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之近神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戒灵将至
    原来是因为这个,自然之力,应该是那没精灵一族的心之印章的缘故吧?王悠轻轻地舒了口气,还以为这个巫医乌拉姆有着什么神奇特殊的本领能够透过表象直指本源呢?

    “我的身上的确有一点自然之力存在,也的确和精灵一族有些渊源。”王悠笑着承认道。

    “你到诚实。”乌拉姆那双透着寒光的眼睛微微扫了王悠一眼,接着便有扭过头去搞他手头上的实验,再也不理众人。

    “他们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过了一段时间,萨洛斯率先打破了沉默。

    “随时都可以走。”乌拉姆冷冷道。

    “那我们走吧。”

    嘎嘎,萨洛斯刚刚说完话,外面那只黑如墨的乌鸦突然怪叫了起来。

    “不好,他们来了。”乌拉姆发现手中的东西,抬头朝屋外望去。

    “他们,谁?”

    “索隆的黑甲军团,不,不只是他们,这股邪恶的力量是”

    “戒灵!”萨洛斯身体微微一颤,惊声道。“你故意留下我们,引诱他们前来!”

    “随你怎么想,赶紧离开吧!”乌拉姆摆了摆手,似乎一下子衰老了很多。

    “枉我们相交数百年,你竟以投身黑暗。”萨洛斯语气一下子冷了下来。“我们走吧。”

    “感觉怎么样?”王悠扶起李昂,轻声问道。

    “嗯,好了很多,他的药非常的管用,你先等等。”李昂慢慢地走到了巫医乌拉姆的身旁,躬身行了一礼。“多谢你的巫医之药。”虽然是混混出身,但是李昂却是有些与众不同,看似**一个,却是特别的仗义,凡是有恩之人,他定会厚报,这从王悠救他一命之后,他的反应就能够看的出来。

    “你倒是个有意思的年轻人,正好,我这里还有一杯药,不知道你有没有勇气喝下去。”

    “乌拉姆!”萨洛斯看到乌拉姆手中端着的腥红如血一把呢药物之后,脸色大变。“那种东西,你还没有放弃吗?”

    “为什么要放弃?”

    “那是神的禁忌!”

    “我早就背弃了神,年轻人?”乌拉姆端着酒杯望着李昂。

    “你的好运来了。”王悠淡淡笑着道,这无疑是任务世界之中所隐藏的可以使冒险者实力增强的情况之一。

    “有何不敢?”李昂笑着接过杯子,将里面慢慢的一杯子巫医之药一饮而尽。

    “呵呵,好!”乌拉姆难得一笑。

    啵,就在乌拉姆说完这句话之后,突然空气一种奇特的波动,而波动的源头正是饮下独特药物的李昂,只见他脸色血红,双眼充血,热气蒸从他的鼻孔和口腔之中冒出,此时的他忽然散发出一种奇特的气势,给人非常危险的感觉,仿佛站在面前的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披着人皮的猛兽,不,恶魔!

    嘎嘣,嘎嘣,突然从他身体之中传出了骨头碎裂一般的声音,李昂紧紧地握着拳头,血管爆裂,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爆裂开来。

    啊,忍受不住剧烈的痛苦的李昂突然仰天长啸,一股热气如利剑一把从他的口腔之中冲出,啵,剧烈的空气波动迅速的想四周扩散,刹那间屋子之中狂风四起。

    “邪恶的力量!”萨洛斯看着李昂的严重充满了厌恶。

    “力量没有正邪之分。”王悠淡淡道。“看谁使用而已。”

    “说的没错。”乌拉姆赞赏的望了王悠一眼。

    呼,周身热力散去,屋子之中狂风停止,李昂那充血的双眼以及脸庞慢慢的退去血色恢复了正常,他人长长地舒了口气。

    “感觉怎么样?”

    “好,非常的好。”李昂笑着答道。“浑身上下充满了无尽的力量。”握拳挥动着双手试了试。“太谢谢您了。”

    “不用谢,看你比较顺眼而已,你们还是抓紧时间上路吧,戒灵正在迅速的靠近,碰到他的话,想要摆脱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众人听后没有再犹豫而是抓紧时间离开。

    “戒灵,实力如何?”胡高对身旁的萨洛斯道。

    “不知道。”自从从乌拉姆的小屋之中出来之后,萨洛斯整个人都变了,冷硬如冰。

    “不知道,怎么可能?”

    “见过他的人都死了。”维多冷冷道。“所以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实力有多强大,只是有个传说,索隆不死则他们永生。”

    永生?!听到这两个字,王悠,胡高和李昂同时一愣,永生即意味着非常难以消灭,甚至死后可以复活。

    戒灵,一共有九个,原本是人类世界的王,因为无法控制*,受到了黑暗之王索隆的引诱,堕入黑暗,成为他的使徒,同时接受了他赐予的黑暗力量,原著之中只出现过数次,但是却格外的让人印象深刻,白城一战,他与甘道夫针锋相对,在索隆尚未复活,所谓的神又不知身在何处的时候,他们两个人无异是站在巅峰上的人物,巅峰对决,甘道夫败了,败得很干脆,几乎毫无还手之力。就是那一战让人知道了戒灵的强大。

    “我们似乎有麻烦了。”胡高低声道。

    “麻烦,呵呵,A级的难度,没有麻烦反倒是怪事了。”王悠笑着道。“你们先走,我另有要事,待会通过联络器联系。”

    “你要干什么?”胡高一把拽住王悠道。

    “当然是去会会那个戒灵。”

    “你疯了?”萨洛斯突然停住脚步回过头来望着王悠吃惊的问道。“虽然你有着强大的力量,但是我不认为你是他的对手。”

    “早晚都会碰到,放心吧,斗不过,我会走。”王悠笑着拍了拍胡高和李昂的肩膀。“你们小心点,我很快就会跟上你们的。”说完之后王悠折回了乌拉姆的小黑屋子。

    “你怎么又回来了?”还未靠近那半空之中的黑乌鸦就开口聒噪道。

    “还有件事情想要请教。”

    “什么事情,就在那里说吧?”

    “戒灵,他从哪个方向来的?”王悠道。

    “你为什么问这个,难道,不,你?”树枝上的乌鸦摇头晃脑的猜测着什么。“你要去迎战?”最终乌拉姆确定了最终的答案,树枝上的乌鸦吃惊的张大了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