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568章】冥冥之中的警示
    郝俊却摇了摇头,“不瞒沈姑娘,我在这里待不了多少日子,皇上出巡还不知道哪天回来呢,我可没时间等。”

    “秦爷有所不知,皇上出巡,仪仗何其繁杂,别看出去好几天了,实际上每天只走三四十里,你若是骑马前去,两天就能赶得上。皇上听到有祥瑞现世,一定会马上召见你。”

    郝俊琢磨了起来,能和乾隆搭上关系,绝对能大赚特赚,谁不知道乾隆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收藏家?宝物多得是!

    然而,秦锐在和郝俊达成意向的时候说的很清楚,要求郝俊每天都要在京师高调寻访故友,每天在公众视野中的时间不能低于两个小时,郝俊离不开啊!更不用说来回好几天了!

    沈明玕觉察到郝俊有把夜明珠进献给皇上的意思了,便不失时机的说道:“秦爷的其它八颗夜明珠,能否让奴家开开眼?”

    郝俊点点头,“当然可以。只不过我要在京师紧急寻找故友,不能前去进献给皇上了。”

    “我猜想秦爷随手就拿出了麒麟夜明珠,很可能口袋里还有更让人震撼的祥瑞夜明珠,如果足以引起皇上的兴趣,依皇上的性子,绝对会立刻返京的,你也就不必离开京师了。”

    郝俊觉得难以理解,“不会吧?皇上拿到东西就行了,没必要劳师动众吧?”

    “话可不是那样说,凡是有祥瑞现世,往往是国泰民富的好兆头,皇上都会郑重其事的在金銮殿上接受祥瑞。”

    郝俊觉得很有道理,把十颗夜明珠都取了出来,摆在桌子上稳住了,请沈明玕观看。

    沈明玕面对着十颗夜明珠,有些不淡定了,看向郝俊时,目光有些闪烁。

    郝俊疑惑道:“沈姑娘这是怎么了?”

    沈明玕嫣然一笑,“我在想,秦爷真是好底气,这十颗夜明珠,就这样毫不设防地暴露出来,而且之前就那样随意地装在口袋里,莫非是传说中的艺高人胆大?”

    郝俊也笑了,“沈姑娘不过只见了我一面,就敢把我请到家中,莫非也是传说中的艺高人胆大?”

    “奴家只是资助了那些玉石贩子一袋米,秦爷却资助了他们二十两银子,秦爷如此急公好义,足以说明不是歹人。”

    “那可不一定,有的人坏事做多了,也会四处做点小小的好事,求得心理上的安慰。”

    沈明玕的笑容凝固了一小会儿,很快就重新绽放开笑颜,“秦爷是求心理安慰的人吗?”

    郝俊依然保持着笑容,“恰巧,我不是。”

    两个人对视着,同时发出了畅快的笑声,让彼此间的信任更进了一步。

    沈明玕一一审视着这些夜明珠,郝俊也不多说话,看看自己勾画的那些东西能不能被她看出来,也等于验证一下自己的造假水平。

    最终沈明玕拿起了勾画着箭楼的那颗夜明珠,“秦爷,你是否也觉得这是箭楼?”

    “嗯,这的确是箭楼。”

    正阳门,俗称前门、前门楼子、大前门,原名丽正门,是明清两朝京城的正南门,是“京师九门”之一。它集正阳门城楼、箭楼与瓮城为一体,是一座完整的古代防御性建筑体系。城楼、箭楼规模宏丽,形制高大,瓮城气势雄浑。

    正阳门是京城最大的城门,正阳门箭楼是京城最高大的箭楼。正阳门箭楼从它建成的那天起,一直是京城的象征,大前门香烟上就是它的形象。

    郝俊当时选择箭楼作为勾画的形象,不仅因为它是京城的象征,还因为它在今年要遭遇大火!

    箭楼曾经遭遇多次火灾,第一次是在明朝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四月。《明史》卷二九《五行志》中对这次火灾有记载:“三十八年四月丁丑夜,正阳门箭楼火”。由此可知,火灾发生在夜间,可能是不慎所致,仅殃及箭楼。

    第二次是明末崇祯十七年(1644年)四月二十九日。当晚李自成在率部撤离京城时,放火焚毁宫殿及内城九门城楼。

    第三次是在清朝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五月。起因是正阳门外的一个铺面房不慎失火,恰遇风大助燃,火势蔓延,累及正阳门箭楼。这次重建和修缮,共用去工料银六万八千七百九十九两。

    所以,郝俊特别用了橙红色的夜光粉勾画了在黑暗处才能看到的浓密火烧云,可以解释为冥冥之中的警示,至于能不能避免四个月后的火灾,只能看运气了。

    当然,这颗夜明珠是要配上特殊说辞的,而且,这种事往往有个两难的问题。

    把话说破了吧,到时候没发生火灾,可能被当做妖言惑众。

    不说破吧,也就没有了神乎其神的魅力。

    因此,郝俊要通过沈明玕搭上乾隆这条线的话,索性就把原来的说辞做些改动。

    “说起来,我得到这些夜明珠纯属偶然,是在郊外打猎的时候滑落深谷,四处寻找出口导致过度疲乏,昏昏睡去,做了一个梦,梦到了箭楼失火,醒来后就误打误撞地发现了这些夜明珠。你可以遮光看一下,只有这颗夜明珠有浓密的火烧云,我觉得很可能是冥冥之中的警示。”

    沈明玕一颗一颗夜明珠看过去,果然像郝俊所说!

    沈明玕轻咬红唇,“秦爷,还有其它夜明珠么?”

    “有。”

    “真有?真的有?还有很特别的么?我想,即便箭楼之火烧云不被皇上当做警示,也有可能被反作为红红火火的大喜之兆!只要再有一颗祥瑞尽显的夜明珠,皇上一定会返京!”

    “还有颗夜明珠里有身穿龙袍的形象,我不能确定代表着什么,也没敢让任何人见到。”

    “身穿龙袍?秦爷,能否让奴家一观?”

    “行啊,沈姑娘在此稍等,我去去就回。”

    郝俊刚要起身离开,沈明玕指了指桌上的夜明珠,“秦爷,请先将这些夜明珠收好。”

    郝俊笑了笑,“我最多一刻钟就回来了,你们先观赏一会儿吧。”

    沈明玕笑道:“秦爷是真的艺高人胆大,我却是怕万一有失,比如被歹人抢了去,那可把我卖了都赔不起。”

    “这是学士大人的府宅,谁敢来造次!你就放宽心吧,如果真有歹人来抢,你就让他随便抢,不要和他争斗,免得受伤,我自会找他算账,没有哪个歹人能得去我的东西!”

    郝俊话音一落,转身离去。

    丫环看着郝俊的背影,痴痴地说道:“果然像姑娘说的,艺高人胆大,这份气魄,谁人敢比?”

    “他何止是艺高人胆大,试想随身携带着这么多夜明珠也就罢了,宅子里也还存了些,这是在向咱们表明他的强势,也等于是通过咱们向老爷和皇上传递一个讯息——不要招惹他!”

    郝俊确实是这样想的,他不想自己走后给秦锐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他刚一推开秦锐宅子的院门,猛地吃了一惊!

    怎么回事?院子里怎么来了这么多人?而且手拿棍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