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二章 兽袭
    “二嘛……”狗子挠完眼睛,好似故意与他作对,看着林苏青越是着急,它偏越是要慢吞吞的故意拖着,“这二嘛……啧啧啧,难哟~”

    狗子摇头晃脑,又抬起后腿儿优哉优哉地抖搔起脖颈间的痒痒毛。

    这可急煞了林苏青,这狗要是搁他家,这会儿毛都给它剃得精光了,看它还嘚瑟个什么劲儿。

    寻思着眼前有求于它,左右还打不过它,林苏青不得不按捺住心中腾升的拔毛欲,苦哈哈地追问:“二是什么?”

    狗子这下居然坐得端端正正,一脸严肃认真道:“其二则是,你原来的世界,必须有神阶位同主上这般的上神,为你设下法阵结界,当受到结界召唤时,你就可以回去了!”

    “哈?”这同没说有何区别……

    在原先的世界中,他所认识里最厉害的“神仙”,那就只有桥头摆摊算卦的神棍们,可那些满嘴跑火车的骗子,连小学生的钱都骗不走,哪有那神仙本事召唤他?

    “不过……”狗子扭头斜睨了林苏青一眼,咧着嘴角饶有意味道:“神仙的法阵只能召唤神仙,唔……你一介布衣凡人~~”

    这言下之意不就是在告诉他——赶紧找棵树上吊,早死早回家吗?真是条记仇的狗子。

    罢了,林苏青沉重的叹了一口气,浑身上下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疲惫感。

    他撑着膝盖缓缓站起身来,决定不同狗子聊了,它有意戏耍于他,同它聊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不如抓紧时间寻找看看,有没有别的途径。

    见他转身意欲离开,狗子一下子蹦到他跟前,仰起毛绒绒的一张小脸,问道:“你往何处去?”

    林苏青垂下眼眸,没好气的瞥了它一眼,故意道:“去找块风水宝地上吊。”

    “这就放弃了?”狗子意外的吃了一惊,随即便阴阳怪气的鄙夷他:“我还以为你会就此下定决心潜心修炼,待来日化身飞升位列仙班呢。没成想,是我高估你了,原来是个没志气的废物。”

    这一席话,如同剔骨尖刀狠狠的刮在林苏青的心上。曾几何时,在原先的世界里,也曾有人用类似的言语定义过他。

    胸无大志、混吃等死、一无是处的废物……

    从来没人愿意听他解释,后来他便也懒得解释。只有他自己心中清楚,他并不是所谓的没用的废物。虽然时常不思进取,但他从来都不甘堕落。

    他不过是在等待时机。就像一只张着嘴的鳄鱼,等待着接近的食物。只要时机成熟,他必定咬住不放。他只是在等一个时机。

    林苏青快步追上狗子,挡住它的去路,问它:“你是说……我可以通过修炼飞升成仙?”

    狗子尚算耐心的瞅了瞅他,懒洋洋道:“但凡生灵皆可修炼,其中人类当属灵性最高,修炼也较其他生灵便易。不过你嘛……”

    它瘪着嘴摇摇头,斜眼道:“主要还是太蠢钝了,哼~”狗子冷哼一声,昂着蓬松松的脑袋,趾高气昂的与林苏青擦腿而过。

    走出没几步,它蓦然回首,冲林苏青道:“喂,你叫什么名字?好歹相识一场,你若是死了,我多少给你烧几枚纸钱,打点打点阴兵小鬼。也不枉了你做一回青丘的客人~”

    林苏青一门心思的在琢磨着狗子方才的那番话,哪有闲功夫顾它此时的打趣,便随问随答道:“林苏青。”

    “怎么像个姑娘名字?”狗子一愣,登时笑得满地打滚,“令尊起名真是写实啊,哈哈哈哈哈的确很适合你,谁叫你模样似个清秀的小姑娘哈哈哈哈哈哈~”

    本来一头愁绪难展的林苏青,正苦楚得紧。现下又被狗子几番谑笑,不禁面如枯槁的一本正经解释。

    “是苏青……是取自两味中草药名字的合称。这两味中草药有开窍避秽、和气宇、驱风邪的功效,取药之功效寓名之涵义……”

    他郑重其事地解释,一通古词新说将狗子绕得一头雾水,半晌才绕回神来。

    居然被凡人教训了,好生气,它皱着鼻子赌气道:“汪!就你懂得多!既然你这么厉害,那你自己想办法吧!”话音未净,狗子一溜烟跑没了踪影。

    林苏青怔愣在原地,心中诧然——我说错什么了吗?

    虽然疑惑不解,却也没空去多想。他环顾着四处,青山绿树,山高水长,透着与世隔绝的孤寂,连虫鸣声都因陌生而显出几分可怖。

    会法术的神仙公子,会说话的红毛狗子,这里究竟是何处。

    他揪紧心跳,有些慌乱。这边的世界有太多的未知,前途不明,生死难卜。

    他并不想同小说中的那些主角般,惊绝天下,缔造传奇。他只愿能够尽早平安回家,家里仅有年迈的母亲独自一人,他誓死放心不下。

    如若不死,选择潜心修炼。待修成飞仙之日,母亲怕也……

    难道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回去吗……

    正彷徨之际,远处骤然震起一声虎豹低吼。

    霎时,身侧树林内猛然窜出一头赤豹,竟然头顶生有独角,身后甩着五条尾巴!

