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580章】你真的好意思?
    乾隆终于说的口渴了,喝了一大口热茶后,认真地问郝俊:“不知秦先生之前的夜明珠卖到多少银子?”

    “每颗七千两。”

    乾隆点点头,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质优价廉!看来秦先生自知这些夜明珠不是天生地长,所以没好意思要几万两银子一颗。”

    “你说的是零售价格,我说的可是批量出货的价格。”

    乾隆反应过来,“原来如此,那也算得上是价格公道了。剩下的这些夜明珠,秦先生打算卖给我多少银子呢?”

    乾隆故意把“剩下的”咬得很重,很明显是为了捡个便宜。

    “皇上的话有歧义啊,什么叫剩下的夜明珠?我是分门别类,特地给你预留的好吧?怎么,你不打算按照进献的价格增值回馈我么?”

    乾隆毫不掩饰地说:“秦先生,这里有一百七十九颗夜明珠,加上之前的七颗,共计一百八十六颗。只按照七千两计算的话,就已经一百三十万了!随便增值回馈一下,就要两三百万!目前真的有点捉襟见肘,又不好先白拿了秦先生的,还真是有点为难呢。”

    郝俊当然不同意打白条,交换穿越相当于到此一游,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再来了,拿张白条有什么用?

    郝俊奇怪道:“这是国之祥瑞,你完全可以动用国库的资金吧?”

    “然而,数量太多,不好用这个理由,真若是只有先前的那七个,倒是好说了。而且,前几年北地多处旱灾,下拨了不少赈灾银两。南地多处洪涝,加固了不少堤防。东海”

    郝俊听的满头黑线,赶紧打断了乾隆的话,“得得得,皇上不就是说银子不够用吗?那你少拿一些就是了。”

    乾隆一喜,“少拿一些?可以少拿多少?三十万两如何?”

    郝俊一撇嘴,“你老人家可真能砍价,少拿一些就只拿一个零头?你真的好意思?”

    乾隆有些尴尬,“依秦先生之意呢?”

    郝俊连看都没看他,“既然皇上不打算多花钱,那就少拿一些夜明珠吧。”

    乾隆像是护食似的赶紧把所有的夜明珠往自己身边挪了挪,“秦先生,可千万别说这种话,既然让我都瞧见了,你岂有带走之理?万事有商量。”

    “怎么商量?皇上说说看,我洗耳恭听。”

    “你这些夜明珠原本也值不了那么多的银子,是吧?更何况数量还有这么多,孰不闻物以稀为贵?即便真是炼丹所得,也没必要七千两一颗吧?九转还魂丹能把刚死的人从阎王爷那里拉回来,也不过八百两银子。”

    郝俊笑道:“你忽略了一个事实,七千两银子本来就是批量出货的价格,是一下子买了一百颗的价格!不是零售价!另外,什么叫真是炼丹所得?莫非你有更合理的解释?”

    乾隆拿起了一个树脂滴胶遍布的小饰品晃了晃,狡黠地说道:“你可别告诉我,这也是在炼丹炉里炼出来的。”

    郝俊真是服了这位大清皇上,谁说的穿越者可以吊打一切?谁说的古人都像土包子一样好忽悠?说这话的绝对没有穿越过!

    但郝俊也不是吃素的,立刻就找到了圆谎的说辞:“难道你看不出来那是炼丹产生的渣子?夜明珠有晶莹剔透之感,这些小玩意上的颜色却各不相同,那是因为舍不得丢掉丹渣,却又不能显露焦糊的状态,只能调和颜色进行掩盖。皇上见多识广,不至于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吧?”

    乾隆仔细看了看,觉得郝俊说的好像有道理。

    郝俊虽然再次掌握了主动权,但原来设想的一系列遭遇乾隆后的计划不得不改写了,并肩而立指点江山的念头更是彻底破灭了,因为和这么一位睿智的皇帝朝夕相处,实在是太耗脑细胞了!时刻都得话,一不小心就得绞尽脑汁的圆谎!

    不过想想也是,乾隆能稳固大清朝这么多年,见识了无数的尔虞我诈,怎能那么好忽悠?

    郝俊决定一切向钱看,把值钱的东西拿到手就行了,不考虑见官大一级的梦想了。

    郝俊便按照原来的思路,直接提出以物易物,乾隆可以用喜欢够了的藏品,与自己作交换。

    乾隆马上拍板,完全可以!

    郝俊紧接着提出了进一步的要求,只要玉器,而且只要和田玉器。

    乾隆犹豫起来,他可是爱玉成痴的,其它藏品好说,唯有这玉器值得商榷,更别说还是他最为喜爱的和田玉器!

    但郝俊很有信心!

    根据他恶补的资料,在乾隆的倡导下,清代宫廷玉器的做工之精、器型之众、使用之广、数量之多,是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都不能媲美的。宫廷里集中了全国优秀的玉雕设计师和匠师,乾隆也控制了玉源地,宫廷就等于掌握了优质的玉材,碾制出了大批精美绝伦的玉器。

    除了宫廷造办处玉作坊、如意馆承担起为宫廷制作玉器的任务外,还在外地形成了庞大的宫廷玉器制作络。

    明清以来,州苏一直都是流行时尚的引导者。明末时,州苏的琢玉工艺已被公认为全国领先,到了清代更是全国首屈一指的琢玉中心。

    乾隆很是了解州苏玉匠和玉肆的情况,也对那里玉匠的制作水平非常有信心,认为州苏专诸巷中的玉匠是具有相当创作实力的群体。因此,在乾隆发派制作的玉器活中,有时是不带样稿的,这样可以留给工匠较大的创作空间。

    可到了乾隆中叶以后,州苏玉器行业片面追求技巧而忽略艺术品位,常为减少玉料耗损而迁就材质原形。乾隆觉得不堪入目,深感这是玉器的灾难。

    然而,已经成型的玉器如果重新制作,不但损耗大量玉料,而且来回琢磨容易使玉料出现不可逆的创伤。所以,乾隆思来想去,也只能把那些看不顺眼的贡品玉器塞到库房的角落里。

    之后,忍无可忍的乾隆不再让州苏的玉匠们自由发挥了,由内务府下属养心殿造办处与内廷如意馆合作设计,然后将蜡样、玉料发过去,严格要求玉匠按式琢制,或者明确指示不能琢制新样……

    郝俊打的就是库房角落里那些玉器的主意!

    乾隆看不顺眼的多而琐碎的纤巧工艺,在现代社会里反而受众很广,郝俊绝对不愁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