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562章】确保了唯一性
    郝俊把那桶树脂送回了公司,叫上驾驶员去了市区。

    商业店铺多了通常都会细分,临威的化工店大多集中在被称为化工街的地方。

    郝俊买了一公斤氧化铝和三公斤显色不同的稀土离子蓄发光材料,这都是最小包装的了。

    然后他又买了两袋颜色不同的耐火土,这东西便宜多了,包装大点就大点吧。

    回程路过充满异域风情的店铺街时,他灵机一动,下车去买了一大包精美饰品。

    当天晚上,郝俊就开始制作“夜明珠”。

    他可没准备什么正儿八经的模具,代用品是乒乓球,是他从员工活动室拿来的。

    他温习着穿越为凡泰时所学来的制作工艺。

    先把一个乒乓球一分为二,作为两个模型腔。

    把不饱和树脂调好,按照一定的比例调入夜光粉和耐火土,搅拌均匀,稍微放置,再缓缓倒入两个模型腔内。

    待到树脂开始粘稠时,他用氧化铝在其中一个模型腔的平面上勾画着。

    待到两边都开始固化了,他另调了一点树脂,倒在了刚刚勾画的表面上,因为数量不多,流平缓慢,需要用牙签帮忙。

    然后,他把另一半倒扣在上面,稍加固定,随着树脂的固化,两个半球就将天衣无缝的粘合在一起。

    他马不停蹄的一直做了三十五个,直到乒乓球被用光了。

    待到树脂完全固化并降温后,他轻捏了几下,就把两半乒乓球剥离下来,一个夜光树脂球就出现了!

    果然不是所有的乒乓球都可以用来做模具,因为不饱和树脂在固化过程中会放出热量,有的品牌乒乓球因为材质不同,会被烤坏、变形,还没固化完全的树脂当然会随之变形,成品的模样就坑坑洼洼、皱皱巴巴的惨不忍睹了。

    更糟的是,还有三个受热后脱色!

    不过,郝俊想想古代的夜明珠其实并不都是滚圆滚圆的,而且因为价值高昂甚至于有价无市,拿到手的也舍不得大力气打磨。所以,坑坑洼洼、皱皱巴巴的就这样吧。

    至于颜色,好像让“夜明珠”更逼真了!

    郝俊关上了灯,顿时眼前一片黄绿色、天蓝色、橙红色的光芒!

    他拿起了一个夜明珠,开始欣赏自己勾画的图案。

    夜光的小东西,甚至于夜光画,秦锐都贩卖过了,所以郝俊想到的第一步是制作秦锐绝对没有贩卖过的东西,那就是古代人趋之若鹜、现代人没几个感兴趣的夜明珠!

    古代人由于科学知识所限,对夜光类的东西很是神秘,现代科学研究揭示出了夜明珠的秘密,也就不足为奇了。

    虽然现在人工制作的夜光产品逐渐增多,但没几个制作夜明珠的,因为不可能有广阔的销路,所以不制作只贩卖的秦锐就不可能贩卖过人工制作的夜明珠。

    大批量制作的夜光产品,为了压缩成本,稀土离子蓄发光材料用的很少,可以说超过百分之五的凤毛麟角,而且大多只分布在表层。

    郝俊在这一方面也加大了比例,稀土离子蓄发光材料的用量高达百分之十五!而且遍布整个球体!由于互相映照、激发的关系,发光时间将更长!发光效果将更亮!这样才能卖上大价钱!

    要想赚更多的钱,就得多费脑子,郝俊在每一个夜明珠里,都用氧化铝勾画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看不真切的祥瑞图案,什么麒麟啊、貔貅啊、龙啊、凤啊,等等等等,每一个夜明珠里都不同,这就确保了唯一性!绝品、孤品才能赚大钱!

    郝俊觉得实验挺成功,第二天出去买了三百个乒乓球。

    晚上由于手熟了些,制作了五十个夜明珠。

    不过这一次的主题变了,是葡萄、石榴、葫芦、蝉、喜鹊登枝等寓意吉祥的图案,而且分层浇注,不让图案都居于夜明珠的正中间,显得更真实。

    第三天的图案就研究的复杂了些,皇宫、箭楼、醉翁亭、滕王阁、泰山、北斗七星、长江、黄河……

    第四天的图案几乎都是臆想的,凭空捏造……

    第五天,郝俊却脑洞大开,想把乾隆皇帝造在里面!

    可是按照什么形象呢?影视作品里的当然没法参考,应该以存留的画作为准,那就要首推郎世宁了。

    郝俊立刻打开手机,研究起郎世宁的画来。

    郎世宁是意大利人,原名朱塞佩·伽斯底里奥内,生于意大利米兰,康熙五十四年也就是1715年作为天主教耶稣会的修道士来中国传教,随即入宫进入如意馆,成为清代宫廷十大画家之一。

    郎世宁曾参加圆明园西洋楼的设计工作,历经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在中国从事绘画五十多年,极大地影响了康熙之后的清代宫廷绘画和审美趣味。

    郎世宁精于肖像、花鸟、走兽,运用中国传统纸、绢、颜料、毛笔,与如意馆内的中国画家合作,共同创造出中西合璧的院画新体,题材涵括帝后肖像、奇花异卉、珍禽走兽、重要庆典活动等。

    从现存的郎世宁作品上看,弘历也就是乾隆皇帝在即位前任宝亲王期间,就与郎世宁相识,并有颇多接触,关系甚为密切。郎世宁去世后,乾隆皇帝还特地下旨为他料理丧事。

    所以说,郎世宁画中的乾隆,是真正的乾隆的模样。

    郝俊注意了一下郎世宁的生辰年月,自己穿越的那个时代,郎世宁已经去世十几年了,那就不必在意哪张画是哪年画的了。因为郎世宁画的最后一张画也在自己穿越过去之前,里面的所有场景都是已经出现过的场景,足以让某些人对这特殊的夜明珠产生认同感。

    郝俊就直接寻找乾隆的特色比较鲜明的画像,最终锁定了一张正襟危坐的和一张骑马的。

    但郝俊细看之后却难住了!

    他之前勾画的那些,几乎都是似是而非,乾隆的肖像虽然不必过于写实,但也不能胡乱勾画,总得尽量接近吧,然而自己的绘画水平实在是有限。

    现学?

    肯定来不及!

    昨天就接到俱乐部的会员活动通知了,后天就要去俱乐部了,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