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520章】不做妖怪许多年了
    韩汛被噎住了!

    韩炽也傻眼了!这特么礼佛遇到妖了!怎么破?

    韩汛朝着韩炽使眼色,让他趁着郝俊背对着他,悄悄从墙上那个大洞爬出去,能跑一个算一个。

    韩炽虽然不想抛下老爸,但面对实力彪悍的郝俊,也只能跑一个算一个了,总比两个都死了好。

    韩炽悄悄后退,余光瞥到了地上的手机,蹑手蹑脚的凑近了捡起来,塞进了裤子口袋里,继续向那个大洞退去。

    至于长把螺丝刀,他都没有多看一眼。在郝俊这样的对手面前,拿着那玩意儿,和拿着牙签的战斗力有什么区别吗?

    韩汛则是给儿子的撤退行动打掩护,“郝俊啊,耶?好像不对,那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

    郝俊没有回答,因为他正强忍着笑意,担心一开口就笑喷了!

    他之前没注意到韩汛给韩炽使眼色,因为他正在装模做样的摆架子呢,但他听到了韩炽轻轻移动的脚步越来越远,在韩炽弯腰捡手机的时候,终于猜到了韩炽想干什么,倒是想看看韩炽怎么从那个大洞悄然出去。

    那个大洞离地只有一米半,但这些房子为了防潮,地基很高,从房子外面看过来,洞口的下端距离地面三米还挂零!

    他就不相信韩炽有自己轻身一跃的本事!静等着他出糗好了。

    郝俊抬头看向了韩汛,“我现在和郝俊一体,我也一直把自己当做郝俊,你也叫我郝俊就可以了。你有什么遗言,就抓紧时间说吧,我没有耐心听你胡叨叨。”

    韩汛一边暗恨儿子不赶紧爬出洞去,一边强做笑脸问郝俊:“我就是想知道是怎么得罪了你?总得让我死个明白吧?”

    “你们先是得罪了郝俊,郝俊愤恨回家的途中巧遇了我,自愿把身体和我共享,条件是,我要帮他报复你们,并且用法律承认的手段把公司夺到手!我做的够可以了吧?我没有吃掉你们强夺公司,也没有把你们的灵魂驱逐出身体变成惟命是从的行尸走肉,还没有采取任何非法手段……至少表面上是这样吧?但你们不肯服输,不断发展奸细,意图刺探公司机密,是想反扑么?你们还有什么资本反扑?是有钱还是有人?是有天时还是神助?啰啰嗦嗦,贼心不死!烦也被你们烦死了!”

    韩汛听到曾经有吃掉他们的可能,神色一变,果然是妖怪!这种话说出来,竟然这么自然!

    郝俊当然要说的自然了,做戏就要做全套嘛!

    他正要继续为儿子逃命争取时间,忽然郝俊喊了一声“不行!”

    紧接着郝俊把身体转了回去,韩汛不由得一惊,被发现了!

    郝俊指着韩炽说道:“这样不行啊!爬墙就爬墙,谁让你脱鞋的?虽然你这味道比那破香的味道难闻多了,但你别以为能不战而熏死我!”

    韩汛顿时面如死灰,不是被郝俊发现了!而是郝俊早就知道!这是猫逗耗子呢!

    韩炽在郝俊的注视下,哪里还有继续逃跑的必要?因为跑得掉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他刚才之所以脱掉鞋,是因为考虑到无论蹭着墙往下出溜,还是穿着鞋落到三米外的地面上,肯定声音都比较大,脱掉了鞋声音肯定就小多了,才有顺利脱身的可能。

    但他没想到郝俊早就注意到自己在干什么了,想想也是,郝俊是妖怪,只看表现出来的手段也骇人听闻了,肯定还有另类手段没使出来呢,在他身后耍鬼?怎么可能成功!

    韩炽无可奈何的把鞋穿上了,韩汛也想明白儿子刚才犹豫什么了,外面离地太高啊!不好跳啊!一跳就会被郝俊发现啊!

    他只好赶紧和郝俊说好话、谈条件,意图通过物质交换,达到换命的目的。

    韩炽觉得两个人全身而退的可能性不大,他想让老爸活命,竟然脑洞大开的让郝俊吃了他撒气,然后让韩汛活在失去儿子的痛苦中,更让郝俊解气。

    郝俊当然不是真为了要他们的命来的,韩汛也猛然想起来,似乎那两个值班的都还活着,这样推论起来,这位妖怪大人似乎没有吃人的*!

    韩汛立刻声泪俱下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希望郝俊念在他们已经失去了很多金钱和地位的情况下,放他们一马。

    郝俊故作深沉地说自己不做妖怪许多年了,一直想以人类的姿态和郝俊共处,所以强忍着三四年不吃人了,那两个值班人员也是善良的郝俊不让他杀的,所以只是打昏了而已,算算时间也快醒了。

    韩汛和韩炽更是借机求告,管那位善良的郝俊能不能听得到呢,至少得让这位妖怪郝俊别起杀心才行。

    郝俊便演起了双簧,用两种声音代表着两个郝俊争论起来,最后妖怪郝俊有些不耐烦了,让韩汛父子赶紧滚开,不要和任何人说见过自己。

    韩汛、韩炽当然不会放过这难得的机会,唯恐妖怪郝俊反悔,撒腿就跑。

    父子两个冲进了十号房中刚把门关上,韩炽提出来应该连夜离开,韩汛也觉得和妖怪郝俊同处在一个小岛上夜长梦多,既然妖怪郝俊叫他们赶紧滚开,还不要和任何人说见过他,离开岛子也算是听他的话!

    两个人不敢迟疑,立刻打开朝向户外的门,撒腿就往码头跑。

    五分钟后,他们就到了海边的卵石路上。

    韩汛停下脚步回看了一眼灯火通明处,掏出了破手机,取出卡来,把手机扔进了海里。

    韩炽本来是要问老爸为什么停下脚步的,但接下来一看韩汛的动作就明白了,这是防止郝俊再顺着手机信号杀过来!管他是不是真能顺着手机信号杀过来,防患于未然总是好的。

    韩炽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来,却只是关了机。

    能正常操作的手机当然没必要丢掉,这可是完全没信号了,比飞行模式保险得多。

    镜头一暗,郝俊就什么都看不见了,不由得暗笑,不愧是商业精英,遇事没有那么慌乱,就算逃命时还能想到这一步!算了,现在没有强行开机的必要,等你们到了家再说。

    郝俊把身体向后一靠,静等着他们上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