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其他小说 > 还珠同人——晴空万里 > 番外—婚后生活
    舒适的躺在花园里的躺椅上,身上盖着一条薄被,晴儿享受着冬日温煦并不灼热的阳光。双手时不时抚摸着微微突出的腹部,口中哼着柔和的曲调。为了宝宝的健康,晴儿坚持每天都到花园里散步还有晒太阳。

    来自现代的晴儿明白胎教对宝宝而言是至关重要的。因此,自从得知自己怀有身孕之后,晴儿就拉着永瑢一起对宝宝进行胎教。每天晴儿会唱一些柔和的曲子,或是将一些童话故事。永瑢会对着宝宝念叨四书五经或者一些诗词,对于胎教,两人可谓费尽心力。

    这时,一双手从后面搂住了晴儿,将晴儿移至他的怀里,用手温柔的抚摸着晴儿的肚子:“怎么样,今天感觉好些了吗?还有没有孕吐?嗯,还有今天宝宝乖吗?”

    “你回来了?”将身体放松,晴儿舒适的靠在永瑢的身上,侧头对他展颜一笑。

    “嗯!你今天怎么样?还是那么不舒服吗?”永瑢担忧的看着晴儿日渐消瘦的身形,摩挲着晴儿的脸颊。

    才得知晴儿怀孕的消息时,他十分的兴奋,他要做阿玛了,这是他和晴儿的第一个孩子。在脑海里,他幻想着孩子的模样,这个孩子会有晴儿的眼睛,还有他的轮廓。他希望这一胎是个男孩,不是因为他重视男孩,而是因为他希望将来的女儿有个可以保护她的哥哥。

    而且晴儿不说,不代表他不知道,他们结婚一年半后晴儿才怀上这个孩子。在这后半年里,晴儿在外的时候受到了不少的刁难,有不少人都劝着晴儿给他纳妾。见晴儿一直没有给他纳妾后,便暗地里说:什么晴儿占着老佛爷的宠爱,便肆无忌惮了。还有以为自己是和硕公主便了不起了,以为不用遵守《女戒》之类的话。好在老佛爷一直疼爱晴儿,再加上他也和皇上、老佛爷说过他的看法,他不想纳妾。有老佛爷帮晴儿挡着,这些流言蜚语才少了一些。

    之前,他一向觉得孩子的事情随遇而安就好,他和晴儿都还年轻,便不是那么着急。可这些流言蜚语让他不由得担心晴儿的处境,虽然有老佛爷在,可他们也不能事事靠着老佛爷。假如晴儿一直没有身孕,外人可能会将话说得更难听。而他更不想因为子嗣的原因便让一个毫不相干的人插足进他和晴儿和谐的小家庭里。

    所以他在晴儿一次感染风寒,看病时,他趁机请太医为晴儿好好的调养身子,好在没有多久,晴儿就有了身孕。

    可是现在看着晴儿因为怀孕逐渐消瘦的身子,永瑢心疼极了。从怀孕三个月后,晴儿就开始害喜,本来因为害喜没有多少胃口的晴儿,现在更是吃什么吐什么,东西吃下去没多久就全吐出来。为了肚子的孩子,晴儿每一次都强迫着自己多多少少吃一些下去,可丝毫不起作用。

    毕竟是药三分毒,晴儿又怀有身孕,太医不敢乱用药品来帮晴儿止吐。各种各样的补品吃了一大堆,还是没有任何的气色,照样被晴儿吐了出来。永瑢急得头发都快白了,可是什么办法都试了,都没有作用,永瑢也无法可想。只能每天多抽一些时间来陪晴儿,命令奴才四处寻找民间适合孕妇食用的小点心。

    不只永瑢为晴儿担心,就连前些天老佛爷召晴儿进宫时,看到晴儿这副瘦的弱不禁风的模样,也惊讶于晴儿的消瘦,对晴儿心疼的不得了。不但命令一个御医常驻在府里,方便为晴儿诊脉。还派了几位有经验的嬷嬷去照顾晴儿。

