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566章】多谢秦爷赏脸
    郝俊不由得不纳闷,这掌柜的和小二什么毛病?

    郝俊再次指了指油光灿灿的烧鹅,“掌柜的,你们这烧鹅不是用来卖的?”

    “当然是卖的!但要买是要掏银钱的。”

    郝俊脸一沉,“这不废话么!难道我的样子像掏不起钱的?”

    掌柜的竖起一根食指,指了指郝俊的左手,“这位爷,那可不是银钱!”

    郝俊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左手,不由得哑然失笑!

    他的左手,正托举着那块翡翠原石呢!

    只开了窗的翡翠原石,看上去和其他石头没多大区别,现在郝俊是秦锐的相貌,高大威猛,左手举石头,右手指烧鹅,大有一言不合就开砸的架势,甚至于像是胁迫着抢走东西不给钱。

    郝俊把带着绿意的原石切口调转过去给他们看,“这可是二十两银子买来的,你们以为是随处捡来的破石头?”

    掌柜的连忙告罪,“对不住、对不住,这位爷千万海涵,一只烧鹅是吧?想必是用来下酒的,送你一包油炸花生米,略表歉意。”

    郝俊摆了摆手,“多大点事,算了算了。把烧鹅给我切成块,再来一大块酱牛肉,切成片。然后来十只猪蹄子、三条大一点儿的煎鱼……”

    掌柜的一是为了表示歉意,二是为了拉住郝俊这个大主顾,让小二跟着郝俊送去。

    郝俊带着小二快走到纪晓岚的府宅时,那个贩子头迎过来躬身施礼,说明了在这里等候郝俊的原因。

    郝俊客气了一番,就顺水推舟的领着他们一起走向秦锐租下的宅院。

    秦锐在宅子里安排了四个下人,一个相当于保洁阿姨兼厨娘,一个是园丁兼保安,一个相当于管家兼活地图,还有一个就是把郝俊带过来的马车夫兼保镖。

    管家潘六是本地人,熟悉周围的一切,对京师的大街小巷也比较熟悉,可以给郝俊当向导。

    马车夫禄锏是秦锐的亲信,秦锐对郝俊说起过,禄锏在五年前就知道他的部分事情了,也一直忠心耿耿,和他交换穿越的会员某些不合时宜的言行都被他掩饰的很好。

    虽然禄锏不清楚秦锐具体的穿越事宜,但知道秦锐有能力往来不同的世界,而且有的时候是别人以秦锐的相貌来到这个世界,这就需要他配合对方,甚至应付外人。

    其实说起来,禄锏这个保镖的身份基本用不上,秦锐自身的武力值就高的吓人,近五年来和秦锐交换穿越的也没有泛泛之辈,他这个身份主的,毕竟秦锐是豪商的身份。

    郝俊也在想自己是否也可以考虑在主时空安排这么一个人,但又想想这秘密还是没人知道的好,以后再考虑吧……

    秦锐的这栋宅院不是准备常住的,所以没做太多的修饰,不过,四百平的面积也说得过去了,这可是京师,就算说不上寸土寸金,也不是小户人家就能拥有的。

    郝俊一路上和贩子头闲谈,等于是在确认他们还没有吃过东西,所以进了院门就叫潘六和厨娘安排桌椅,把买回来的烧鹅、酱牛肉什么的都分出来一半,再分出一条煎鱼和四只猪蹄子,烫上一壶酒,让四个玉石贩子先吃饱了肚子再说。

    玉石贩子们感激不尽,再三拜谢后就开始大块朵颖。

    酒足肉饱之后,他们连声感叹遇到了好心的爷,一致商定把那一大袋子翡翠原石全部留下,并无论如何也不肯接受郝俊的银子了。

    郝俊不忍心让他们这几个苦哈哈的生意人吃亏,估计他们今天连本钱都没赚回去,这趟生意赔定了。

    郝俊想了想,去自己的卧室拿了一个夜光树脂球,让他们一起去厢房,关严门窗后欣赏夜光效果。

    对于大清的平民来说,夜明珠始终是个高大上的词汇,只见于传闻之中,他们想不到今天能亲自得见。

    郝俊此刻展示的,是里面勾画貔貅的那个,借貔貅以金银财宝为食而且只进不出的守财寓意,祝这些玉石贩子今后能发大财。

    玉石贩子们一听郝俊要送给他们一个夜明珠,哪里敢接受!

    郝俊再三劝说后,他们才千恩万谢的收下了,跪谢郝俊的大恩大德。

    待他们离开后,郝俊安置好那些原石,便坐上禄锏的马车,和潘六一起出去高调寻找所谓的故人。

    一路上,潘六瞅着空隙就科普京师的相关信息,郝俊涨了不少见识,这可是从度娘那里得不来的。

    夜幕降临时,他们才回到了宅子,晚上的饭菜就是中午分出来的其它卤菜,就着小酒很有味道……

    第二天上午,他们继续出去高调寻人,中午才回来,郝俊又获得了不少信息。

    今天郝俊很是兴奋,因为发现了三个珍宝玉器店,可以作为夜明珠脱手的地方。

    所以,午饭过后,他决定自由活动,目的就是去那三个珍宝玉器店推销夜明珠。

    禄锏确认他不需要自己跟着,也就没再坚持,这也是秦锐临走前的交代,只要每天都出去转上一转高调寻找所谓的故人,其它时间随临时主人的意,一定不要干涉。

    郝俊刚走到纪晓岚的府宅旁,沈明玕的丫环踩着小碎步跑过来施了一礼,抬掌指了一下站在大门口的沈明玕,对郝俊说:“这位先生,我们家老爷是内阁学士纪大人,那是我们家沈姑娘,奴婢造次了,敢问先生怎么称呼?”

    郝俊微微还礼:“好说,姓秦。”

    “原来是秦爷,想来对玉石有些见识,沈姑娘一直看那块玉石不得要领,恰好今日又遇见了秦爷,沈姑娘想请秦爷指教一二,不知秦爷能否应允?”

    郝俊点了点头,“小事而已。”

    丫环欣喜地做了个请的手势,“多谢秦爷赏脸,奴婢幸不辱命,秦爷请随我来。”

    丫环头前带路,郝俊身后相随,沈明玕迎出了几步,施了一礼,“见过秦爷。”

    郝俊回了一礼,“秦某很是仰慕纪大人的才华,久闻沈姑娘也是才华横溢,所以沈姑娘无需多礼,更是不必拘于俗礼,轻松自在些便好。”

    沈明玕抿嘴轻笑,“奴家也不喜俗礼,秦爷既如此说,奴家也就不端着了。秦爷,里面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