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532章】前提是不要做蠢事!
    两个服务员战战兢兢地站在郝俊的对面,中间隔着一张桌子,这是她们认为的安全距离,郝俊再怎么示意她们向前一点儿,她们也不敢绕过桌子。

    郝俊也不勉强了,既然你们不怕被人听到,我还怕什么?

    郝俊一问才知道,那个替班服务员就是负责韩柱那边包间的,是韩柱先找到了她,想用两千块钱让她说动这边的服务员,透露一些他们离开郝俊包间后的情况,被拒绝了。

    拒绝的原因之一是酒店有这方面的规定,原因之二是为了那点钱不值得。

    韩柱层层加码,一直咬着牙加到了一万六,她终于心动了,就来找这边的服务员。

    这就应了那句话,不是真能奉公守法,说不定只是违法的成本不够!

    轻轻松松的就能分到八千块,这边的服务员也有些心动,不就是透露点谈话的内容吗?能在酒店里吃吃喝喝谈论的事情,有什么可保密的?只要别牵扯顾客的*就行。

    于是,那边的服务员在这边打替班,这边的服务员就去了韩柱他们的包间,就等于接受了韩柱的条件。

    但她听了韩柱的问题就有点后悔了,因为都牵涉到顾客的*了。

    韩柱他们不断地劝说,她就不停地纠结,最后还是低头了,不是因为韩柱又加钱了,而是因为韩柱从送钱给那个服务员开始,就全程录音了!

    韩柱不仅是为了录下来慢慢研究有管郝俊的信息,还是为了适当地威吓服务员。当然,威吓服务员只是在服务员不愿意配合的情况下,通常情况下是不需要拿出来的,万一服务员因为被威胁了而心中气恼,胡说八道、故意欺骗,他们也不好甄别。

    不过,他的问题确实让那个服务员有些不愿意说,如果再加钱就觉得这情报费太过了,就此罢手又觉得心里面不得劲儿,无奈也只能拿出录音证据来威胁了。

    对于酒店方面来说,客人因为任何目的送财物都没办法制约,但服务人员收了财物后坏了酒店的规矩,酒店方面是绝对不会轻饶的。

    所以,那服务员只能屈服了,但一个个的回答问题也麻烦,就从他们离开郝俊的包间后挑着重要的讲述……

    郝俊相信之前的情形已经吓住了她们,她们绝不敢骗自己,自己依然还对韩家人保持着高威慑力!

    郝俊举了举自己的手机,告诉她们也把刚才的情形实况录音了,并随即播放了一小段。

    其实,他并没有录音,只是把记忆中的情形通过双向解波仪进行了“转播”而已,但唬住别人足够了。

    两个服务员立刻千恩万谢起来。

    因为郝俊出示录音证据给她们看,说明他们就不会通知酒店老总了,更不会把她们逮进去了,也就等于保住了工作了。

    她们当即表示,马上把“脏款”退回去。

    郝俊却不以为然,为什么要退回去?他们不是已经听到很重要的信息了?

    郝俊问了问这边的消费是两千六。

    韩柱那边十一个人是按照宴请褚放舟的标准下的订单,所以消费也不低,消费金额为五千一。

    郝俊告诉两个服务员,把这两边的账结了,然后交给韩柱两千三,告诉他重新买一个手机。

    这样就等于韩柱送给她们的一万六还剩下六千,她们分了就行,也算是劳有所得。

    她们哪还敢留下六千啊!

    两边买单没问题,返还韩柱两千三也没问题,但她们实在是不敢分这个所谓的劳有所得!绝对的名不正言不顺!

    郝俊也懒得和她们啰嗦了,直接把她们轰了出去。

    她们马上去结了账,一起把韩柱那边的单子送了过去,说清楚了郝俊对于“赃款”的“瓜分”建议,然后就把两千三放到了韩柱面前。

    韩柱感到莫名其妙,来齐南前刚刚买了一个新手机,因为岁数大了,玩不转那些高科技、新功能,所以只买了一个一千五的智能机,但也不至于被鄙视吧?干嘛要重新买一个?

    “轰”的一声!

    韩柱的手机冒出了黑烟,电池炸了!还引起了爆燃!

    两个服务员震惊之余,立刻把平时相近似的演练转化为实际行动,一个去卫生间拿了湿抹布来覆盖在着火冒烟的手机上,一个马上冲过去开窗通风,放走刺鼻的烟味……

    五分钟后,郝俊包间的服务员回来了,和郝俊报告了那边的情形。

    郝俊告诉她这下可以放心了,韩柱的手机不联网,录音文件也只是储存在手机里,现在,手机没了。

    服务员恍然大悟,连连鞠躬致谢。

    郝俊让服务员退出了包间后,段景圣压低了嗓音说道:“小郝,你这手段真高!既震慑了韩柱他们,还让这两个服务员死心塌地的对你感恩戴德!估计她们已经把那六千块钱也当做是你的恩赐了。另外,录音证据在你手里,她们只能把那些话永远埋在心底了。”

    韩柱那边已经恢复了平静,确切的说,是沉寂的可怕。

    韩炽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打破了沉寂。

    韩炽拿起手机一看,惊叫出声:“郝俊的短信!”

    韩汛急忙问道:“怎么说?”

    韩炽点开了短信念道:“我没兴趣赶尽杀绝,前提是你们不要做蠢事!”

    包间里再次陷入了沉寂,但都有意无意地瞟韩柱一眼。

    韩汛的父亲先打破了沉寂的气氛:“三哥,你今天的行为的确欠妥。”

    韩柱尴尬地笑了笑:“实际上,我是一直在试探郝俊是不是真有什么大背景。”

    “有意义么?如果他没有什么大背景,你还有能力碾压他么?如果他有什么大背景,你祈祷自己不会死得更惨么?”

    吕禾秾轻叹了一口气,“三哥,你老了,真的老了!脑袋不灵光了!”

    其实,吕禾秾很想说韩柱是倚老卖老成了习惯,却碰到一点儿不鸟他的了。但他看到韩柱蔫头耷拉脑的样子,没忍心说出口。

    韩汛的父亲继续说道:“三哥,你也该享享清福了,退休吧。”

    韩柱的嘴角一抽,其他人也都身不由己地看向韩柱。

    这句话听着像是关心韩柱,但意思很明确,从今往后,韩柱已经没有发言权了,韩家在商业上的什么决策也和他无关了,他等于被边缘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