    “我好多了,今天宝宝很乖。”晴儿调整了一下姿势,打了一个哈欠,使自己能够更舒服躺在永瑢的怀里。最近害喜的情况变好了一些,但是晴儿越来越嗜睡了,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睡梦中度过。

    “晴儿,外面风大,我抱你会房里睡好吗?”为晴儿拉紧了披风,永瑢温柔的注视着晴儿那隆起的肚子,同时一双大又温暖的手开始在她后背有力的按摩着。晴儿现在已经怀孕近六个月了,大大的肚子,消瘦的身躯,使晴儿常常品尝到腰酸背痛的痛苦。即使在睡梦中,她也依然被折磨得翻来覆去睡不安稳。永瑢察觉后,特意去向太医请教了按摩了的手法,时常为晴儿按摩疲惫的腰部。

    “嗯。”晴儿舒服的哼了一声,像只小猫般的侧身趴在永瑢的胸前,满足地阖上眼,聆听他平稳有力的心跳,感受他说话时的震动,沉醉在他浓郁的男性气息里,感觉到一股不可思议的幸福感缓缓地在胸中弥漫开来。

    抱起晴儿,永瑢走进暖阁,虽然今天的天气较为温暖。但晴儿现在的身子特殊,不能轻易受凉,永瑢吩咐小厮在房内生了火炉,让房间一直暖和和的。

    不知道睡了多久,晴儿才被一声响惊醒,随即惊讶的发现她身边空无一人,慢慢支起笨重的身体,向外室看去。可以看出永瑢正在外面压低声音吩咐下人一些事情,从身形晴儿大概可以判断出,是管家林白。

    这个管家是不但对于管理家务是一把好手,就连永瑢的庄院还有田地也是他在帮着晴儿管理的,在晴儿眼里,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帮手。想到这里,晴儿不由得庆幸,她才嫁过来的时候,还好有林白的帮忙,才把她的嫁妆,还有永瑢的财政情况弄清。当年永瑢当年被皇上过继出来,可能出于愧疚,皇上和老佛爷,除了金银财宝外,还赏了永瑢不少的田地和庄院。晴儿是老佛爷的心头肉,除却内务府准备的份例外,老佛爷早些就开始为晴儿准备嫁妆,晴儿的可以说是嫁妆十分的丰厚。因此,在清点完嫁妆,查帐,整理府内的人事案卷,各地的地契房契,晴儿才发现他们这个家还有很有一些家底的。

    吩咐完事情,永瑢挑起帘子,走进内屋,看见晴儿乌黑的眼睛注视着他,他歉然地无声道:我吵醒你了

    “不是,我睡得够久了,自然醒过来的。”晴儿摇了摇头。

    永瑢坐上床榻,让晴儿再次躺在他的身上,很自然地俯下脑袋去亲了她一下,而后靠回床头,他的手徐徐的往下移,开始摩挲她的肚子:“我让林管家吩咐晚上做几道新菜,你晚上试试喜不喜欢。”

    “好。”晴儿柔声回答,她知道,为了她的身体,永瑢费了多少心思。

    永瑢真的是一个好丈夫,他很疼晴儿,简直就是“捧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以前一直照顾人的晴儿,除了老佛爷外,头一次在永瑢找到了那种让人全心疼宠的感觉。除了去刑部工作,还有一些无法退却的应酬外,永瑢大部分的时间都和晴儿一起。一有机会,他还会带着晴儿到郊外风景优美的地方去踏青一番。

    婚后他们的生活,可以说是“结同心尽了今生,琴瑟和谐,鸾凤和鸣。”很多人都羡慕他们彼此之间的关系。

    在成婚前,晴儿也有过惶恐,不知道婚后该怎么和永瑢相处。但心他们之间会出现很多的问题。可后来一看,是她多虑了。他们之间相处的很好,仿佛他们不是刚成婚的夫妻,而更像相处了多年,已习惯彼此存在,将对方当成自己亲人一般的老夫老妻了。