    吓得林苏青浑身一颤,迈出的腿顿时僵在了原处。

    那赤豹见林苏青身着奇装异服,顿时疑心四起,并不直接扑他。而是围绕着他不住打量,喉咙里不时发出如同石子敲击的声响。

    这特么什么鸟地方。林苏青屏住呼吸心如乱鼓,强作镇静地掏出裤兜里的钥匙,于赤豹眼前快速晃动,借着刺眼的阳光闪得赤豹忍不住抬爪挠起眼睛,好时机!

    他用力抛出钥匙,扭头拔腿就跑。他发誓,这逃命的速度连刘翔都得甘拜下风。

    但很快那赤豹就对钥匙失去了兴趣,甩着五条尾巴冲刺两步一跃上前,轻松拦住了林苏青的去路。

    林苏青急忙刹住脚步,浑身冷汗直冒,战战兢兢地掏出一张交通卡,故技重施的晃了晃,随即朝赤豹身后扔去。

    然而那赤豹不仅不为所动,反倒是垂首弓背地渐渐逼近。一双红瞳凶神恶煞的瞪着,令他不敢轻举妄动。

    他咽了咽喉头,磕磕巴巴道:“你、你看我一身全是骨头,啃起来劳心费神不说还硌牙。不如你……你另择肥味吧……要不你在这儿等着,我去帮你……”

    话音未落,那赤豹便是一声怒嚎打断,随即后退蓄势两步,登时冲他扑面袭来!

    “救命啊!”

    林苏青拼力抵住赤豹压下来的森面獠牙,那脑袋如同铜锣般重大,很快他便气力不及,只得以手肘用力膈着它的咽喉。

    赤豹的涎水啪嗒啪嗒地滴在他的脸上,黏黏腻腻腥臭刺鼻。

    眼见着僵持不住,赤豹森森獠牙即将嵌入他的喉咙……突然,一颗野果飞来,正准的击打在赤豹脑门之上,力道甚猛,砸得赤豹当场后仰。

    “汪!”

    只见狗子飞扑而出,一口咬向赤豹脖颈,衔住后借冲力以全身绕赤豹甩开一周。待狗子松口时,那庞然赤豹竟被摔倒在地。

    狗子顺势落地,惯力使它划出几尺开远后才得以停住。不及眨眼,狗子砰地一声炸成一片白雾,白雾之中赫然出现如山石般高大的狗子,它眼皮都不抬一下,一爪子踩住赤豹的铜锣脑袋,如同踩灭烟头,碾了又碾。

    砰!狗子又炸成一朵白云,自云朵中落下时,它恢复了先前虎头虎脑的小狗模样,似个人模样抱着膀子坐在赤豹背上。

    而那赤豹的头却被深深的摁进了土里,只留了躯体在外面趴着。

    林苏青惊魂未定,狗子的前后变化更是令他目瞪口呆。

    这时,方才的神仙公子——青丘二太子殿下,闲庭信步,摇着扇子悠然而来。

    林苏青立马翻爬起身,跪在二太子跟前,诚心乞求道:“殿下,您缺腿部挂件吗?我吃苦耐劳如牛,忠心耿耿如狗!您就让我跟着您吧!”

    虽然嘴上诚心诚意的说着,他心中却自顾自的在盘算。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凭他一己之身,又手无缚鸡之力,在这个世界定然沦为鱼肉。反正一时半会儿回不去,不如先择条活路保住性命要紧。

    二太子垂下眼眸轻视道:“狗有一条足矣,而你尚不如一条狗,我为何留你?”

    此话气煞人也,奈何形势逼人,计无付之。林苏青不得不咬牙,低首下气道:“殿下怎知我不如狗?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我所擅长的,狗子不一定如我。”

    此言一出,二太子一声嗤笑,忍俊不禁道:“竟将自己与狗相提并论?”

    又是这般不以为然的轻蔑,又是这般阴阳怪气的取笑。林苏青在曾经的世界里,已经历过数次,却也越是如此这般,他越是要证明——是你,有眼不识荆山玉。

    “殿下之犬非同寻常,现下的我同它比较,并不损颜面。”过往也曾轻狂莽撞,然而多番遭遇,令他早已明晓,旁人越是多么瞧不起他,他越是要沉心静气,“而今后的我将如何,殿下可知?”

    一时的忍辱负重又何妨,且先苟活总有出头之日。他不能死,他必须回去。

    林苏青梗着脖子将忠心许下,二太子却不理不睬,只于风中捻下一片绿叶,手腕一转,霎时飞出绿叶,绿叶瞬间化作一把闪着寒光的双刃匕首,扎进赤豹脖子旁的土里。

    二太子眉眼如风,轻轻浅浅道:“今晚,就吃狰吧。”随即拂袖而去,狗子嗷呜一声,甩着舌头快速跟了上去。

    林苏青茫然莫名的跪在原地,愣了许久,不得其解。

    风卷着落叶缱绻地吹过,带起细微的尘埃,撞着他的脚踝又绕开。四处唯有树叶因风拂过而摩挲得唰唰作响,却将此刻衬托得更加安静。

    当一声鹰啸划破长空,他终于回过神来——这是答应我了?第一件工作是宰了这头豹子?哦不,狰?

    狰?他脑子嗡的一声,好似在哪里听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