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538章】没有让他满意的
    之前和成帅一起来的那些数据耦合处理器,已经被成帅和帮工们改装和需要改装的正好两千套,阳奎刚拿走了一千套,等于入库一万七千套。

    今天到的货留出齐南所需的两箱共两万套,再从最后面的不足一万套的箱子里拿出了三百套,另装个小箱,本次入库就是四十二万七千套,合计四十四万四千套……

    吃过了午饭,稍一休息,郝俊就带着成帅推荐的三个技术人员上路了。

    他们坐的是公司自有的厢货车,当然和小雅那辆车是不好比的,只是普通的双排座厢货车而已。

    四个员工都没想到高高在上的神秘莫测的董事长要和他们这样坐一路,这可是真正的和员工们打成一片啊。

    但郝俊并没有多想,自己又不是天生的董事长,得到俱乐部的机缘前,搭顺风车的时候不也是这样挤着?

    一路顺风,他们晚七点到了齐南大酒店,已经等了半个多小时的褚放舟、段景圣亲自作陪,更是把四个员工惊得不轻,啥时候和厅级干部一起喝过酒啊?平时也就是在电视上见见面!

    更让他们震惊的是,董事长竟然直接叫人家老褚、老段!

    郝俊作为公安厅的特别顾问,喊一把手为老褚也就罢了。可他不是在铁路局任职吗?怎么也和一把手这么没规矩……

    第二天一个上午,公安厅和铁路局的技术人员就掌握了改装数据耦合处理器的技术,郝俊分头留下货、结了账,带队返回。

    其实郝俊原本打算从俱乐部回来之后再带货过来的,却担心去俱乐部碰到什么好东西资金不足,所以能多带点钱就多带点钱。

    他为了保证自己还有充足的自由假期,就告诉段景圣和廖岩军,想弄几套高科技的健身器材回来,作为快速培训第一线警务人员的辅助设施……

    郝俊他们不是直接回临威,而是途经墨岛路口的时候拐弯去了墨岛,因为郝俊还给墨岛铁路公安处准备了私货。

    那单独装在小箱里的三百套数据耦合处理器,就是给墨岛铁路公安处准备的。

    对于郝俊来说,一是老伙计得照顾,二是要知恩图报。

    如果不是结识了刑警支队的支队长倪辰北,郝俊不可能借着天丽花业抖威风,也不可能和处长符作斌相交莫逆,更不可能攀上齐南铁路局和省公安厅这两处高枝。

    而且,墨岛铁路公安处也算是他的优质大客户,给他提供了不少运营资金,这些数据耦合处理器的部分资金就约等于是他们提供的,因为包含着上一批意念投影灯的钱。

    所以,郝俊这三百套数据耦合处理器没打算收钱,也没打算通告段景圣和廖岩军,只是作为私下的但可以摆在桌面上的关系,就当做给符作斌和倪辰北长长脸吧。

    四点多钟,郝俊他们到了墨岛铁路公安处,早已得了信的符作斌和倪辰北迎出了大门外,再次把随车的员工们惊得不轻!董事长牛掰啊!走到哪里都是一把手亲自接待!

    快到七点的时候,符作斌安排的技术人员已经掌握了改装技术,大家就都没了心思了,符作斌和倪辰北亲自为郝俊接风洗尘。

    郝俊他们为了赶时间,中午饭只是在路上随便对付了些,晚饭当然就得大快朵颐了……

    五号上午,郝俊随车回到了昌阳,员工们继续赶路回公司。

    其实郝俊原本打算去江凌雪那里转一圈,关心一下摇珠棉服装的生产情况,但又怕因为特殊情况耽误了去俱乐部参加会员活动。

    而且,迟先在废弃渔场那里已经基本完工了,他不确定能否影响到自己的正常穿越,得早点过去才行。万一真的影响到穿越了,可以有充足的时间联系俱乐部方面进行有效的处理。

    其实,他本来还打算给江家带一些数据耦合处理器,或许他们在商战上用得到,后来考虑到江家的商业策略不打算继续扩大产业规模了,但在产业扎根的区域没有任何产业集团能够撼动他们的地位了,他们对付任何商战,只要用阳谋碾压足矣,根本用不着使用保密电话等等。

    而且每一家的别墅都二十四小时有人在家,他们根本不把家庭监控安到与*相关的地方,也不用担心泄密的问题。

    所以郝俊最终放弃了去江家的打算,以后时间宽裕的时候再说吧……

    郝俊回到租住的地方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出门向南外环的方向走去。

    今后他的工作地点主要在齐南,公司地址在临威,眼看着昌阳这边除了往返俱乐部就不怎么来了,不过传送坐标区却在昌阳,还有个七彩恋歌也得偶尔来看看,没个住的地方也确实不方便。

    但这处公寓楼只不过距离火车站近了些,是他原来为了上下班方便才租下来的,距离传送坐标区的位置太远,到七彩恋歌也不近,而且太过窄小。这个居住环境对于现在的郝俊来说,实在不咋地。

    所以,他打算找一个交通便利的距离传送坐标区近一些的住处,而且要宽敞舒适,有会员和自己作交换的时候,再也不会像吴幻那样觉得憋屈了。

    可惜,沿途看到的可售可租的房子都没有让他满意的。

    新建的小区环境不错,但当前的入住率太低,以后难免要享受装修噪音。

    独门独院也挺好,但周围乱七八糟的租户有点多,他可不是常在这里住的,万一家里被溜门撬锁了,还不一定多长时间才能知道呢。

    十几年的得过去,但地势太低,眼看着到了雨季了,伤不起啊。

    有老房东在家的大房子也可以接受,然而,老人家就是因为孤单才想找个人租房子的,郝俊不可能常在这里陪人家……

    走着看着,就快到南外环了,郝俊觉得再往前的交通就不怎么方便了,出门不是打车,就是死等车次有限的通往偏僻乡镇的中巴车,那不是逼着自己买车么?

    不过,貌似也该有辆正儿八经的车了。

    他在路边停下了脚步,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一点多了,得去哪儿吃点午饭,然后打车去废弃渔场。

    一辆机动三轮车停在了他的身边,他正要表明想打车是不假但要打正规出租,却发现车棚里面坐着两个人,还是熟人。

    他仔细一打量那开车的,“厉声”喝道:“装神弄鬼的,把头盔给我摘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