    婚后的日子,他们会在一起下棋、练字,或者当永瑢批阅公文时,晴儿就窝在书房的躺椅上看着杂记。偶尔看看永瑢练剑时的英姿。他们的小日子,过得十分的潇洒。

    在一次偶然得知晴儿不会骑马后,他还毛遂自荐的当了晴儿的老师,教导晴儿。那段时间,永瑢是不是就带上晴儿到郊外溜马去了。等晴儿学的差不多后,他们夫妻之间还会进行一些比试。

    一般在用过晚膳后,夫妻俩会选择外出走走,有时是到朋友或兄弟姐妹家去逛逛,联络一下感情,不然就是去夜市瞧热闹、吃些美味的小吃。他们还会待在家里,一同躺在屋顶上欣赏天上的繁星,天南地北的聊着不同的内容。

    也许有人觉得这样的生活乏味枯燥,可是这样平静、幸福的生活正是晴儿所期待的,不是吗?

    晴儿怀孕快满十个月时,老佛爷就派了一个很有经验的人稳婆到了永瑢的府中,以免晴儿这边出什么意外。

    这天深夜,晴儿突然被一阵阵巨痛惊喜。口中不自知的,呻吟出声::“疼!”

    永瑢警觉的醒来,紧张的看着晴儿:“晴儿,你怎么了,没事吧!”

    “永瑢,我好像要生了。”忍着腹部的阵痛,晴儿喊道。

    她居然要生了!永瑢一时之间慌张不已,赶紧呼喊丫环、嬷嬷、小厮们进来了。几个嬷嬷进来一看,便明了这是怎么一回事。赶紧吩咐小厮去将稳婆和太医请来,把永瑢赶了出来,让关上各面窗户房门,又让厨房开始时刻准确着热水。

    一切工作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稳婆和太医很快赶了过来。稳婆先是在乐殊的肚子上面按了一顿后说:“不怕不怕,虽然福晋阵痛来得突然,但是离生还得有一个多时辰呢。不过,一会儿生产恐怕是要很辛苦的,赶快派人做点东西给福晋吃下才行。”

    疼痛把晴儿折磨得浑身大汗,脸色苍白。这不仅仅是因为疼痛,更主要的是害怕,古代的医学条件不必现代,在古代女人生孩子,常常要拿自己的命去搏。晴儿真的担心一会儿自己会熬不过来,只能听从稳婆的吩咐都吃点东西,保存力气。

    永瑢焦急的在房门外徘徊,胆战心惊的听着屋内不断传出的呻吟痛呼,真想进到屋里头,陪着晴儿……

    屋内,晴儿听从稳婆的运气努力,可是疼痛来得一阵比一阵猛烈。

    听着屋内晴儿逐渐变得撕心裂肺的哭喊,永瑢又痛又急又彷惶,恨不得立马就冲进去。

    终于当第二天的太阳升起,屋内传出了一阵婴儿的啼哭声。然后一个丫环兴奋的跑了出来,给永瑢报喜:“恭喜爷,附近生了,生了一个儿子。”

    听到这句话,永瑢松了一口气,推开丫环走了进去,他要去看看晴儿怎么样了。

    当晴儿从昏迷中醒来,感觉有人紧紧的握住她的手,侧头向外看去。却只见永瑢一脸疲惫神色的躺在她的旁边,紧紧的握着她的手。他们中间躺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婴儿,在婴儿的脸上轻轻一吻,随后晴儿抬手轻轻地摩挲着永瑢的脸,看着脸上掩不住的疲色,晴儿心里暖暖的。

    将他们相握的手十指相握,晴儿闭上了双眼,她坚信,她和永瑢定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