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529章】比我年轻的时候还无耻
    郝俊清了清嗓子,“段局,褚厅,你们是吃准了我稀罕这两个头衔,要不然我也没必要留在体制内。我也知道你们讨价还价不是为了自己,主要是因为采购预算确实紧张,那也就只能打我这个土豪了。虽然我赚到手的钱并不都是我自己所得,但我身后的人更不差钱,所以,我的利润空间还是蛮大的。既然你们诚意满满,我索性就说个底价吧,也当做为铁路系统、公安系统尽一份力。”

    段景圣、褚放舟、廖岩军、严唯都支楞起了耳朵,都瞪大了眼珠子看着郝俊。

    郝俊先是指了指包间的门,又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示意隔墙有耳,然后竖起了一根食指,不卑不亢地问道:“够意思吧?”

    大家都知道每套的改装费是三千块,这一根手指头的含义很清楚,那就是一千块!

    这么优惠的价格,当然让他们很满意!

    刚才郝俊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让他们先买,他们买剩下的,郝俊再拿到临威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入账,价格就不会有大幅度的优惠了。反过来就可以推论出,郝俊给他们的价格是去公司入账的价格没法相比的!也就说便宜的没法再便宜了!

    段景圣马上拍板,明天就开始走相关程序,郝俊这个副主任将在一周内走马上任!

    褚放舟也不含糊,让郝俊明天就去省公安厅走一下程序,特聘他这个顾问四年!

    大家推杯换盏,都很高兴。

    严唯半开着玩笑说,肯定是他当着韩家人的面先叫郝俊为副主任带来的好兆头。

    严唯这一提,郝俊才觉察到小肚子胀鼓鼓的,别的不说,茅台就喝了六瓶呢!

    他连忙打了个招呼,起身去了卫生间。

    等他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看到严唯正吩咐服务员加菜。

    郝俊知道这是他们想和自己多坐一会儿,就没有制止。

    服务员出去之后,郝俊问道:“我怎么觉得服务员好像不是刚才那个了?中间还换人?”

    严唯答道:“不是换人,牵扯到酒水提成什么的,没有中途换人的,到时候掰扯不清。这里的服务员都是一个人负责两个相邻的包间,她说那个服务员去旁边的包间对账单去了,她临时替一下。”

    牵扯到酒水提成这个问题,郝俊和陆大宝交换人生的时候就明白了。酒水提成可不是小数,特别是推销出小品牌的酒水时,利润空间不是一般的大,假冒伪劣更不用说了,还有加菜和点了菜之后借故拖拖拉拉不上的提成。通常大酒店里一个能忽悠的包间服务员,一顿酒席下来赚个一百两百的习以为常,上不封顶下不兜底。

    如果中间换人了,接下来的酒水提成算谁的呢?上半场的服务员会说是自己之前挑起了客人饮酒的兴趣,后半场的服务员会说自己会营销,就难免发生矛盾了。

    当然,只是临时性的替几分钟,不至于产生什么不愉快。

    郝俊坐了下来,继续进行数据耦合处理器的话题。

    提到改装这个问题时,郝俊说:“如果你们需要的量比较大,我可没那么多人给你们改装,你们要组织自己的技术人员进行改装,我负责安排人给你们的技术人员培训。其实改装的过程并不复杂,哪怕只有一一点点的基础,几个小时也就掌握了。”

    段景圣连忙问道:“实际的工作效率如何?”

    “你所谓的那个小作坊,老板每天用在改装上的时间为十二个小时,差不多每天晚上都有三个人去帮工,合计每天改装三十套的时间大约为二十五个小时,也就是说每套的平均改装时间大约五十分钟。如果你们的技术人员熟练起来,按照正常的工作时间来计酬的话,每套的成本会增加三十块钱左右。”

    段景圣脸上再次浮现出了笑容,“相对于每套优惠了两千来讲,这三十块钱根本算不了什么。小郝,你够意思!”

    段景圣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郝俊微微一笑,“当然,老段的面子哪能那么不值钱呢?”

    段景圣的嘴角一挑,心中暗笑,老段?这小子是要正儿八经的套近乎?

    凭心而论,段景圣倒是很希望和郝俊的关系更近一层,郝俊那神秘莫测的背景,绝对值得深交!

    段景圣联想到上一次京城铁路局警卫支队的支队长阳奎刚那件事,郝俊轻描淡写的就帮他女儿从国际大导演梅羞寒的手里拿到了角色,郝俊打电话时还叫梅羞寒为梅子!一听就是相当熟!而且,从字里行间可以推断出,郝俊和其他的国际大导演也是非常的熟悉。

    段景圣下意识的问:“小郝,梅导的新片正式启用了阳支队的女儿吗?”

    郝俊一听段景圣没在意叫老段的问题,心里就有数了。他尝试着叫年龄和他老爸差不多的顶头上司为老段,并非没有礼貌,所谓江湖无辈,这其实是表示关系密切的一种方式。既然段景圣坦然接受,就说明也有意和他增加亲密度。

    郝俊很轻松地说道:“那当然,都是说好的事,哪能那么容易变卦!老阳每次打电话都是好一通感谢,弄得我好像办了天大的事儿似的。”

    段景圣笑了,“老阳?你们现在很熟了是吧?叫的挺亲热的。”

    “还行吧,算是他主动要求这么叫的,和我现在厚着脸皮叫你老段的性质可不一样,所以啊,我正琢磨着给你封个大红包拍拍马屁呢。”

    段景圣来了兴趣,“大红包?”

    郝俊笑了笑,看向了褚放舟。

    褚放舟也笑了,“还想给我封一个红包是吧?我就知道你想一起打我的主意!不过,那要看是什么性质了,口头人情我可以收,饭我也可以吃,酒我也可以喝,但我可没有带着红包回家的习惯。我清正廉明了大半辈子,你可别让我晚节不保。你别看老段两眼放光,他的底子也干净着呢,估计已经猜到了你不会真的给个人送礼。你不就是想要个大大的面子么?冲着你身后的人,老段敢接受,我也没问题。”

    郝俊笑意尽展,“褚厅,我知道你是老刑警,眼睛毒着呢,脑袋灵着呢,可也不用说的这么直接吧?”

    “实话实说,我有点欣赏你直来直去的套近乎,比我年轻的时候还无耻!行了,不用吊我胃口了,直接说红包是什么吧。还是刚才那句话,老段敢接受,我也没问题,我就允许你在非正式场合叫我老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