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569章】险些失之交臂
    郝俊不得不加了几分小心,因为他现在还没怎么露富,而这处宅子是秦锐的,所以极有可能是秦锐的锅。

    郝俊深知身为俱乐部黄钻会员的秦锐非等闲之辈,自己绝不是秦锐的对手,既然有人找上了门,可以想象手段不会太弱,更何况还是这么多人!

    但郝俊从秦锐没有隐藏的记忆中,搜索不到与这些人相关的信息。

    他决定默不做声的静观其变。

    当他细细打量那些人的背影时,却没有练家子的模样,也不像是具备什么异能。

    再仔细一打量他们的棍棒,不由得哑然失笑,那根本就不是棍棒,而是一根根扁担。刚才郝俊先被这么多人惊了一下,又因为面对着的角度问题,把靠近门口两个人手中的扁担错看成了棍棒,放眼望去,竟然自动把其他人手中的扁担也代入成棍棒了。

    他觉得这些人的衣饰打扮,很像那四个玉石贩子,再一联想到那四个人曾经说过挑担叫卖翡翠原石,猜测这些人应该是同一伙的。

    郝俊的心里面不由得咯噔一下子!难道是那颗送出去的夜明珠没逃过行家的眼睛?这是上门讨说法了?

    细细一想不对呀,那颗夜明珠是好说歹说送出去的,他们也知道自己是好心,就算是真出了什么岔子,也不应该找上门来。

    不管怎么说,这事是自己惹出来的,自己不能做缩头乌龟,要不然秦锐得笑个半死!自己怎么在俱乐部抬头?

    郝俊挺直了腰杆,气沉丹田,放声说道:“好热闹啊!”

    院子里的那些人几乎同时回过头来,看向了郝俊。

    郝俊迈步进门,院子里响起了疾步而行的声音,他刚刚走到大门和照壁的中间,就看到了疾行而来的禄锏、潘六和贩子头,他们一边异口同声地喊着秦爷,一边从人们的缝隙中冲着郝俊拱手行礼。

    那些人一听正主儿到了,马上给禄锏、潘六和贩子头让开了道,让他们二人先过去见过正主儿。

    潘六笑意盈盈,“秦爷,他们来了有一段时间了,怕在门外面引来不必要的街谈巷议,这才都进了院子,我刚刚把东西归拢起来。爷,既然你回来了,我就把门关上。”

    潘六刚把门关上,贩子头就和其他人说道:“兄弟们,这位就是秦爷,来来来,先见过秦爷!”

    贩子头单腿点地,抱拳在前,头颅低垂,其他人也纷纷效仿,把郝俊吓了一大跳,“诸位,你们这是做什么?”

    贩子头仰起头来,“特来答谢秦爷江湖救急、慷慨解囊!”

    郝俊暗想那二十两银子不至于,大概是他们把那颗夜明珠出手了,生活状况一下子改善了,所以饮水思源,还真是些直爽的汉子。

    郝俊上前两步,扶起了贩子头,对着其他人做出了虚扶的手势,“哎呀,多大点事!出门在外,谁敢说没个三急六难的?不用这么大礼,赶快起来。”

    大家见贩子头起身了,便也都站了起来。

    潘六近前一步说道:“爷,屋里说话吧。”

    郝俊点点头,潘六冲着贩子头也做了请的手势,郝俊在前,贩子头在左后侧相随,禄锏和潘六跟在后面。

    进了客厅,厨娘端上刚烹好的香茗,郝俊和贩子头分宾主坐定,贩子头只坐了一半太师椅,以示尊卑。

    郝俊抬手指了指外面,问贩子头:“都是你的人?得有个三十出头吧?”

    贩子头恭谨地答道:“秦爷好眼力,共有三十二个人,我们都来自南疆,原想发笔大财,却没想到谋生不易,生意维艰,差一点儿客死他乡,幸亏秦爷急公好义,才让我们摆脱了厄运。”

    郝俊笑道:“你太夸张了,都有一把子力气,饿死不至于,就算打着零工也能回到家乡。”

    “秦爷说的是,只是我们哪有面目就这样回去?满怀希望而来,衣衫褴褛而归,要被街坊四邻笑掉大牙的!不瞒秦爷说,我们共凑了一千七百两银子做本钱,装了三十五袋玉石,一路舟车劳顿才来了京师,却不料销路不畅,人多消耗大……刚开始还以为生意总能好起来,出门在外不能太亏了自己,就花的太大方了些,最后连过年回家的路费都没攒下!”

    郝俊的心中一动!

    “三十五袋?既是销路不畅,你们还剩下多少?”

    贩子头一脸的苦笑,“秦爷,剩的多了!连卖带送的,零零散散出手的加起来只有五袋!”

    郝俊心中狂喜!共有三十袋翡翠原石!要发了!

    郝俊有点后悔那天没问个详细,险些和这么多翡翠原石失之交臂!

    因为最近几年翡翠的价格飞涨,特别是缅甸的公盘宁肯有价无市也不肯降价放货,华国的翡翠商和加工户们更是愁得要命,甚至把之前没人愿意要的成长年份比较短的低品质砖头料也都物尽其用了。这一批翡翠原石,如果都是之前自己看到的种水和颜色,谦虚点说也要值个三五亿!

    一千七百两银子才多少钱啊?

    按照俱乐部确定的兑换价,这个时空的一两银子,相当于郝俊主时空的二百一十元,一千七百两银子,还不到三十六万元!

    三五亿:三十六万元!

    这是连傻子都能算明白的账!

    而且这三十六万是他们的所有本金!

    郝俊觉得可以让他们多赚一些,既然他们送了自己一个大惊喜,自己就再还回去一个大惊喜!反正秦锐给自己的可调动资金多达十八万两!

    郝俊强自压下激动的心情,“你们不必心急,尽管把玉石都拿来就是了。”

    “秦爷,我们今天来了这么多人,就是因为我们把玉石都挑来了。平时都是四个人一组轮流挑着一袋沿街叫卖,今天却是轮换着循环前行,硬是花了一个多时辰,才把三十袋玉石都挑了来。”

    “行,我都买下就是了,你们即刻就能衣锦还乡和家人团聚了。禄锏,拿一万两银票给他。”

    贩子头慌忙起身,连连摆手,“秦爷!切莫误会!这银票小的是断然不敢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