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575章】一起带走
    均价七千两,总价就是七十万两银子。

    郝俊不需要银票,带回去也没用,试想七十万两银子的银票能拍卖出多少钱?当然要按照之前的计划带一些子冈牌回去。

    不过,子冈牌的价格就需要斟酌了,他在店面里打听到的价格可不是实价。

    他直入主题,说自己很喜欢子冈牌,想多买一些,望郗掌柜给个实实在在的价格。

    郗掌柜听手下汇报过,说郝俊打听过几块子冈牌的卖价,但没有还价。既然郝俊问了起来,索性送个人情,让郝俊报上哪几款,他马上查一下账目,只在入账价的基础上加一成利润。

    郝俊没想到可以看到入账价!当然喜不自胜。

    于是,郝俊报着款式,郗掌柜马上查账,并毫不避讳的让郝俊看清所要款式的价格。

    郝俊在店面里问了六款子冈牌,但没有记陈列的柜号和玉件编号,所以郗掌柜只把其中的四款对上了号,余下两款要亲自和郝俊去前柜查看才能知道。

    郝俊却没有挪步的意思,他打听了六款子冈牌的本意是确认不同款式的差价,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其中四款的价格,也就可以把其它两款的价格推算的差不多了。

    所以,他表示出对子冈牌的极大热忱,希望郗掌柜把所有的子冈牌抵了货款。当然,指的是真品。

    郗掌柜没想到郝俊打的是全部子冈牌的主意,下意识地把账本“啪”的合上了!

    郝俊笑了笑,自从拥有了无限聚焦,他随时可以回放自己看到过的任何场景,早把那些账目记得清清楚楚了,当即“背”了起来,就连入账日期和页码都没有说错,直接把郗掌柜惊得合不拢嘴了。

    郝俊当然不可能强买强卖,他让郗掌柜先按照刚才所说的价格算清所有真品子冈牌的总价格,然后再做进一步的商谈。

    郗掌柜见郝俊这样说,料到郝俊可能还有好货,立刻计算起来。

    最终的结果是共计五十三块,总价四万八千五百五十两。

    郝俊有点傻眼了!

    他没想到大清朝数得着的老字号玉器店里竟然只有五十一块子冈牌!

    结算给他的总价只有四万八千五百五十两!

    他要结算的可是七十万两啊!

    难不成,真的要折换一大堆金锭、金元宝啥的带回去?哪有子冈牌实惠啊?

    郗掌柜见郝俊有些失落,便安慰他说高仿的的子冈牌玉质极佳,题材也不错,有一些不亚于子冈牌。因为陆子冈所处的时代,和田玉的开采、运输远不如现在,陆子冈不可能拥有很多的和田玉,所以那时子冈牌的用料大多是青白玉,白玉很少,达到羊脂白程度的更是凤毛麟角。

    而乾隆皇上大力弘扬玉文化,和田玉大量涌入市场,子冈牌的仿制也如火如荼,数量逐年加大,不但开发出了一些新造型,图案琢磨也更加细致规整、精益求精,蝇翅、虫须都刻划得清晰可见,栩栩如生。更为先进的抛光工艺也使子冈牌呈现出更好、更细腻、更柔和的油脂光泽。题材内容除继承明代传统外,还增加了戏曲人物和吉祥故事图案。

    对于许多人来说,仿制的子冈牌佳品等同于真正的子冈牌,高仿的足以乱真。

    郗掌柜的意思是,郝俊如果不只是局限于子冈牌真品,可以考虑仿品,他这里仿品倒是多的是。

    郝俊琢磨了一下,清代玉牌最精彩的就是乾隆时期的作品,工料俱佳,被后人称之为“乾隆工”,深受藏家的推崇和玉器爱好者的追捧,卖个几万、十几万的家常便饭,有了历史印记的甚至能超过百万。

    郝俊就问了一下郗掌柜这里仿品子冈牌的数量及价格。

    这一次郗掌柜计算时,郝俊没有查看,以示信任。

    因为款式庞杂,也不是实时汇总,郗掌柜只是大体上计算了一下,大约为六千块,总价值接近七十万两。

    郝俊很是吃了一惊!他没想到有这么多的存货!

    郗掌柜告诉他,绝大部分是价值略低的非名家作品,要不然怎么可能均价只有一百多两呢?

    他把各等级的价格、数量大体上说了一下,郝俊的心里面有数了,盘算着要不要接受。

    在郝俊的主时空,相对于真品来说,仿品的价值也是不可相提并论。

    按照郗掌柜给郝俊的结算价,真品的最低价位是四百两,折合郝俊主时空的软妹币八万四,但成交价绝对不会低于百万!

    真品的最高价位是一千九百两,折合软妹币不到四十万,但成交价将直逼千万!

    这些仿品最低价位只有五十两,最高价位也不过五百两,折合软妹币就是一万出头到十万出头。

    高价位的利润空间确实不大,但均价只有一百多两银子,折合软妹币不到两万五,利润空间三五倍不成问题。

    重要的是,郝俊的主时空子冈牌的真品有价无市,有钱也很难买得到,乾隆工的子冈牌也常在拍卖会上才能见到踪影。五十三块真品子冈牌和大约六千块乾隆工的子冈牌同时面市,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形成的冲击力不亚于全球海啸!

    郝俊原先没有拿仿品的打算,当前既然有这个机会,不一起带走只怕会后悔的!

    但按照总价值来说,已经超出了郝俊的结算总价。

    郝俊便把他带来的木箱盖的夹层打开了,取出了一百件小玉器。

    郗掌柜的眼睛一亮,立刻迫不及待地检视起来,却越看越摇头。

    这些小玉件,郝俊主要考虑的是做工繁杂,不依靠现代工艺极难完成,玉质都只是说得过去而已。

    郗掌柜是行家,当然发现了玉质不咋地,所以才会感到遗憾。

    郝俊请他给一个合理的价格,只说均价即可。

    郗掌柜琢磨了一会儿,竖起了两根手指头,并明说其中只有十两是给玉本身的。

    郝俊估计的不错,繁杂的工艺很值钱!也很有市场!

    这样算下来,这批小玉件总共价值两万两。如果和那些子冈牌相抵后依然有所不足,郝俊说可以再提供一部分小玉件或夜明珠。

    郗掌柜觉得可以成交,就安排手下先把库房的子冈牌搬进来让郝俊过目。

    郝俊按照价格和款式抽查了一部分,价格高的逐一检视过了,暗赞果然是老字号,进货的时候把关比较严,品质过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