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526章】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最快更新交换人生俱乐部最新章节!

    郝俊轻笑一声:“你们不精于朋党算计?在我接管临威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之前,董事会的九个董事都是你们韩家的人,总经理是董事兼任,监事会主席也是韩家未来的小舅子,二十个部长中有十三个是韩家的人,这么大的关系网,把整个公司都罩的严严实实,你这就是所谓的不精于朋党算计?”

    韩柱被噎住了!

    因为郝俊说的都是事实,他无法辩解,这也不是什么秘密,随便查一下就能查得到。

    郝俊接着说:“韩家做事向来光明磊落?那我辛辛苦苦的设计是被谁剽窃去的?难道那位曾经高高在上的韩壕董事早就被你们韩家除名了?当年我上门理论不是被你们哄骗离开,就是被你们的保安强行驱逐,被逼无奈只能打官司讨公道。然而,你们有人啊!集合最优秀的技术人员连夜公关,把我的设计做了于理不合的改动,就是为了让我的设计草稿产生不了证据应有的效力!倒打一耙说我剽窃不说,还说我想调戏女人,还用八个嫡系指证我,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巧言令色的把我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吕禾秾连忙打圆场:“郝俊,别激动,别激动,这里面其实是有误会的,今天这种场合,咱们就不提以前的糟心事了吧。”

    郝俊不屑道:“本来我就没打算提,我也没想再和你们产生任何交集,你们不但自己闯了进来,这位韩大爷还明讥暗讽的喋喋不休,难道我任由他在这里颠覆我的形象?”

    韩柱不服气:“年轻人,别以为我看不出你的鬼心思,你不就是想彻底把我们韩家搞垮吗?你不就是担心我们韩家夺回曾经的一切吗?要不然你跟到齐南来干吗?要不然你把我们和褚厅长的聚餐强行拆散干吗?”

    韩汛终于缓过了劲来,担心郝俊被彻底激怒,慌忙拉着韩柱就往外拖。

    韩汛的父母和姑姑也连忙向褚放舟、段景圣等人致歉,只说是韩柱喝大了,却有意避开了郝俊反问的问题。

    褚放舟的脸色阴沉了下来,韩家人的表现,已经让事情变得很明显了,如果他不是小时候家庭困难得到过那位老同学的接济,他真想把韩家人轰出去!

    韩柱刚吵吵了几句“我没喝大”,就猛然反应过来到这里的主要目的是什么,赶忙连称自己只是因为韩家人偌大的产业被郝俊霸占了去,才一时失态。

    韩柱虽然七十多了,但使劲抓着门框,韩汛一时半会儿也拉不出去,也就不好强拉了,见他又开始服软了,就放开了手臂。却没想到他提什么韩家产业被霸占,暗道坏了!又给郝俊点上了反攻的导火索!

    郝俊被韩柱气笑了!

    “韩柱!你真是大言不惭!韩家人偌大的产业?临威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是你们韩家的私产?你们利用卑鄙无耻的手段陷害了老厂长,才把公司骗到了手!要不要现场连线老厂长和老工人?要不要让他们和你一句一事的对质?”

    韩柱的嘴唇哆嗦了几下,不敢再接话了,似乎说什么都会被郝俊抓住痛处!

    郝俊冷笑道:“我前前后后花了一两个亿,你竟然说我霸占!难道你的股权没换到钱么?是我逼你卖的么?不是你们求着我收的么?你竟然一本正经的在这里胡说八道!”

    韩柱看着褚放舟阴沉的脸色,暗道真的老了!犯糊涂了!而且,还遭遇了郝俊这样犀利的对手,简直是一败涂地!

    他郁闷地转身拿过韩汛姑姑手中的酒杯,冲着郝俊遥举了一下,“我老了,和你们年轻人有了代沟了,对于某些事的定义和你不一样,所以才会产生不同的认知。话不多说了,我再干一杯。”

    他把酒杯送到了嘴边,一仰脖子,一饮而尽。

    郝俊见他依然是嘴巴死硬,却不想和他掰扯了,反正在场的人都知道怎么回事就行了,没必要把话掰扯的那么清楚、那么明白。

    韩柱又去拿韩汛父亲手中的酒杯,韩汛父亲推了推他的手,“三哥,这杯酒是要敬褚厅长的,而且,你已经喝了不少了。”

    韩柱本来就心中懊恼,想借酒遮羞、借酒浇愁,一看韩汛不给他酒,转身就喊站在门外的服务员,“你去拿一箱茅台,我付账!”

    韩汛的父亲有些不快:“三哥,你这是做什么?”

    “你不是要来敬酒么?敬酒就要有点诚意,一箱茅台,才能体现出诚意来!服务员,快去!走慢了,我就投诉你!”

    褚放舟连忙说道:“酒不要拿了,我们这边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再说我的酒量也有限。”

    韩柱挤出了一丝笑容,“褚厅长,只是表示一下诚意而已,你们身系重任,经常日夜辛劳,能放松的话,就尽量放松一下吧。你们这桌好几个人呢,谁的酒量大就喝个过瘾。”

    韩柱又让服务员快去,服务员不敢怠慢了,小跑着离开了。

    韩柱见韩汛不肯把酒杯给他,就拿起刚才喝光了就放在一旁的自己的酒杯,硬抓着韩汛父亲的手,把他的杯中酒倒进了自己的酒杯里。

    韩柱的父亲见他执意要喝,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反正几杯酒还放不倒他,他为了褚放舟露面的时候能保持清醒的头脑,一直没放开量喝呢。

    韩柱朝着褚放舟、段景圣等人欠了欠身表示歉意,然后又冲着郝俊遥举了一下酒杯,“一会儿就有没开封的新酒来了,我用新酒敬领导们。这杯中酒,我还是敬了你吧。你干不干随意。”

    韩柱没等郝俊回答,就把酒杯送到了嘴边,一仰脖子,又一饮而尽。

    他这个样子敬酒,还用这种口气说话,郝俊当然没必要陪着他疯,而且自己的酒量并不大,就看在他七十多岁的份上,陪着他……喝了一口茶水。

    韩柱转身把韩汛母亲的杯中酒也倒进了自己的杯子里,再次冲着郝俊遥举了一下酒杯,“冤冤相报何时休?我们韩家真的不会记你的仇了,希望你也能真正放下过去的事,年轻人要以事业为重,一定要学会明辨是非,更不要偏执地走进误区。其实,没发生在你自己身上的事情,你可能只是道听途说。发生在你自己身上的事情,是对你的鞭策和激励。有的事”

    郝俊又被气笑了,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对我的鞭策和激励?你可不可以把脸皮磨薄了再来和我说话?怎么感觉你喝了几杯酒,就像是掌握了真理一样,竟然理直气壮地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胡说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