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565章】你情我愿,便是生意
    沈明玕翻来覆去的观看着那砖头大的还没加工的玉石,郝俊忽然觉得眼前一亮!

    他随着看热闹的一起凑上前去观看,不由得心中一跳!翡翠原石!竟然是翡翠原石!

    这可是开了窗的,不是后世那些翻来覆去看不透彻的赌石,更不是贴皮或者注色用来蒙人的,那抹绿意很是诱人。

    郝俊蓦然想起,这个时代的人还没有把翡翠列为美玉,现在的翡翠真的不值钱。曾有记载,足有两个枕头大的翡翠原石被用来做上马石!用来踩着上马!

    翡翠没有被人们早早接受的原因有多种说法,最靠谱的说法是和当时根深蒂固的玉文化有很大的关系,翡翠不符合主流玉石的审美理论。

    比如说当时最受推崇的和田玉,完全符合玉之五德的君子论。

    玉之仁,指的是润,细腻柔滑而温润,光泽如油脂,比喻为君子的广施恩泽,温雅柔和,滋益万物,富有仁德。

    但翡翠却是晶莹闪亮的玻璃光泽,有锋芒毕露的感觉,有悖于君子之风。

    玉之义,指的是理,是指玉石的纹理。“白外可以知中”,即根据玉石的外部特征可以了解它的内部情况,表里如一,内外一致,这是君子富有正义感,坚持实事求是的映射。

    然而翡翠极难根据外部特征判断出里面的翠色走向,多切几刀都未必看得准。

    玉之智,缘由是优质玉可制作乐器。因为玉的质地坚韧细腻,所以敲击之声舒展清扬,散播四方,听起来和悦,这是玉石如同君子般富有智慧和远谋的表现。

    然而翡翠的质地有很大的不同,别的不说,相比较而言太过坚硬了,加工乐器时细细琢磨音色都非常困难。

    玉之勇,是用玉石的坚韧来借喻。当时的主流玉石的硬度都不算太高,但韧度和其它自然宝玉石相比可圈可点,所以玉有宁折断而不弯曲的坚贞不屈的勇敢精神,即使折断也被称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翡翠由于硬度相对较高,韧度大大下降,和宁折不弯丝毫搭不上关系。

    玉之洁,洁即廉洁,指玉碎之后,断口虽然锐利,但玉能保持廉洁而不伤人。

    其实翡翠的断茬也没那么容易伤人,只不过前四项和主流玉石的审美理论背道而驰,这最末一条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改变爱玉之人根深蒂固的观念的。

    还有一种说法也比较靠谱,只是集中在翡翠的硬度上,因为那个时代的琢玉工艺所限,对于翡翠的加工相当困难,玉工们都不乐意加工,就炮制了一些不利于翡翠推广的言论……

    此刻的郝俊看了看那袋大米,再看了看沈明玕手中的砖头大的翡翠原石,又看了看那四个玉石贩子守着的大口袋,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这机会决不能放过!

    郝俊便开口说道:“看这玉石的颜色另有韵味,加工成山子定然鲜亮怡人。”

    四个玉石贩子立刻像捞到了救命稻草一样围聚到了郝俊的身边,捧着一块翡翠原石,大谈翡翠玉石雕琢后的魅力。

    郝俊静静地听他们说了十分钟,笑而不语,等到他们期待自己的进一步看法时,掏出了一张二十两的银票递了过去,把原石接到了手里,也没细看,拱了拱手,转身离开,却依然像是无目的散步。

    四个玉石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略一商量,其中一个领头的拿着银票追上了郝俊,深施一礼,“这位爷,请恕在下鲁莽,刚才错把爷当做了主顾,却不知爷是可怜我们。那块玉石,现在值不上二十两银子,在下不敢接受。”

    郝俊兴趣来了,“现在值不上?”

    “爷有所不知,原本我们的确是想卖大价钱,只可惜这玉石无人识货,现在卖一两银子也没人要。所以刚才那好心的姑娘给了我们一袋大米,我们就宁愿奉送一块玉石。可你这二十两银子,买上百袋优中选优的大米还绰绰有余,却只拿走了一块玉石,让我们心中有愧啊。”

    郝俊无所谓地挥了挥手,“你情我愿,便是生意,我喜欢了,它便值二十两银子。行了,大米虽好,不能马上裹饥,你们先去买些吃的填饱肚子,也有力气继续叫卖剩下的玉石。”

    贩子头赶紧追问道:“爷是真的喜欢?”

    郝俊点点头,“喜欢是真的喜欢,不过也听说这种玉的质地坚硬,不太好雕琢,所以先在家里存着,以后再说吧。我刚吃过了饭,还得四处散散步,就此别过。”

    贩子头这才面露喜色,拱手作别。

    当他回到了同伴们中间笑呵呵地站定时,有人埋怨他:“大哥,你怎地就这样站定了?这可是二十两银子,人家这明显就是可怜我们,就算人家不收回这张银票,至少也得多给人家几块玉石吧?”

    贩子头不慌不忙地答道:“放心放心,这些日子,咱们见识了人情薄凉,今天接连遇到了两个大好人,我怎么可能让自己的良心不安呢?那位爷说刚吃过了饭,还得四处散散步,这就是说家在附近,这里正好坐落在路口,他要返回时必然经过这里,咱们不如在这里等着,随同他送去府上几块玉石,也给他省些力气。”

    那三个同伴连声说好。

    他们再次谢过了沈明玕,离开了大门口,把那只装满翡翠原石的大布袋移到了不远的树下面,等着郝俊返回。

    郝俊一边慢吞吞地走着,一边竖着耳朵听着呢,虽然不可能一字不落,但大体意思听出来了,暗自感叹真是良心商贩!

    他真有欲擒故纵的打算,却也担心玉石贩子就此离去,虽然他可以开启无限聚焦进行跟踪,但也得制造个靠谱的理由才行,但没想到对方这么实在!

    郝俊便加快了脚步,走向前面一条行人较多的街道,猜测那条街上一定会有商铺。

    果不其然,郝俊看到了点心店、卤味店、日杂店、布店、饭馆、医馆、裁缝铺、烧饼铺、小吃摊等等,很是热闹。

    郝俊直奔卤味店,大鱼大肉绝对容易俘获那些玉石贩子的肠胃。

    他指着油光灿灿的烧鹅说道:“小二,给我来只烧鹅!”

    小二却向后退了一步,喊了声掌柜的。

    掌柜的上下打量了郝俊两眼,拱了拱手,“这位爷,可是手头不方便?不过是一只烧鹅而已,切莫做蠢事!别看本店的门面小,却也是在宫里头有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