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559章】还能有点节操么
    第二天,褚放舟、段景圣、廖岩军和随行记者们都没有急着回齐南,在郝俊的健身大厅里流连忘返。

    郝俊心里面急得不行,却也无可奈何,虽然他可以放肆地和褚放舟、段景圣、廖岩军称兄道弟,但毕竟人家是大领导,自己不好硬赶人,只好陪着他们折腾,“浪费”了对他来说极为宝贵的一天时间。

    郝俊的这些器材给他们带来的震撼是难以用语言描述的,尤其是那些可以作用到五脏六腑甚至于大脑的器材,彻底颠覆了他们对健身和锻炼器材的认知!

    第三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段景圣表示下午就要回去了,提出了为郝俊承担费用的问题。

    褚放舟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

    郝俊巴不得他们赶紧离开,大气地说道:“场地是现成的稍加改造,床和桌椅板凳也不是新买的,电脑和摄像头是自己公司的存货,新买的东西主要是单间门、床上用品、带镜子的衣柜、训练大厅的辅助用品,不过几十万而已,自己完全可以负担。”

    段景圣摆了摆手,“小郝,大头在那些器材上!我和褚厅来之前,都担心你的教学质量不会像个人表现的那么优秀,比如说茶壶里煮饺子倒不出来,或者说个人的天赋难以相提并论。但我们是非常希望他们出成绩的,你从我们大张旗鼓地筛选参训人员这件事上就应该看得出来,我们初步商量着各出六百万。但这两天真的被那些闻所未闻的器材震撼到了,而且外面一层楼高的金字招牌,也足以说明了你把这件事情办好的决心!所以,我们决定各自追加到一千六百万,合计三千二百万。”

    这个惊喜确实有点大!

    郝俊原本没打算让他们真的拿钱,因为想借此为自己争取三个月甚至更多的自由“假期”。不过现在看来,即便自己笑纳这笔横财,也不会影响今后的自由度!

    所以,他一拍桌子,“行!大领导们够意思!可惜你们下午就回去了,要不然,我一定让你们尝尝我的厨艺!”

    褚放舟也一拍桌子,“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吃了晚饭再回去!就不驳你的面子了!尝尝你的厨艺!是吧老段?”

    段景圣随声附和:“对!小郝可是被五星级大酒店的大厨叫师傅的人,难得这么有诚心,咱们不好拒绝是吧?”

    郝俊有点傻眼,看看褚放舟,看看段景圣,“我说二位,你们还能有点节操么?我也只是顺嘴一说,你们都是有一大堆事儿需要拍板的大领导,不会真因为一顿饭就赖在这里吧?”

    褚放舟笑道:“下午走,晚上回到齐南,明天才能上班。吃了晚饭走,半夜回到齐南,也是明天上班。好像对于拍板这个问题没什么两样,唯一不同的是,今天晚上睡的少点而已。”

    郝俊没法反驳了,好吧,谁让自己多嘴呢!

    只要这些大领导和记者们都在这里,郝俊就不可能正式起来,一是因为他们和司机共占了十件器材。二是因为对待他们不能像对待参训人员那样,郝俊又不想当众两副脸,宁肯先不开始正式指导。

    郝俊原打算今天、明天加后天上午,尽最大的可能指导参训人员上了道,自己大后天晚上就可以去俱乐部参加活动并进行交换穿越,两不耽误,希望这次能直接从科技发达的异时空的厂家弄来价廉物美的好东西或先进技术。

    然而,今天上午大领导和记者们依然舍不得离开健身大厅。

    如果今天午饭后段景圣他们就离开,郝俊计划今晚、明晚都加个班,后天晚点去传送坐标区,也可以凑合着指导这些参训人员上道。

    但是,晚上才开始正式指导的话,就等于又少了好几个小时,时间那么紧,几乎没有让他们正式上道的可能。

    郝俊在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绝对不能把这么多参训人员留在这里稀里糊涂地上自习,看来只有放弃这次的交换穿越了,后天晚上就赶回来,等下一次会员活动再说吧。

    不过,看在三千二百万的面子上,他觉得也不算吃亏,至少包出了一千七百万的器材款和昂贵的运费,还赚了不少。

    所以,郝俊马上就调整过心情来了。

    褚放舟吃着菜,下意识地问道:“小郝,他们特训期间的饭菜和这两天的标准一样吗?”

    “差不许多。特训期间营养必须跟得上,伙食标准定为每人每天六十元。”

    “也就是说,合计每人五千四,共计三十七点八万。”

    “看不出来啊老褚,脑袋瓜转的挺快。”

    老褚笑了笑,转向了段景圣,“老段,培训人才花费少了也不行,咱把这块费用忘了。这一拨的费用就算是那三千二百万全部一包在内了,从下一拨开始,每一个参训人员,咱们补助给郝俊这边一万块钱。你觉得怎么样?”

    “没问题,应该的。等一下就和他们说一声,让他们知道咱们投入了多少,可不仅仅是带薪特训!必须努力努力再努力!”

    “对,得说一声!得给他们增加点儿压力,不正儿八经的出成绩可不行!”

    一个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郝俊提前给大领导和记者们开了小灶,以免他们后半夜才能到家,成帅、俞从海、谢搏、沐霜宜作陪……

    目送着大领导和记者们乘坐的两辆警用大巴离去,郝俊转身对俞从海说:“你在厂子里住的还习惯么?这里的生活物资没那么丰富,我给你和谢搏在市区买两套房子吧?”

    “我就不用了,一个人住,也上了年纪,就不天天来回跑了。实在是缺什么的话,门口就有公交车,休班的时候到市区也很方便。倒是谢搏,父母健在,还得考虑结婚娶媳妇的事儿。”

    谢搏也谢绝了:“我也不用,我父母过几天就回老家了,我结婚娶媳妇还早着呢,不忙考虑房子的事儿。我就在这儿住着挺好,一入夜,特安静,睡得真香。”

    郝俊点点头,“行,那就随你们吧。老俞,那些床上用品、衣柜、辅助用品、金字招牌、房门、房间隔断什么的,不能和厂子里的支出混为一谈,你给我个数,我单独支付给你。”

    “不用分得那么清楚吧?说起来,现在这公司不是和你自己的一样?而且,你入账的那些数据耦合处理器,不也是连货款都没拿到手,只怕到时候利息都是一大笔!”

    “可不是那么说,毕竟明面上不是我独资,能不被人诟病的,还是干净点儿好。”

    “你说的也是,那就这样好了,你这边的支出,谢搏的财务部那边单独核算,分红的时候一起扣除,股东们也就都有数了,总比你直接把钱支付给我好一些吧?”

    “还是你考虑的周到。对了,既然要做的明亮些,我明天去餐厅高调宣布参训人员的伙食标准,免得员工们攀比。另外,你说这特训处要不要给公司计算租金?”

    “那就不用了吧?反正也空着。就像我刚才说的,你那些货到时候利息都是一大笔!你现在可是带着公司全体员工一起腾飞,而且特训处安排在这里也让他们有的吹,谁计较其它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