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581章】史上最大的收藏家
    乾隆没有和郝俊完全确定下,因为他并不确定库房里看不顺眼的贡品玉器有多少真能舍得割爱。

    郝俊那两百多件现代工艺制作的小玉器一起留给了他,让他们对当今无法实现的繁杂工艺叹为观止,连呼巧夺天工。

    当然,乾隆识玉无数,也发现了玉质不咋地,感到遗憾之余,狠狠地吐槽了一个多小时。

    郝俊猜测他这么狠劲吐槽,是他想压价的手段,就把郗掌柜的出价报给了他,并明说其中只有十两是给玉件本身的。

    乾隆觉得价格比较公道,毕竟这也算是郝俊的批发价嘛,这样算下来,这批小玉件总共价值四万多两,相比较那些夜明珠而言,算是毛毛雨了……

    第二天和第三天的上午,郝俊照常出去高调寻人,下午就心怀忐忑地期盼着乾隆那头的消息,乾隆都已经明示朝野已经返京了,可别把事情拖黄了,自己可是在这里待不了几天了!

    终于,傍晚来了消息,明天是黄道吉日,早朝时由纪晓岚代为进献祥瑞,然后要进行一系列郝俊可以不参加的程序,午后才能忙活完,郝俊可以在下午进宫,随着乾隆去“结账”……

    第四天的下午,郝俊终于可以面对乾隆的库房了,乾隆亲自引领着郝俊查看藏品。

    一路走来,郝俊啧啧称奇,果然乾隆的收藏之富空前绝后,稀世珍品举世无双!

    史书上说单纯从收藏的数量来看,乾隆超过了以往的任何一个皇帝,是神州大地有史以来最大的收藏家,收藏的兴趣广泛,工程之巨大犹如天方夜谭,仅装饰着紫禁城的名人字画就有1万多幅!真的应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句古话了,这不仅彰显了乾隆时代国力的强盛,也体现了乾隆皇帝追求宏伟气象、艳丽繁复的审美情趣。

    因为国力强盛,国家便相对稳定,乾隆就有了沉迷于收藏的条件。他像祖父康熙皇帝一样,一生六次南巡。通过这些巡游,利用自己的特权搜罗了不少艺术品。

    曾有传闻,当时江南有个著名的艺术收藏家有一些珍贵字画,他深知乾隆皇帝酷爱收藏,对私人收藏也志在必得,便请技艺高超的画家临摹下自己最珍贵的收藏品。万一乾隆看上了哪幅画,就把那幅画的副本给他,真迹就可以自己留着了。

    乾隆皇帝所搜集的艺术精品,除了父辈和祖辈的遗留,大部分来自于臣仆豪门和外国使臣的进贡。比如在第二次南巡时,江南大佬沈德潜前往接驾,一次就进献珍贵的名人书画七件。以贡品之精备受乾隆青睐的总督李侍尧被治罪抄家时,抄出了三座黄金佛、一架珍珠葡萄、三株珊瑚树,都是准备呈献给他的贡品。

    尽管乾隆帝收藏的艺术品数量惊人,但收藏业内人士大都没觉得他是个内行的有天分的艺术鉴赏家。比如说他一生都仅仅依靠题款和印章来判断一幅画的真伪,不是因为经验有限,而是因为他骨子里厌恶以研究的方式对艺术风格做出判断,甚至是没有能力做出这样的判断。

    乾隆还总喜欢在前代的杰作上挥洒自己的意见,经常加盖“乾隆御赏之宝”、“三希堂精鉴玺”、“宜子孙”等印章,甚至把最大的御玺盖在上面。

    所以就有人把乾隆描述成一个精力过人、不知疲倦、不知满足的艺术收藏者,一个小气的、武断的艺术鉴赏者,一个不停地在书画上题字、盖章,决心要在中国的艺术史上留下抹不去的痕迹的人。他的印章几乎彻底毁了皇家收藏中那些最好的绘画作品,只有极少数的艺术杰作没被他揽入紫禁城的高墙之内,才得以保留原貌……

    郝俊被乾隆引领着绕到了黄昏时分,却没有见到多少和田玉器,这才意识到乾隆依然舍不得把和田玉器折抵给自己,故意先引领着自己看其它藏品,希望自己能动心,放弃拿走和田玉器的想法。

    乾隆被郝俊点破鬼心眼后并不尴尬,告诉了郝俊一部分藏品的市场价值,可以五倍、八倍甚至十倍于郝俊所进献的夜明珠的价值。

    郝俊很干脆的摇头拒绝。

    这些藏品并不是在郝俊眼里不值钱,而是郝俊难以出手!

    比如那件神面纹玉圭,属于新石器时代晚期的文物,真的挺值钱。

    然而,乾隆在对这件玉圭喜爱的时候,曾经在玉圭没有纹饰的地方,命玉工用隶书刻上了他的一段评语:“是玉人称为‘元黄天府’。按唐肃宗本记载,楚州献宝玉十三,一曰‘元黄天府’,其制上圆下方,近圆有孔。今是玉上下俱方,兼有两孔,规制不侔,殆后人附会之说云。”

    此外,玉圭的两孔之间和最上方还分别被刻了“五福五代堂古希天子宝”等玺文。玉圭的另一面还被用隶书刻上了乾隆的一首五言诗。

    把玉毁得这么不伦不类,郝俊的主时空的藏家早已经耳熟能详了,这么大个的玉器是不可能出现一模一样的,郝俊拿回去做什么?

    再比如说董其昌的行书、唐伯虎的山水,都被乾隆题字、盖章了,郝俊的主时空早已拍卖、转手、再拍卖了,藏家们都有印象了,郝俊拿回去做什么?

    来一场收藏界、学术界的真假大会战?那钱可拿的不顺手啊!不是自找麻烦么?

    所以,郝俊想带走的和田玉器,必须是没有让人津津乐道的过多的文化底蕴,最好在史书上提到过却没有明确记载的,这样的东西出手不费劲,钱也来得快。

    当然,玉质越上档次越好,如果有白玉可拿,就坚决不要青白玉。

    而且郝俊的时间太紧张了,后天就得离开这里了,这一天耽误的!

    在郝俊的严正抗议下,乾隆只好答应郝俊,明天午后让他见到那些贡品玉器……

    3月9号的早上,郝俊登上了禄锏的马车,踏上了归程。

    在他们的车后,禄锏安排了七辆大马车,拉着郝俊的此行收获。

    共有二十个装满翡翠原石的大木箱子,有三个装着子冈牌的铜箱子,还有十大箱从乾隆那里得来的总价值三百万两白银的贡品玉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