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588章】随便你请专家
    碧风轩。

    佟碧婉、佟碧娅、佟碧娆三姐妹正围坐在电脑前看着视频,这是她们的“探子”在小琳卸货的现场即时上传的。她们从江家人主事的都出现在奇盛珠宝的门前时,就严令“探子”不得离开一步,上厕所也不行!

    她们边看视频边分析,对于厢货车的高度智能化和小琳的表现惊叹不已,确认了奇盛珠宝还在正常营业,命令探子以普通顾客的身份进入大卖场,守在小琳卸货的必经之地,争取弄明白箱子的最终下落和装的什么。

    不一会儿,消息传回,根据小琳第二次和第三次的行走路线,探子认为是把箱子都放到了地下保险库。但奇盛珠宝的员工好像也不知道箱子里装的是什么,都在悄声议论。

    佟碧婉、佟碧娅、佟碧娆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了,这事儿这么神秘?怎么之前什么预兆都没有?

    佟碧娆先打破了沉默,“大姐二姐,会不会都是山子或者原石?”

    佟碧婉摇摇头,“现在翡翠的货源奇缺,连咱们老爸都有钱花不出去了,他们从哪儿弄?和田玉的货源也不乐观,南阳玉和岫玉用不着搞这么大的阵仗,其它的大批弄来也没太大市场,不应该是山子或者原石。”

    佟碧娅随声附和:“大姐说的对!他们不像咱们,咱们的经营比较单一,因为咱们老爸控制着国内市场五分之一的翡翠原石,咱们可以只主打翡翠就能在墨岛站住脚。但他们经营的范围太广,连古董都有,谁能猜得出他们要做什么?”

    姐妹三个满头雾水,佟碧娆本来想顺着佟碧娅的话说可能是古董,仔细一想又不可能,哪儿来那么多沉重的古董……

    小琳已经卸了一大半的货了,现场的气氛已经酝酿到了一触即燃的程度,不少人都忍不住大声问箱子里到底装的什么东西?

    这里最有发言权的,当然是江明奇,但江明奇为人比较谨慎,在正式验看所有的货物之前,他不会先说什么绝对性的、关联密切的话。

    他不说太多,江家的其他人更不好开口了,于是,大家就只能耐着性子往下看。

    小琳最后一次运送的货物是三个铜箱子,实打实的又炫了一把,直接让三个铜箱子悬浮在空中追随着她的脚步!

    她这样一炫,所谓的磁悬浮之类的理论,就更加站不住脚了,因为小琳和三个铜箱子的情形,不可能产生磁悬浮的条件。

    江明奇和郝俊一起跟进了保险库,其他的江家人继续在外面应付包括记者们在内的各方来客。

    江明奇先打开了三个铜箱子查看子冈牌,正巧先开了郝俊放了沈明玕那块子冈牌的箱子,好奇的询问郝俊为什么有一块是单独放的。

    郝俊告诉他那是有了明确出处的,乾隆赏赐给了纪晓岚,纪晓岚又转赠给了小妾沈明玕。

    江明奇是正儿八经的行家,马上就认定了这块子冈牌的确出自于陆子冈之手,连赞上面的挂绳保存的真好。

    郝俊暗说刚拿到手没几天,保存的能不好么?

    有了这块子冈牌开头,接下来的检视几乎都是看着差不多就行,毕竟外面有那么多的人等着呢。

    当他马不停蹄地的每个箱子都瞅过几眼、上手几件后,激动的难以自抑,好不容易才平复下来,决定按照昨夜考虑好的计划,当众宣布搅动市场风云的决定,先进行前期造势!

    郝俊同意了他的计划。

    江明奇亲自关闭了保险库,他们三个回到了卖场的大门前。

    江明奇抬手做了做虚压的动作,让大家安静下来。

    然后他高声宣布,五月一号将有五十三块子冈牌真品、五千九百零一块乾隆工的子冈牌在一楼大厅展览销售,二楼大厅将展览销售乾隆工的贡品和田玉器六百件,三楼将展览销售一千多块开了窗的种水色俱佳的翡翠原石,接受现场加工!

    这些在珠宝公司门前长时间围观的,几乎都多多少少的知道关于珠宝玉器方面的常识,江明奇的话像是重磅炸弹,把大家炸的哑口无言,随后又迅速喧嚣起来!却没有一个人敢相信!

    对于大家的疑惑,江明奇并不多说什么,回答的都是旁枝末节,营造的神秘性越足,这个话题就炒的越厉害!

    江明奇的目光从人群中扫过时,注意到了一个老熟人,在常年的商战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那是海艺天宝的老板步奕,和江明奇一样是本地人,原来是卖珍珠和海洋工艺品的,主要做批发,资金雄厚。

    为了更高的利润,步奕进军玉器行业,而且先从低档玉器做起,充分利用了自己的客户资源,一点点提高了档次,把玉器生意做的越来越大,兼做起了宝石和珠宝,三年前跻身于墨岛珠宝四大家之一。

    江明奇想过今天这事会惊动步奕,但没想到步奕竟然像其他围观者一样,挤在人群里。

    步奕的目光从小琳身上移开时,恰好和江明奇碰撞在一起,江明奇索性打个招呼,嘚瑟一下。

    “步总,好久不见了,没想到你玩心这么大,竟然混充吃瓜群众。”

    步奕倒是冷静的很,“江总玩得太大,我有心无力,上不了台面,就只能混充吃瓜群众了。”

    江明奇哈哈笑道:“步总太谦虚了,只怕是酝酿着更猛烈的风暴,特意来麻痹我吧?”

    “风暴?不存在的!和江总刚才的那番话比起来,我顶多是个东南风一二三四级。不知江总五一的时候拿不出五十三块子冈牌会有怎样的说辞?”

    “步总,我连数量都说的那么清楚了,你怎么那么武断地认定我拿不出呢?”

    “因为我从四年前开始经营子冈牌时,就知道真品难觅,费了不少功夫,别说买和卖了,只是亲眼见过两次,还都是在拍卖会上。据我所知,你们奇盛珠宝做了几十年,也不过是卖过三块而已,你刚才却说手里有五十三块,你觉得有人信么?”

    江少鸿接口说:“不论你信还是不信,它们就在那里。”

    江明奇笑了笑,没必要再回答步奕的话了。

    步奕也笑了笑,“还有五千九百零一块乾隆工的子冈牌,啧啧,真是敢说,我一年都收不上几块来!还有乾隆工的贡品和田玉器六百件,你不会是把全国的博物馆都搬空了吧?假话能说到这份上,我真是替你担心真相大白后会怎么样。”

    江明奇已经看过了那些玉,他瞥了一眼郝俊,发现郝俊像没事人一样,更加有信心了,“步奕,随便你请专家来战,你敢答应失败了之后退出玉器市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