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521章】别信神啊仙啊的了
    韩炽到了码头上解开了缆绳,和韩汛快步上了游艇,把跳板掀到了岸上,抓紧时间发动游艇离开了码头。

    韩汛扭头看着越来越远的四里岛,长舒了一口气。

    他们到了高新区的码头时,因为没有提前电话联系,就鸣了几声笛。

    在码头值班的闻声而来,看清了是韩汛和韩炽,急忙把跳板搭了过来,接他们上去。

    等到人声渐去,休息室的小窗口出现了半张脸,向外观察了一下,开门走了出来。

    这是早就躲进休息室的郝俊。

    他在监听到韩汛、韩炽要离开四里岛的时候,就从那个大洞先行一步了,他的速度远非韩家父子可比,韩炽关机的时候,他就已经进了休息室。但这一次,他就没必要那么谨慎了,进门后直接把里面的手把旋紧了一个,谅那韩家父子也顾不得再来查探。

    他出了休息室,依旧把门按照先前的办法固定住,以免值班人员见门开了过来查探,万一韩家父子接到了报告前后联系起来,就等于早早地失去了一部分神秘感。

    高新区的夜生活没有那么丰富,比较集中的只不过是两条街而已,码头附近可是冷冷清清,郝俊躲避着监控摄像头,还钻了不少小胡同,几乎是一路狂奔。

    到了医院附近时,他放慢了脚步,果然发现有一辆出租车在医院门口等客人光顾。

    他稍微绕了一下,像是从医院门口的小商店里出来似的,走过去拉开了车门,说了一个距离韩汛家不远的地方。

    十分钟后,郝俊到了目的地。

    他打量了一下周围,快速接近韩汛别墅的院子,判断了一下摄像头的覆盖范围,选了一个最佳位置,飞身入内。

    他虽然打听到了韩汛的家庭住址,却没有细问别墅里的情景,以免人家起乱七八糟的疑心,所以要小心行事,尽量不留下痕迹和影像。

    现在,客厅里只有一个住家保姆似的中年妇女,手里拿着一块抹布,却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郝俊猜测韩汛、韩炽还没有到家,他等于抄了近路,韩汛的车可没办法在小胡同里飞驰,而且保姆此刻的架势是发现主人就随时起身干活的样子。

    但保姆坐在沙发上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客厅的大门,郝俊想进去也没有那么方便。

    郝俊打量了一下二楼和三楼,没有开着的窗户,想进去就得是破坏性的,但那样就会降低神秘程度。

    而且,从这里到客厅的门,因为有两排红灯笼的遮挡,摄像头肯定照不到他的行动轨迹,但上二楼三楼的话,很难躲过其它摄像头。

    就在郝俊琢磨着怎么进入别墅的时候,院门口传来了大门开启的声音,随后车灯扫了过来。

    郝俊回头一看,韩汛的车进了院子。

    保姆当然也注意到了,赶紧关了电视打开了客厅门,迎接主人回来。

    郝俊不由得眉头一皱,这还堵在门口了,怎么进啊?要不然直接打昏得了!

    保姆忽然意识到手里的抹布已经干透了,急忙转身冲进了卫生间。

    郝俊急忙看向韩汛那边,韩汛、韩炽已经下了车,正在面对面说着什么,但注意力不在这边。

    郝俊立刻弓身弹起,进了客厅的大门,猫着腰跑到了博古架的后面。

    保姆握着拧得半干的抹布出了卫生间,快步走向了大门。

    不一会儿,韩汛和韩炽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接受了保姆的问候并象征性的反问候了几句,就让她去通知厨师准备点吃的,等弄好了再一起端过来。

    保姆出门时随手带上了门,韩汛和韩炽下意识的看了看电子钟,正好九点。

    他们对看了一眼,露出了无奈的苦笑,这算是什么事嘛!

    他们吃晚饭时心情不好,也吃的不多,但也不至于现在就饿了,果然是受惊之后要用大吃来平复心情吗?

    他们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默默无语两分钟。

    韩炽掏出了手机,有些犹豫,“老爸,是不是给那两个在四里岛值班的打个电话?照着郝俊的意思,他们应该醒了一会儿了,万一他们觉得事情不对劲,报警也是个麻烦。”

    韩汛点了点头,“说的也是,既然郝俊让咱们安然离开了,应该不至于再顺着手机信号杀过来,那就给他们打个电话吧。你脑子活泛,随便扯点什么先把事盖过去再说,不用解释太多。”

    韩炽等着手机开机的时间,试探着问道:“老爸,咱们对电子公司是不是真的再不闻不问了?”

    韩汛苦笑道:“其实就是心里面作怪,打听来再多的信息又有什么用?心中不舍,却又无可奈何,郝俊说的有道理,咱们现在连反扑的资本都没有,就算卖了房子、卖了车凑起钱来,也汇聚不起人脉了!再说了,就算是把厂子夺回来,有什么用?像空壳子似的,从哪里弄钱购置新设备?卖一半厂子?还有,拿什么条件吸引新人来工作?更何况,韩威国际商贸也需要大笔资金维持运转,看现在的局势,肯定要从京城撤出了,又不能灰头土脸的回到临威,只能在齐南再创辉煌了,这一边就只能是放弃了。如果韩威国际商贸真能在齐南红火起来,早晚不还得你继承?所以,全力投入到你爷爷奶奶那边吧。”

    韩炽见手机已经自检完毕,就拨打了四里岛值班人员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韩炽避重就轻地把他们安抚住,韩汛也插了两句嘴,让他们别想太多,并承诺从下个月开始涨工资。

    挂断了电话后,韩炽把手机往茶几上一丢,叹了一口气,“真是没想到啊老爸,当初的一时糊涂,竟然导致咱们一败涂地,谁能想到郝俊的逆袭这么厉害!竟然和妖怪合二为一!咱们就是区区一凡人,拿什么和他斗啊?你以后也别信神啊仙啊的了,关键时刻,一个出来帮忙的都没有!都看着咱们被妖怪欺负!特别是那个海龙王,被郝俊拦腰砸断了都没脾气!”

    韩汛再次苦笑,“你总是不信神啊仙啊的,但郝俊的出现说明了什么?有妖怪啊!既然妖怪都是存在的,神仙当然也是有的!只不过神仙也有一大堆事情,可能今天都在忙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