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552章】吃点亏长长记性
    郝俊打开了皮包,先拿出了两个草药包,但下面的东西就拿不动了,因为和皮包固定在了一起。

    郝俊直接把皮包翻了过来,让大家看看清楚。

    但大家都看的一头雾水,这都是什么东西嘛!

    郝俊看向了那个咬牙忍痛的伤者,“给你个机会,自己交代清楚了,算你有立功表现,可以从轻发落。”

    伤者半闭上了眼,他才不信郝俊的话呢!想骗着自己当众承认碰瓷?没门!

    郝俊踢了他一脚,他身不由己地睁大了眼。

    郝俊掏出了证件,打开让他盯着看,“一个字一个字的给我看清楚了,东鲁省公安厅,特别顾问!”

    伤者真被惊着了!眼珠子瞪得溜圆!

    西服男、大衣男和其他两个同伙也停止了哭号,满脸恐惧地看着郝俊!

    吃瓜群众们也是惊诧莫名!

    这竟然真是警方办案!还是省公安厅的特别顾问!

    没听清的,或者以为自己听差了的,都忙不迭的追问周边的人:“他说什么?公安厅的特别顾问?”

    “他是不是说公安厅的特别顾问?”

    “是说公安厅的特别顾问吗?”

    “公安厅的特别顾问是个什么官?”

    “为什么是特别?特别是什么意思?”

    每过多一会儿,质疑声就变成了讨论声。

    “他好像是一个人来办案?”

    “应该是早就掌握什么情况了吧?要不然不会先抓个把风的。”

    “就是,还说让藏在人堆里的那两个同伙赶紧出来,果然是有两个同伙,这不是最后时刻都暴露出来了?”

    “他还知道车头瘪进去不是撞人撞的,还知道大皮包里内有乾坤,这是早就掌握了碰瓷团伙的犯罪手段,身为特别顾问亲自来钓他们了!”

    “你看我这眼神,刚才还以为那几个家伙真是抱打不平的呢,我还后悔胆小没冲过去,差点儿变成了同案犯!”

    “我也是啊!要不是觉得他有功夫,早就冲上去凑热闹了!那就成了围攻公安厅的特别顾问,还不得逮进去重判!”

    郝俊刚开始的时候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毕竟有这些碰瓷的存在,也等于是治安不力,自己身为公安厅的顾问了,总得考虑一下社会影响。

    但他现在已经改了主意了,既然事儿已经闹大了,那就为警方树立起良好形象来,顺便把碰瓷的伎俩公之于众,让大家少受点儿侵害。

    此刻他先不说什么了,任由大家发酵一会儿,让几个碰瓷的多听听、多想想、多颤抖一会儿。

    他觉得时机差不多了,才把大皮包摔到了伤者面前,“别以为我连个气泵都不认识,给你个从轻发落的机会,是因为你们现身说法,群众们会更受教育!”

    伤者已经确信郝俊早就掌握了他们的犯罪手段,他可想不到郝俊是因为会修电器,才认得气泵!

    他忙不迭地做了交代。

    大皮包里内置了一个微型气泵和微型气罐,气泵把空气压缩到气罐里,气罐通过胶皮管穿过皮包的底部和手杖的把手连接在一起。

    手杖是不锈钢管制作的,下端只是套了一节胶皮套,并不堵着管口。

    当他看准了机会打开开关时,气罐里的压缩空气瞬间从细小的管口喷了出来,足以把轿车的薄钢板轰出一个凹陷,并发出撞击般的声音,车里的人还会感到车身一震!

    压缩空气瞬间喷出,只要他别做出躬身保持平衡的动作,后坐力足以把他推出去,他只要选好合适的位置和动作倒下就行了。

    然后他趁人不备,按动手杖的把手,胶皮管失去了束缚,被橡皮筋收回了皮包里。

    接下来就是上演残疾人被间接撞断锁骨的悲情大戏了,通常车里的人都想极力摆脱撞断残疾人锁骨的这种压力,而且通常都是有过错在先,更是不愿意公事公办,大多掏钱了事。

    锁骨当然是提前弄断的,不过他们有数得很,伤的并不重,最多三天就出院,花费绝对超不过五千。

    然而断一次锁骨,当天最少碰瓷成功五次,如果伤情不严重,能够忍得住,第二天、第三天还能继续碰,钱不要来得太容易!

    就在一个多小时前和半个多小时前,他们已经在其它路口成功了两次。

    第一次是个连夜行驶被西服男抓拍到打瞌睡的,他们弄到手整整六千块。

    第二次是个在十字路口东张西望辨别标志物被西服男抓拍到的,一看就是不差钱的女人,被敲诈去八千一!

    但他们没万万想不到,一向顺风顺水的,竟然撞在郝俊的枪口上!

    更让他们匪夷所思的是,他们到处流窜作案,因为总有人要养伤,所以除了西服男,团伙成员也不固定,齐南也是昨天刚到,今天才开始作案,怎么会被眼前的这位特别顾问掌握当前团伙的情况呢?

    郝俊当然被必要和他们解释。

    恰巧在这时,巡警过来了。

    郝俊出示了证件,正好做个交接。

    郝俊一直觉得那个一言不发的小女孩不太对劲,他早就怀疑那不是西服男的亲女儿,细细一问,果不其然,是租来的!

    西服男的解释让郝俊啼笑皆非,也让吃瓜群众们愤愤不平!

    大家都没想到西服男不带自己的孩子出来碰瓷的理由,是怕孩子学坏了!甚至不想耽误孩子的学业!

    至于被租来的贫困地方的孩子,就只能在他的承诺中……一声叹息了!

    巡警拍照取证后,呼叫的增援也到了,郝俊便带着驾驶员离开了。

    前往齐南铁路局公安局的途中,驾驶员依然压抑不住兴奋,“董事长,你可真是神了!如果我不是一直和你在一起,如果我不是亲眼所见,真的也会以为你是特意来引他们上钩进行取证和一打尽的!”

    郝俊的语气有些淡漠,“你这么兴奋干嘛?抓获碰瓷团伙是好事,但你们这些有过错的驾驶员被敲诈了纯属活该!路口的交通状况最为复杂,你为什么不在偏僻路段停车叫醒我?如果今天你真的撞到了残疾人怎么办?那两个在十字路口东张西望辨别标志物的、开着车打瞌睡的,都是潜在的马路杀手!让他们吃点亏长长记性也好!”14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