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519章】住在郝俊的身体里
    郝俊缓缓抬起左臂,对准香炉一下子砸了下去!

    只听一声沉闷的巨响,铜香炉被砸进了实木香案里!

    如果视线与香案的上面持平,难以发现里面嵌了一个香炉,但香案下面已经爆裂了,只有瞬间爆发的巨大冲击力才会造成这种骇人的效果!

    如果刚才是有人用大铁锤往下砸香炉,十之**香案的上面也会爆裂,由此郝俊的力量可见一斑。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ge.la

    韩汛、韩炽不由得呲牙,这力气也太大了!而且太猛了!车间里的气锤也不过如此!郝俊可只是动用了小臂啊!

    他们刚才想说的话,在嗓子眼里转了几圈,咕噜一声咽了下去!

    还想找郝俊理论理论?开玩笑!这力气可承受不来,还是好好说话吧。

    韩汛干咳了一声,陪着笑脸说道“没想到新任董事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这只是海中孤岛,不知郝董事长是怎么来的?”

    郝俊淡然说道:“远迎?你还真没那个本事,因为我是顺着手机信号杀过来的。”

    韩汛尴尬地僵住了笑容,片刻之后才说道:“郝董事长真会开玩笑,怎么可能真的顺着手机信号杀过来嘛!”

    郝俊在这一点上还真不是瞎说,只不过他不是顺着韩汛的手机信号,而是顺着韩炽的手机信号。

    他一直链接着韩炽的手机,韩炽的手机就是他的监听器,时不时的还用来做监控摄像头,所以才能有条不紊的、恰到好处的、游刃有余的应对他们两个。

    韩炽也冲着郝俊打起了哈哈,“郝董事长一向喜欢开玩笑,可你总是这么绷着脸,我会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你刚才那句看一眼少一眼,好像是要灭了我们似的。郝董事长,这里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不如移驾十号房,那里面的一应设施都很齐备,让我们尽一下地主之谊。”

    郝俊看向了海龙王的石像,“看一眼少一眼,说的是你们看它!”

    郝俊绕过了香案,左臂抬起,向右侧一扫!

    只听一声巨响!石屑飞溅!一大块石头飞了出去!嗵地一声!穿墙而过,嘁哩喀喳地砸断了几棵小树后,轰然落地!

    两米多高的海龙王石像,从腰部横断,缺损了高达二三十厘米的中间一截,上半截落了下来,歪着落在下半截身子上,全无庄重可言。

    韩汛和韩炽只觉得抽冷气抽的腮帮子都疼!

    这尊海龙王是用海边的顽石雕刻而成的。所谓海边的顽石,指的是历经海浪冲击,历经风吹日晒,却依然很坚硬的石头,就像孕育孙猴子的那块石头一样,刀砍斧劈的都不一定留下痕迹。

    这块顽石,可是动用了金刚石钻头和削钢如泥的硬质合金刀具,耗时三个多月才最终完成,竟然被郝俊一下子就拦腰砸断了!

    更恐怖的是,中间被砸断的那一截,竟然直飞出去把墙砸透了!还继续飞出十几米砸断了好几棵小树!

    并且,郝俊是用左臂向右侧横扫的,谁都知道胳膊朝外打用得上力气,向内侧运动,力气将大打折扣!

    然而,郝俊依然爆发出惊爆世人眼球的强横力量!

    这已经无法形容、无法解释了!这根本就不是人力所为!

    郝俊缓缓走了过来,站在了距离韩汛、韩炽大约两米远的地方,幽幽说道:“刚才,看一眼少一眼,说的是你们看它。【】现在,轮到我看你们了。”

    郝俊的声音,如同来自地狱般的嘶哑森冷,让韩汛、韩炽觉得遍体发寒!

    他们下意识地看向郝俊的眼睛时,更是心脏狂跳!

    竟然是杏黄色的竖瞳!

    难怪刚才就觉得郝俊哪里不对劲,原来是瞳孔的颜色!刚才郝俊背着光又离得稍远,但现在距离这么近,看的真真切切!

    他们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怪兽电影中的场景!

    郝俊没打算让他们在脑子里回放太长时间的电影,把左手伸了过去,继续用嘶哑森冷的声音问道:“你们谁先来?”

    父子二人身不由己地看向了郝俊的左手,下意识地想往后退,却又立刻惊住了!

    只见郝俊光滑的手掌渐渐变得粗糙不平,继而像有蚯蚓颤动,紧接着变成了弯弯曲曲的半厘米多长的褶皱,像无数寻找食物的珊瑚虫一样蠕动不已!

    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郝俊踏前一大步,手掌往上一抬,兜在了离得较近的韩炽脸上!

    韩炽觉得像被章鱼的吸盘吸住了一样,又觉得像被一个塑料袋紧紧套住了无法呼吸!

    他猛然想起右手还握着长把螺丝刀,垂死挣扎着胡乱捅向郝俊!

    郝俊向后猛撤三大步,韩炽立刻失去了平衡,手机和螺丝刀不受控制的撒手而出,挓挲开双手五指扑到了地面上!

    郝俊左掌一撤,不屑地笑道:“小子!反应还可以啊,那我就先收拾了老的,再慢慢逗你这个小的玩。”

    韩炽确定自己没有大碍,一骨碌爬了起来,“不!别折腾我爸了!他年纪大了,你放过他吧!随便怎么折腾我都成!”

    韩汛一听,立刻训斥道:“你胡说什么!我已经活够本了!你还年轻呢!”

    郝俊啧啧连声,“你们说的这么感人,还让来让去的,问过我的意见了吗?”

    韩汛挤出了一丝笑容,“郝俊,说起来,咱们之间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你,没必要赶尽杀绝吧?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一定竭力满足!”

    郝俊冷哼了一声,“我只是替郝俊完成心愿而已,你们却不肯服输,屡败屡犯!实在是让我厌烦!比海龙王还要招人烦!比你那些破香还要招人烦!哼哼!月黑风高夜,孤岛夺命时!”

    韩汛、韩炽不禁全身一颤!

    韩汛忽然觉得疑惑,身不由己的问道:“你是替郝俊完成心愿?那你,你、你是谁?郝俊在哪里?”

    郝俊杏黄色的竖瞳紧盯着韩汛的眼睛,“我只是住在郝俊的身体里而已,怎么?你有意见?”

    韩汛连连摆手,他哪敢有意见?

    但他还是忍不住要问,就算是死,也要死个明白才是!

    “敢问,你是哪路神仙?我一向信神敬仙,逢神必拜,遇仙鞠躬,别说是有来历、开过光的塑像了,就算是个泥捏的、纸画的,我也抱着一颗虔诚之心,肯定没有怠慢过尊神……上仙吧?”

    郝俊缓缓抬手,看了看蠕动的手掌,幽幽说道:“你一向信神敬仙?那咱们之间更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因为,我是妖怪!”

    郝俊呲开了小白牙,在走廊的灯光映照下,配合着杏黄瘆人的竖瞳和蠕动不已的手掌,说不出的诡异!。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