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555章】真是有点儿挠头了
    郝俊不想在人数的问题上让步,而且原因很明确。

    褚放舟他们也不希望影响到教学质量,只好继续由郝俊选拨。

    郝俊想了想,以非正式的口吻和待选人员谈到了有关习武的话题。

    然而,这些人可都是警察,哪有不清楚郝俊意图的?不就是想借机甄选出最后的结果吗?

    所以,他们虽然争先恐后地斟酌着回答郝俊的问题,甚至为了博得郝俊的好感,故意提问郝俊本来就有卖弄之嫌的论述,有点让郝俊尴尬了。

    此路不通,郝俊只能另寻它路。

    郝俊便对所有待选人员提起了特训的地点,尤其强调生活和娱乐设施基本可以保障但不怎么完善,而且特训期间,只有晚上六点半到八点半可以外出,活动范围还只能限定在高新区,有什么特殊需要,递交书面报告才能办理。

    没想到他们和铁路局的警务人员同样干脆,特训嘛,当然不是去享受的。甚至有人借用了一句俗套的话: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郝俊只好又宣布他们不能用任何形式与亲友及同事等等联系,外出时至少三人同行,互相关照和监督,不能向任何人泄露特训的内容。

    郝俊希望有人觉得难以忍受这些限制,却没想到他们依然和铁路局的警务人员一样,没人觉得难以忍受。

    刚才那位又重复了那句俗套的话: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马上有人赞成并且表态说:“虽然现代社会很难离得开手机、qq、微信等通讯工具,但特训就要有特训的样子,怎么可能连三个月都忍受不了?”

    有人问道:“教练,我估计电脑肯定也没戏,电视有得看吧?”

    郝俊摇了摇头,“为了避免外面的事情影响到你们的特训,电脑可以用,但不可以上网。电视也可以看,但不是电视节目。你们在特训期间的话题必须以特训为主,所能编辑和看到的内容,都和特训有关,比如拍摄和回放训练的技巧。”

    郝俊略一停顿,“其实,我之前还考虑过禁止你们出行,以免受到外面的话题影响,但我不想让你们完全和外面的世界脱轨。你们外出时只能听,不能询问时事政治、娱乐八卦、热点新闻等等,回到特训处也不能传播和谈论。说的夸张点儿,就算世界大乱了,没有我直接下令,你们也只能以特训处为家!”

    魏竞发举手示意,郝俊让他发言。

    魏竞发说道:“我们的身份确实比较特殊,但如果真的世界大乱了,如果组织上有事需要我们,一定会通盘考虑的,我们干着急也没有用。所以,我们只管集中精力训练出成绩就好了,不牵扯其它的任何事情。”

    郝俊忍不住想为他的发言点个赞,但随后觉得他表现的有点过早,自己的本意是希望有人后悔而找理由退出,但他的话让所有人随声附和或者点头赞同,自己没办法确定筛选目标了。

    郝俊真是有点儿挠头了,他只好问褚放舟,这里有没有健身、锻炼的场地。

    褚放舟指了指斜对面的五楼。

    郝俊露出了笑容,对所有的待选人员说:“大家的表现都符合我的基本要求,所以我很难决断,想了好多馊主意,连抓阄都想到了,不过,太有失公允了是不是?”

    郝俊本来是想缓和一下气氛,但现在到了最后决选的时刻,他们的神经都绷着呢,谁也不可能真的笑出来。

    郝俊只好接着说道:“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健身、锻炼器材和习练功夫轮换训练,可以互相促进体能的提高。但有的人可能不适合器材训练,所以,接下来的这一关,就是看大家与器材的互动,每人限定五分钟。话不多说,免得泄露了我的筛选标准。魏竞发,你负责把队伍带到目的地,然后大家按排队的次序上机。”

    不一会儿,大家就进了健身室,原本只容纳二十人左右同时锻炼的健身室,顿时显得有些拥挤了。

    大家各自猜测着郝俊的筛选标准,扬长避短的选择了相应器材,一拨接一拨的依次展示自己的健身方法。

    当最后一个队员下机后,郝俊开始点评和筛选了。

    轮到自己上机的,却因为对剩下的器材不熟悉,或者说不能展示自己的优势,便让后面的先上,自己等待上一拨人下机后再上。这样的行为无可厚非,但郝俊强调的是按排队的次序上机!这是明显违法了郝俊指令的行为,因为这一条就筛出了七个人。

    最先这样做的很快就想通了,只能自认倒霉。

    之后跟风的懊悔不已,要不是看着没人制止这种行为,他们也不可能跟风啊!

    但问题是,郝俊确实说的明明白白,不制止,不意味着这种行为是默许的,更不代表支持这种行为。

    两个研究器材的使用方法时间太长的,郝俊也筛选了出去。

    对于面前的健身器材不了解的,研究一下使用方法无可厚非。但郝俊只给了每个人五分钟的时间,所以做个基本了解就可以了,肯定用不着研究的那么全面,要不然那些复杂的器材可能研究半个小时还让人一头雾水。然而这两位过于谨慎的,竟然研究使用方法就长达四分钟!看着时间不够了才匆匆上机!

    这样的人说得好听点叫谨慎,但某些情况下可能会怀疑一切,郝俊嘴上不明说这一点,心里却是这样想的……

    正好七点半的时候,郝俊最终选定了三十五个人,并不是按照能否熟练使用某件器材选定的,他在乎的是短时间内熟悉器材的过程、与器材的契合程度,因为他的那些器材,大多和本时空流行的器材有所不同。当然,那些器材是需要仔细地、慢慢地研究的。

    所以郝俊的这个筛选标准,对大部分人来说是公平的。

    魏竞发的表现确实让郝俊不好意思筛下去,尤其是郝俊想想人家一个正团级干部,还有这么诚挚的学习热情,不留下真的说不过去。

    而且魏竞发刚才带队带的也不错,只按照郝俊的指令把队伍带到目的地,就报告郝俊缴了命令,再也没有拿着鸡毛当令箭了,没有再对任何人发号施令,对他自己角色的定位非常精准。

    相对来说,魏竞发还是郝俊比较熟悉的人,郝俊直接任命他做了公安厅特训队的队长。

    然后郝俊询问其他人有没有家在临威或者工作地点在临威的。

    无人应答。

    郝俊扫视了三遍之后,有个光头举手示意。

    郝俊示意他可以发言。

    “报告教练,我是鲲羽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一中队的中队长匡守强,鲲羽市是县级市,隶属于临威市,相距只有四十公里。”

    郝俊点点头,“行,那就是你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公安厅特训队的副队长。明天下午四点,其他三十四名队员带着行装去你们鲲羽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一中队集合,你负责接应。四点不到的,没有极为特殊的理由,自动取消参训资格。”

    匡守强立刻打了个敬礼,“是!保证完成任务!保证让教练满意!”

    郝俊看了看时间,“老褚,天这么晚了,你该管饭了。”

    这顿饭是必须管的,魏竞发和匡守强还被特许和郝俊、褚放舟、段景圣、廖岩军一桌。

    郝俊给自己的驾驶员打了个电话,让他在铁路局那边吃晚饭,段局长会亲自安排的。

    郝俊挂断了电话看着段景圣笑了笑,段景圣笑道:“你这是先斩后奏啊,得嘞,我就配合你一下吧,你如果训练不出我期盼的结果,咱们新账老账一起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