十三号房,竟然供奉着齐天大圣孙悟空!

    十五号房可能最靠谱,供奉着海龙王,毕竟这里是人家海龙王的势力范围。

    韩汛供奉归供奉,实际上都是不求甚解,全部都是一尊铜香炉,插上三炷香,祷告几声,就算是得到了心理安慰。

    也不知道他是糊弄自己还是糊弄神。

    除此之外,还有三间地下室,西边的那间是酒窖和低温储藏室,东边的那间是柴油发电机,中间供奉着阎王爷。

    阎王爷的安排很合理,如果真有阎王爷,那就真是住在地下的!

    只不过,柴油发电机的噪音,会不会把他老人家惹怒呢?

    韩汛正带着很不情愿的韩炽一起在阎王爷面前上香,突然!上面传来了一声闷响!

    韩汛猝不及防,手一抖,打火机触到了香头上,啪的一下,其中一支香断下了五厘米!

    他有些懊恼,不满地斜了门口一眼,“那俩家伙在干嘛?竟然这么大声音!”

    韩炽没有回答,也回答不了,而且韩汛也不是为了听他回答的,只是自言自语发泄不满而已。

    韩炽另外拿了一支香,递给韩汛,虽然他一直觉得烧香就是瞎糊弄,但两长一短也不太好。

    韩汛把那支断了的香丢掉了,接过了韩炽手里的香,刚要点上,上面又传来了一声闷响!比刚才的声音还大!

    他的手身不由己的又是一抖,啪的一下,韩炽刚递过来的那支香又被打火机触断了五厘米!

    韩汛心头懊恼,这特么有病吧!

    韩炽赶紧又递给他一支,“老爸,先别管了,点上就上去,这里阴冷阴冷的。要不然,我先把门关上?声音可能就被隔在门外了。”

    韩汛一言不发地沉着脸接过了香,这一次倒是挺顺利,一下子就点上了,但往香炉里面插的时候,上面又传来了一声闷响!比刚才的声音大了许多!

    他刚才担心点香时再受到惊吓,所以很是小心,但没想到点香很顺利,插香的时候却被吓了一大跳!

    于是,右手不由自主的往前一抖!得!一下子断了两根!

    这下韩汛可火大了,把断香恶狠狠地插进了香炉里,也不祷告了,怒气冲冲的就往门外走,韩炽随后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