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563章】应该跟着预感走
    郝俊琢磨来琢磨去,给俞从海打了个电话:“老俞,员工宿舍里有没有打印室的人?”

    “没有。董事长今晚有事?我马上去查电话号码,找个就近的联系一下。不过,印象里他们好像都住在市区,就算马上动身也得二三十分钟,你不要着急。”

    “都住在市区的话就算了,明天再说吧。”

    “如果打印的东西不是很复杂,叫一下房芸也可以,她家到这里还不到两公里,又不热衷于打扮,接到电话一踩油门就到。”

    “哦?房芸也会操作?”

    “之前管理过打印室,经常亲力亲为。只不过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肯定会生疏一点,太复杂的做起来可能困难些。”

    “那行,你联系一下吧。”

    只不过才五分钟,俞从海就给郝俊来了电话:“董事长,房芸已经进了公司的大门,现在是先上你那里还是直接去打印室?”

    “去打印室吧,我这就过去。”

    “好,我带上打印室的钥匙一起过去。”

    郝俊这边距离打印室比较远,他赶到的时候,房芸已经在研究写真机了,见郝俊进来,有些不好意思,“董事长,我调离打印室的时候,这两台新机器还没来,我先研究一下基本功能,大同小异,马上就好。”

    郝俊看向了靠边的旧机器,“旧机器和新机器相比的劣势在哪里?说的通俗一些,不要太专业。”

    房芸捋了一把垂到耳朵前面的长发,“比如说成像有些模糊,比如说打印不了宽幅的,比如说”

    “有些模糊?没问题,就它了!”

    房芸见郝俊不在乎,当然更无所谓了,立刻启动了旧机器,并打开了所连接的电脑。

    房芸查看过了基本状况,确认一切正常,而且四天前还工作过,应该没问题,就询问郝俊的具体要求。

    郝俊接过了鼠标,上网搜出了那两张乾隆的画,告诉房芸最终打印时每张画的高度不超过三厘米,背景不要,轮廓要基本清晰,但不需要展现细部,就是说整体模糊。照片上只能存在黑色、黄色、赭石色,其它的色彩通过这三种颜色的深浅明暗来实现,最终的结果是能对这两张画熟悉的人不费事认出来就行。

    房芸有些傻眼,以前都是把图片尽量往清晰的程度上靠,这还第一次有越模糊越好的!

    不过,既然郝俊提出来了,那就得照做。

    她先把那张乾隆正襟危坐的画转变成了动漫风,然后成了简笔画,再然后……

    最终失败了,因为已经面目全非了,除了基本轮廓,一点儿相似的地方都没有了。

    没有现成的修图模板可以套用,她只好一点点的修改,这样一来就有些耗费时间了。

    郝俊没想到实际操作起来还挺复杂,为了少耽误点儿工夫,他决定亲自上阵。

    当然,他不是因为在电脑上任意修图的技术高超,而是因为可以通过双向解波仪简化所有程序。

    他链接了面前的电脑,看似重新下载那副图片,实际上是显示出了双向解波仪里面的图片,然后鼠标狂舞,不断地在各个选项和图片之间窜动,参数横飞,看的房芸和俞从海头晕目眩。

    实际上,郝俊也没有一直盯着电脑屏幕,要不然,他也晕!

    四五分钟后,他停住了手,保存在电脑上之后,继续下一张。

    又过了四五分钟,那张骑马的图片也改动完毕。

    他把“指挥权”交还给了房芸,让她打印出小样来看看具体的效果。

    房芸从震惊中缓过了神来,连忙开始打印。

    不一会儿,房芸把剪下的两张小图片交到了郝俊的手里。

    郝俊仔细看了看,觉得还比较满意,让房芸教给他调整打印高度和操作打印的程序。

    房芸有些疑惑地看着郝俊。

    郝俊解释说大概一小时以后才正式用得到写真机,他们不必等在这里,自己学会操作就可以了。

    房芸看了看时间,觉得还不算晚,反正自己在家里待着也没什么事,就在这里等着吧,要不然郝俊遇到打印头堵塞等问题也是个麻烦。

    郝俊觉得真要是遇到了问题再把房芸催过来也不好,那就只好让她等着了。

    房芸问到郝俊所说的调整打印高度的问题,郝俊比划了一下半个乒乓球的高度。

    房芸摇摇头,这里的写真机都不能调整到那么高,最多两个硬币那么厚。

    这下子郝俊有些傻眼了,看来计划得变啊。

    他细想了一下,立刻赶回自己制作夜明珠的地方,从垃圾桶里拿出了几个调料用的一次性杯,每个杯底都凝结着一层已经固化的树脂。

    他找出了大剪刀,咔嚓咔嚓地剪了起来,最终得到了五个不大于乒乓球中间横截面的圆片,返回了打印室。

    房芸把其中两个圆片固定好了位置,把那两幅图片打印在了上面,虽然材质不同,但最终效果几乎一模一样,郝俊很满意。

    还有三个圆片,他在网上搜了一下,确定了三张圆明园的图片,经过模糊处理后,也打印了出来。

    任务完成了,俞从海送房芸离开,郝俊继续回去做夜明珠了。

    俞从海和房芸走到院子里的时候,俞从海问房芸:“你真的不想加入郝俊的核心管理团队?”

    “师傅,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我的身份有些特殊,如果加入了郝俊的核心团队,就等于证实了韩家人的看法,他们就等于有了更充分的理由说我早就和郝俊、和师傅里应外合夺取公司,那我就等于和韩家人彻底决裂了,只怕家里的老人闹情绪啊。所以,核心管理团队我是不能加入的。”

    “前两天你不是说,韩家人已经彻底向郝俊低头了吗?你又何必在意韩家人的看法?家里的老人闹情绪也只是一时的,等你受到万众瞩目的时候,当人们争先恐后的托关系求你搭上郝俊这条线时,他们也就不会钻牛角尖了。你不是像我一样早有预感吗?”

    房芸深吸了一口气,却因为空气寒冷,下意识地紧了紧衣领,“师傅说的有道理,郝俊这个人的确高深莫测,至今韩家的高层都对于郝俊如何折服他们讳莫如深,前些天来送货的智能车和机器人掀起了一股热议风潮,现在省公安厅和铁路局的特训处又设置在了这里,处处展现着郝俊的不一般,就连刚才修图那样的小事都让我惊叹不已。可惜他之前邀请我加入核心管理团队的时候,我婉言拒绝了,现在要加入,难免就有攀附之嫌。还是算了吧,只要他不拿我当外人就行了。”

    俞从海微叹了一声,“所以说机会稍纵即逝,该抓住的千万不要受别人影响,你当时真应该跟着预感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