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518章】没有出警的理由
    还是韩炽的眼神好,他注意到香炉没有了,供奉在玉皇大帝面前的香炉没有了!

    然后发现摄像头瘪掉了,其它一切安好。【】

    韩汛想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韩炽却没那么多的心思,管它怎么回事呢,赶紧去码头,逃离此地再说!等离开了这个让人惊魂不定的四里岛,就赶紧报警。

    韩汛觉得报警至少得有说得过去的原因吧?现在怎么报?说是听到了诡异声响?说是香炉不见了?说是值班人员消失了大约二十分钟?哪一条够得上出警标准?

    韩炽哑口无言,好像真的没有必须出警的理由!

    两个人紧急协商了一下,决定先看看其他亮着灯的房间有什么异样。

    亮着灯的房间,除了值班室,就是那些供奉着各路神明的房间,非但亮着灯,连窗帘都没拉。这就是韩汛所谓的镇伏妖邪鬼祟,一片灯光璀璨,一排神明耀目,什么妖邪鬼祟敢靠前?

    他们推断之前的一声声闷响,应该是自西向东,也就是说,从一号房间向九号、十一号过渡的。

    所以,他们悄然穿行在小树林、花坛之间,沿着七号、五号、三号、一号的顺序看了过去,发现了两个相同点,香炉都不见了!摄像头全瘪掉了!

    但室内一切安好。【】

    他们忽然就觉得没那么可怕了,莫非那不知是人是鬼的神秘生物,只对香炉感兴趣?但那一声声的闷响是怎么回事?

    难道,那不知是人是鬼的神秘生物不是对香炉感兴趣,而是对香炉恨之入骨,所以才把香炉砸碎了?但碎香炉在哪里呢?地板砖也完好无损啊!

    他们低声商讨着,忽然又听到一声闷响!

    他们不约而同地看向了东边,声音是从东边传过来的,刚才第十一号房间的摄像头被毁掉了,从理论上说,应该是第十一号房发生点什么了!

    因为他们觉得没那么可怕了,索性快步从原路返回,靠近十一号房。

    他们藏身在小树林里,韩炽仔细看过去,发现十一号房并没有发生什么特殊状况,只是香炉也没了,摄像头也瘪掉了。

    韩炽大着胆子慢慢凑近了看,意外地发现香炉还在,却被砸进了厚实的木头香案里!

    他朝着韩汛挥了挥手,示意韩汛过去。

    韩汛过去之后,按照韩炽所说的定睛一看,果不其然,香案上有翘起的木条,木条的底段是没入其中的铜香炉!

    韩汛的脸色沉了下来,受了这一通惊吓,却只是因为一个个的铜香炉被砸进了香案里!

    韩炽的眉毛一挑,“老爸,难道真的是那两个家伙干的?”

    韩汛冷哼一声,“一定是咱们韩家失势的消息被传到这儿了,他们早就不想在这儿干了,是想趁着咱们在这儿过夜的时候装神弄鬼,如果达不到大幅度涨工资的目的,就趁机提出受不了诡异的气氛而辞职。【】咱们韩家大不如前了,也不好整治他们了,他们太会抓时机了。”

    “可他们是怎么破坏摄像头的?寻常手段不可能不被拍下个一星半点儿。”

    “你别忘了,他们在这儿干了多长时间了?找个监控死角不是很轻松?”

    “那他们为什么不接电话?”

    “增加恐怖气氛呗。这样,你再打一遍他们的手机,或许,你能听到铃声响起。”

    韩汛一边说着话,一边看向十三号房。

    韩炽会意地拨打了其中一位值班人员的手机,果不其然,从东边传来了手机铃声!

    十三号房的窗外,很快就出现了两个灯光下的人影!

    韩汛不屑地撇了撇嘴,这规律也太好找了吧?九号折腾过了上十一号,十一号折腾完了就上十三号。

    他正要走过去,依然存疑的韩炽退后三大步,远远地看向十三号房,果然是那两个值班人员趴在窗户玻璃上往外看。

    韩炽冲着韩汛一点头,先走向了十三号房。韩汛也直走过去。

    到了窗户前面的不远处,韩炽恼怒地指着两个值班人员斥责起来。

    然而,那两位一直保持着趴在窗户玻璃上的动作不变,就像韩炽根本不存在似的。

    韩炽有些诧异,走近了一看,眉头紧皱!

    那两位竟然都闭着眼睛!

    闭着眼睛趴上来干吗?

    韩汛也觉察到了不对劲,刚一凑近西边的那位,没想到竟然被他“看”倒了!

    只见那位身子一歪就侧倒在地上。

    韩汛和韩炽都被吓了一大跳!

    突然,从窗子上方垂下了一条黑影!

    两个人一惊!

    下意识的都后退了一大步,抬头看去,异口同声的瞪大了眼睛喊道:“郝俊!”

    虽然户外的灯光没有室内那么明亮,但他们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张倒挂着的脸!

    韩汛和韩炽一下子就明白了,一切都是郝俊在捣鬼!

    韩炽指着倒地的值班人员喝问道:“郝俊!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郝俊不屑地翘了翘嘴角,跳在了地面上,转身朝着齐天大圣的瓷像慢悠悠的走了过去。

    韩汛和韩炽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转到了木像前的铜香炉上,只见袅袅佛香环绕着齐天大圣,郝俊不会是想把那个铜香炉也砸到香案里吧?

    两个人想拉开门,怎奈这个房间朝向户外的门是锁着的。

    不但这个房间,除了值班室,只有走廊西头的门经常开着,但他们此刻靠近的是东头。

    他们盯着依然趴在窗玻璃上的那位仔细看了看,好像还在呼吸,倒在地下的那位好像也在呼吸,那就是还没死。

    韩汛的脑袋朝西边一摆,爷俩一起朝西边跑去,穿过值班室进了走廊,眼看着就跑到十三号房的门口了,却听到了一声闷响!整个走廊里都在回荡!

    紧接着,郝俊从十三号房走了出来,看也不看他们,直接朝十五号房走去。

    韩汛和韩炽都是脚下一滞!

    两个人冲进十三号房一看,果然不出所料,香炉被砸进了香案里!

    他们立刻转身冲了出去,郝俊也太欺负人了!非得找他理论理论不可!

    当他们冲进十五号房的时候,只见郝俊正站在海龙王的石像前驻足观赏,看到他们两个进门,意味深长地说道:“好好看看吧,看一眼少一眼喽。”

    他们下意识地先看向了摄像头,摄像头已经变成瘪的了!

    但郝俊两手空空,怎么把摄像头弄瘪的?十三号房的铜香炉又是怎么被砸进香案的?貌似十三号房里什么可利用的工具都没有……。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