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525章】那不就等于默认了?
    其中的三个人异口同声:“郝俊!”

    郝俊微微一笑,这世界真是小啊!竟然是韩家的人!

    韩柱反应的倒是挺快,手捻胡须,做出了一副大人不记小人过的样子,“郝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在临威把我们欺负的那么惨,这怎么还跟到齐南来搅局?你还年轻,做人可不能这么霸道,难道真要为点儿鸡毛蒜皮的小事,致我韩家于死地不成?”

    和他同来的吕禾秾、韩汛的父母和姑姑随声附和。

    韩汛却觉得嗓子眼里像堵了什么东西,有心制止韩柱,却除了刚开始的那声郝俊,再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他想靠近些拉扯韩柱一下,却觉得双腿像是冻结了似的,半步也挪不动!难道自己对郝俊恐怖到这个地步了?

    褚放舟听了韩柱的话,眉头慢慢锁紧了,看向了郝俊,“小郝,怎么回事?”

    韩柱一看褚放舟有质问郝俊的意思,立刻觉得腰杆硬了不少,“褚厅长,算了算了,他是小辈,我们不和他计较太多了,反正齐南这一亩三分地,还是你褚厅长”

    韩柱的声音戛然而止!

    不仅是他,其他五个韩家人也意识到了不对劲!

    怎么回事?褚放舟不是说齐南铁路局的当家人在这里吗?褚放舟和齐南铁路局的局长、齐南铁路公安局的局长客气下让对方坐在上首也就罢了,可为什么是郝俊坐在上首?

    严唯的眼睛尖着呢,他是什么人啊?齐南铁路公安局刑侦处的处长!从基层一步步摸爬滚打上来的,至今还经常走到第一线督办疑难案件呢,什么样的人没见过?

    他发现郝俊先是有一点点惊讶的表情,却是带着淡淡的无所谓的笑意,听到韩柱的话时,竟然露出了一抹不屑!

    他等于和郝俊近距离接触一个多小时了,段景圣和廖岩军早就把郝俊的人品夸了个天花乱坠,墨岛铁路公安处刑警支队的支队长倪辰北,更是多次在他面前把郝俊说成是天上有地下无的超凡才俊,所以严唯不认为郝俊会做什么伤天害理、死缠烂打的事情。

    此刻结合郝俊的表现,他完全可以断定,郝俊绝不是韩柱说的那么差劲!

    郝俊提供的意念投影灯,对他们来说主要是用于顽固分子的审讯工作,而且郝俊曾经表示会有其他高科技产品专供齐南铁路局,所以严唯觉得此刻应该帮郝俊说话,可以最大限度地获得郝俊的好感。要不然等到郝俊翻过了盘来,自己再发声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严唯起身端着茶壶走到了郝俊身边,一边倒茶一边问:“郝副主任,看你一杯接一杯的,看来这茶的味道挺合口味吧?可你不能只喝茶,得多喝点酒才行啊。酒席酒席,顾名思义,喝酒才成席嘛。”

    郝俊笑了笑,“严处要是怕喝不足,我陪你就是了。”

    褚放舟随即反应了过来,郝俊不像是理亏的样子,毕竟在座的四个陪他就餐的有三个是公安,还都是老公安,他不可能依仗着提供点先进设备就张狂到不知天高地厚,这事肯定有蹊跷。

    褚放舟也是心思缜密的人,刚才只不过是受了韩柱言辞的影响,才不太高兴。毕竟韩家人也算是他的客人,是他的老同学拜托自己照应一下,韩家的的当家人还大老远的从京城特地赶过来请他吃饭,自己却由于郝俊的到来而临时爽约,遇事当然也得为韩家人考虑考虑。

    重要的是,韩家人是自己的老同学千叮咛万嘱咐的拜托自己照顾的,总不能人家第一次来见面就弄得不愉快吧?

    但严唯这么一打岔,褚放舟就琢磨明白了,韩家人不可能无中生有,但有可能在歪曲事实!

    所以,他看向韩柱的目光就没有那么友好了,竟然当着老公安的面歪曲事实,这不是诱导老公安犯错误嘛!

    此刻韩柱却没有心思关注褚放舟的目光,因为他刚才就注意到了严唯的警衔,三级警监!

    他疑惑的是,三级警监给郝俊斟茶也就罢了,但叫的那一声副主任是什么意思?难不成郝俊还是国家的大干部?这不扯嘛!韩汛不是安排人打听过郝俊的职业吗?不就是个安检员吗?

    或者,郝俊真的是他们之前猜测的京城红二代出来历练的?收拾了临威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就等于证明了实力?就等于镀金成功?这是要去哪里走马上任了?

    韩柱不满地瞪了韩汛一眼,心里面却更加忐忑了,因为韩汛的惊慌和紧张非同一般!

    韩汛心里苦啊!

    可他吓得说不出啊!还吓得动不了啊!

    他可是见识过郝俊的手段!他真怕韩柱把郝俊惹恼了!

    韩柱暗自吸了一口凉气,看样子得找个台阶下才行。

    于是,韩柱对着褚放舟欠了欠身,“褚厅长,真是对不住,人老了,脑子经常不够数,竟然把一些不愉快带到了你们这里,抱歉啊,实在是抱歉!”

    随后,韩柱对着段景圣、廖岩军和严唯依次欠了欠身。

    韩汛的父母和姑姑松了一口气,如果韩柱再不这么表示一下,只怕褚放舟的面子上真的就不好看了,这次可是好不容易拐弯抹角的刨到了东鲁省公安厅厅长的关系,千万别给人家留下恶劣印象!虽然这个郝俊让韩汛失去了公司,但生意场上该服输的时候就得服输,不想服输也不必急于一时,来日方长,只要傍紧了省公安厅的厅长这棵大树,何愁找不着机会报仇?

    韩柱又说道:“褚厅长,我想提个不情之请,当着各位领导的面,我先敬郝俊三杯酒,过去的事情就和郝俊一笔勾销了,希望他也不要继续找我们韩家麻烦了。希望褚厅长成全,也间接为我做个见证。等我消除了不愉快,再敬各位领导。”

    褚放舟觉得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一边是老同学的托付,一边是将来也要倚重的大能人,和和气气的最好,以免自己为难,于是就点头同意了。

    韩汛的父母和姑姑、小舅觉得韩柱这番话既保全了韩家的形象,也照顾到了褚放舟的形象,果然姜还是老的辣,临战经验很是丰富,不轻不淡的就把事儿圆过来了。

    韩柱抬高了杯中酒,冲着郝俊比划了两下,一饮而尽。

    随后,他拿过了吕禾秾和韩汛手中的酒,也是一饮而尽。

    郝俊的心里面当然不爽,说是向我敬酒,竟然一个字都没对着我说!

    不过,郝俊也不想破坏看似和谐的气氛,正想说句不痛不痒的话表示表示高姿态,没想到韩柱又欠揍的说道:“郝俊,韩家做事向来光明磊落,不精于朋党算计,输了我们认!年轻人嘛,哪能不犯点错误?韩家从来都是说话算话,从此以后不会记你的仇了。”

    如果韩柱说别的话,郝俊或许就忍了,他不就是想在褚放舟面前博取好感吗?

    但刚才这段话太让郝俊上火了,看似大度、服软、求和谐,实际上是说他郝俊做事不光明磊落,还拉帮结伙的算计韩家,还说话不算话!

    韩柱等于是踩着郝俊抬高自己,郝俊何必要忍?任由他们在褚放舟、段景圣、廖岩军和严唯面前抹黑自己么?那不就等于默认了?以后自己还怎么和他们一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