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572章】这才叫翡翠白菜
    沈明玕把挂在胸前的子冈牌取了下来,“秦爷,这块子冈牌是皇上赏赐给我们家老爷的,据说值个几百两银子,我就用它做订金吧。”

    郝俊急忙摆手,“皇上赏赐的东西,你送给别人不太合适吧?”

    “的确如此,皇上赏赐的东西别说送人了,就算丢了甚至损坏了都是大不敬。实话实说,我整天戴着都觉得不安稳。不过,你拿去是无所谓的,我也就无需担心了,可以解释为我拿走秦爷八颗夜明珠的担保物,毕竟那是为皇上求的祥瑞!秦爷尽管收下这子冈牌,就当做让我从此后轻松下来。”

    郝俊心中暗喜,子冈牌的确值钱,近几年的市场价没有低于一百万元的,成交价格通常都在三百万以上,甚至有接近千万的。

    和那块价值不怎么明了的翡翠原石相比,拿走这块子冈牌,钱就是稳赚了!

    但他也略显犹豫,他不想因为自己可以大把赚钱而让沈明玕处于不利的局面,也不想给秦锐带来麻烦。

    于是,他认真地追问道:“我拿走真的真的没关系么?”

    “你就放宽心吧,我这是为皇上办事,也是为我们家老爷更广阔的前途着想,皇上和我们家老爷夸我还来不及呢,说不定还另有赏赐呢。”

    既然沈明玕说的这么肯定,郝俊也就毫不客气的把那块子冈牌收了起来,至少百万到手了!

    郝俊指着还没收起来的两颗夜明珠问沈明玕,“我觉得这两颗夜明珠里的图形更适合沈姑娘的气质和美貌,沈姑娘为什么对喜鹊登梅情有独钟?”

    沈明玕凝视着手里的夜明珠,轻启朱唇,“喜鹊登梅,别人想到的都是喜上眉梢,我却更爱梅花冰肌玉骨、凌寒留香,令人意志奋发,时刻充满活力,就像能留住青春一样。”

    郝俊不免有些唏嘘,沈明玕很不喜欢人老珠黄的样子,认为女子应该在四十岁以前就死去,并多次向纪晓岚透露出宁愿英华早逝的意愿,这样就能让最美好的模样一直留在纪晓岚的记忆里了,她此刻也是在借着梅花做比喻。

    事实证明沈明玕真的让最美好的模样一直留在纪晓岚的记忆里了,纪晓岚在自己所著的书中用了七八百个字描述她,其他的妻妾加到一起也没有这么多的字……

    郝俊回到秦锐府宅后,把自己关到了卧室里,先拿出了那块子冈牌仔细欣赏起来,现在可是他自己的东西了,看的比在沈明玕那里投入的多。

    子冈是一个人的名字,姓陆名子冈,是明朝江南人士,他是个很有想法也很有技术的玉雕师傅,喜欢在雕琢的作品上留下自己的名字“子冈”。

    明清两代盛行至今的玉牌子就是陆子冈所创,他特别擅长于浅浮雕,虚实相衬,疏密得当,使人不觉烦琐而有灵空之感。造形生动,线条流畅,使人不觉呆滞而有飘逸之感。琢磨细腻,设计精巧,使人不觉粗犷而有巧夺天工之感。

    子冈牌都是和田玉,而且都是籽料,长宽是很有讲究的,大小适中,方圆得度。一面雕琢山水、花鸟、人物、走兽图,不失画家的笔墨情趣。另一面雕刻诗文,龙飞凤舞,仿佛是书法名家直接写在上面,并琢有子冈印款。加上玲珑剔透的牌头装饰,具有较高的观赏性,在方寸之间不仅尽显玉质之美,更具玉工之精。

    陆子冈技艺超群,名满天下,皇上就让他为自己做一件玉器,但不能在上面留名。陆子冈说不留名字就不雕,皇上说那就是抗旨要被砍头,陆子冈只好答应照做。

    玉器做好以后,呈给皇上看,皇上却在欣喜的摸索时觉察到有一处似乎不平,就拿到阳光下仔细观看,发现里面竟然有“子冈”的落款。

    皇上特别生气,把陆子冈以欺君之罪推出斩首。

    一代玉雕大师就这样早早陨落了,他的独门刀具和制作技艺也随之失传,但他的作品却一直是抢手货,赝品更是层出不穷。

    这一块子冈牌既然是藏玉大家乾隆皇上所赐,那就百分百的是陆子冈的真品了!

    郝俊欣赏完了子冈牌,贴身收好,前去检视那些翡翠原石。

    让他惊喜的是,这些翡翠原石几乎都是开了窗的!

    想想倒不难理解,当前时代翡翠还没有流行开,不要说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赌石了,开了窗都没几个人掏钱!

    有的因为开的窗位置不合适,看不到好的种水色,就开了第二个窗、第三个窗,甚至第四个窗!

    也就是说,没开窗的都是一目了然的,开了窗的更是让人看个清楚明白!

    郝俊原先估计,这些翡翠原石如果都是之前自己看到的种水色,谦虚点说也要值个三五亿。但现在看来,这个总价值要改写了,加上三五倍!

    因为有不少让他一眼看上去就激动的想喊出声来的顶级货色!

    翡翠白菜算什么?那只是把翡翠雕成了白菜的模样,这才叫翡翠白菜呢!翡翠只是白菜价!

    郝俊闲着也是闲着,索性把所有的翡翠原石都分级分堆,并让潘六、禄锏陪着去买了二十个箍了铁皮的大号硬木箱,还有一些棉絮,连夜把翡翠原石装箱封存……

    新的一天,上午还是出去高调寻人,还得专去闹市区。

    吃了中午饭,郝俊带上了一百颗夜明珠,还有一百件玉器,独自去了前门的境玉堂玉器店。

    他进了门一打量,暗赞果然是老字号,不但外面的招牌让人生出几分敬慕,里面更是尽显大家气势。

    郝俊已经详细地问过潘六了,境玉堂是京师六大玉器店中唯一不带丝毫官方和江湖背景的,背后依托着强大的商业行会,奉行着交易自愿的原则,不存在店大欺客的现象,也不像官方背景的仗势欺人,更不可能出现江湖背景的黑吃黑。

    和那位贩子头交易的郗掌柜,是现在境玉堂明面上最有话语权的人。郝俊估计是那颗夜明珠太具震撼力了,直接惊动了“总经理”。

    此刻郝俊注意到正中竖起的琉璃灯罩时,更加确认了这一点,因为琉璃灯罩里面,正是那颗夜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