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541章】有什么内幕吧
    郝俊马上拨打了昌阳火车站客运主任申彦光的手机。

    申彦光一接通电话就大着嗓门“训斥”起来:“臭小子,你还记得我?现在有出息了、有能力了,就不把我这个客运主任放在眼里了是吧?整天被上级部门借调来借调去的,从来不提前和我打招呼,弄得我每一次都得调整计划。你提前和我说一声会死啊?”

    郝俊对他的印象还是蛮不错的,也习惯了他吹胡子瞪眼瞎咋呼,“哪能呢主任,我可是一直没忘了你,只不过借调这事也不是我说了算的,是吧?你放心好了,一周以后就不会因为这种事打乱你的计划了。说正事哈,听说主任又成了春运的模范代头人物,站上要安排你们去鲲羽山养生旅游,以示嘉奖,可惜里面的高端养生项目人数限制的太紧。我急主任之所急,给你们争取了几个名额,够意思吧?”

    “你就吹吧你!你以为去墨岛铁路公安处和局里转了几圈,就成了大人物了?”

    “你这个脑瓜不灵光,我不和你说了,你给我站长的手机号码,我和他说。”

    “你还真是个大人物,连站长的手机号都没留?”

    “这不废话嘛!我以前打交道打到站长大人身上的时候屈指可数,留站长的手机号干嘛?你不说也行,这事我就不帮忙了,你别后悔。挂了哈。”

    “别,你别忙挂,你说的是真的?你真能弄到近期的高端养生项目的名额。”

    “为了防备突然有重要人物到访,他们肯定要预留部分名额的,宁可空置不赚钱,也不可能安排人进去,我就让你们享受享受重要人物的待遇。我的时间可挺紧的,你如果不感兴趣,这件事就当我没说好了。”

    “哎哎,别挂,我信你了,我就在站长办公室外面呢,我这就进去,你和他说吧。”

    郝俊一愣,“你们两个今天都值班?”

    “这不是中午有大人物过境嘛,车刚刚离站,站长进了办公室,我还没走到我的办公室呢。你等着哈。”

    听筒里传来了推门和打招呼汇报的声音,随后手机被交到了站长邓昌鸣的手里。

    邓昌鸣已经接到了上级通知,得为郝俊的升迁准备一部分材料,是全站唯一知道郝俊将离开昌阳站的人,一开口就是温和带着调侃的语气:“郝副主任,你这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怎么突然关心起咱们小站的事了?”

    郝俊一听语气,就知道邓昌鸣是知情者了,那倒是更容易进入状况了。

    “邓站长,我感念同站共事这么多年,临走前给大家留个好念想,高端养生项目的名额我来解决,听谢搏说,一共十二个是吧?费用也算我的。”

    “你不用这么破费,能解决近期的名额就是大功一件,站上有这笔支出。对了,你什么时候来领一下你的奖金?我把表彰会和欢送会合在一起开了吧?”

    郝俊想了想,这也是站上想对外炫耀一下,拒绝了不合适,就回答说:“那么隆重啊?那就周一上午吧。刚才费用的事儿你就别争了。另外,你可以安排一下,让大家分批去鲲羽山春游,大家都也挺辛苦的,去放松一下,接下来干劲更足,我给大家包门票,你觉得怎么样?”

    “既然郝副主任心意已决,这个脸我得兜着!周一开会的时候,一起宣布一下。”

    “那就这么定了,周一等到早高峰和小高峰都过去了,我就去站上开会,到时候你把去鲲羽山的具体日期和人员安排交给我,我好通知鲲羽山那边。”

    “郝大主任,你这么牛掰!只要我安排就行?那边你通知就行?”

    “*不离十吧,只要那边没有极为特殊的情况,就按照你安排的进行,具体哪个高端养生项目你也可以定下。还有一件事得麻烦你一下,谢搏你知道吧?就是咱们安检二班的那个编制外的,我想让他去某个公司应聘高管,明天他就不上班了,在家里准备一下,周一去站上正式办了手续跟我走,站长能给个面子吗?”

    “啥?你让他去应聘高管?既然这么有把握,咱当然不能挡人家的路,就按照你说的,周一来办手续就行了。”

    “那就多谢邓站长了,我真的还有事,咱们周一再聊?”

    “那你忙着,周一见。”

    邓昌鸣挂断了电话,脸上洋溢着兴奋之色,此刻什么也没有郝俊升迁后念及旧情让他兴奋了,这意味着以后去局里也好办事。

    申彦光赶紧问道:“站长,你为什么叫他副主任啊?”

    邓昌鸣下意识地看了看门和窗,“这里没别人,我就先和你说一下,不要外传,调令还没下来呢。过几天啊,他就要正式到局里赴任了,物资处的物资储备办公室副主任,正儿八经的局领导。”

    申彦光一下子呆住了!

    好一会儿他才缓过神来,“不是吧站长?我混了这么多年,才是个客运主任,他竟然一下子从安检员跳级到了……有什么内幕吧?”

    邓昌鸣摇了摇头,“我也不是很清楚,你不是也见到了表彰他的红头文件了?措辞有些含糊,或许又破了什么大案了,要不然省公安厅也不会这时候聘他为特别顾问。”

    “啊?省公安厅聘郝俊做特别顾问?这信息量太大了!太大了!站长,你详细说说。”

    邓昌鸣耸了耸肩,“我也只知道这么多,我特意打电话到局里找熟人问,才知道省公安厅特别顾问的事。”

    申彦光呆愣了片刻,“完喽完喽!我今天刚接起电话来的时候,竟然还骂他臭他吹!还说他把自己当成大人物!难怪他说一周以后就不会因为借调这种事打乱我的计划了,因为他摇身一变成了局领导了!不归我管了!这不是涮我玩嘛!”

    邓昌鸣哭笑不得,“我只能深表同情,你这张嘴啊,还真是能得罪人,以后真得改改。”

    郝俊已经和谢搏等人告辞了,打车去了废弃渔场。

    他转着圈欣赏了一会儿基本完工的建筑,确定周围没人,把手伸到铁门下面的凹陷处,按照迟先提前告知的情形,摸索到了五个铆钉,按照2、3、1、5、3、5的顺序按了一遍,铁门里面响起了继电器释放的啪嗒声。

    郝俊轻轻一推,铁门就开了。

    如果他带着钥匙,也可以拿钥匙开锁,但迟先设计的比较精妙,不带钥匙可以按动隐蔽的铆钉开门。

    他进了门后,把门关严了,继电器就吸合了,电子锁就开始工作了。

    他屋里屋外的转了转,还算满意,就掏出了身份证,站到了传送坐标区的中心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