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五章 只身外出
    女娇娥朝林苏青揖礼道:“公子有礼,吾乃太子府灯火使是也。特来引你去往殿下御赐的客厢,请随吾来。”语罢,她幻化回飞蛾状,飞在前方引路。

    在飞蛾的引路之下,所经之处自有灯火凭空亮起。当他们路过后,灯火便戛然熄灭。

    这世界,处处神奇,恍从梦中来。

    今日过得实是折腾。林苏青刚入厢房内室,揣着满肚子疑惑还来不及琢磨,便一头栽倒在床榻上昏沉睡去。

    飞蛾轻轻落在一支白蜡烛上,双翅翩跹时,蜡烛立即燃起微弱火光。

    灯火摇曳间,房内的光线忽明忽暗。林苏青翻了一个身,睫毛微微颤动,梦中呓语:“我要修仙……我要回去……一定……”

    飞蛾闻之,在窗前停驻了片刻,随后便飞出了窗外,消失在苍茫夜色中。

    误入异世的林苏青,对这边的世界一无所知。他全然不知,在这片风谲云诡的苍穹之下,将迎来怎样的风云变幻。

    青丘山外,鬼火闪烁,野兽悲鸣。那隐藏在墨色之中的暗流,正汹涌着、沸腾着,一触即发。

    ……

    ……

    翌日清晨,天刚泛白,林苏青腾地从床上惊坐起来:“握草要迟到了!”

    愕然一愣,环顾四下,只见蚕丝云被,锦缎纱幔。放眼过去,尽是雕梁绣户,丹楹刻桷。

    他这才真正的清醒过来,用力拍了拍后脑勺,自言自语着:“果然不是梦……”

    既然不是梦,那便得多做些应变才是。

    他再清楚不过,现下必须先想办法讨好那位二太子殿下,好让那位殿下引他入仙门。可是献殷勤也得投其所好才能恰到其处啊,却不知那位殿下喜好什么……

    林苏青正绞尽脑汁的忖度着,门外忽然传进来狗子的声音。来得正好!

    他翻下床推门出去,只见狗子正趴在院中的水池边,伸长了爪子欢快地捞着池中的锦鲤找趣儿。

    不等他迈出门槛,狗子已然察觉到他的出现,扭过头来冲他咧嘴一笑,招呼他:“哇,你起得这么早呀,我还准备过会儿去叫你呢。”

    “狗……追风。”林苏青满以为自己改口改得还算及时,却依然被狗子一抔水甩在脸上,教训道:“本大人的大名岂是你能直呼的?”

    但它刚说完,立马又埋头迷醉于池中的锦鲤去了,满不在乎道:“罢了,本大人准你如是叫。”

    好一条率真的狗子!林苏青心中暗自赞许于它的不计较。

    他趁势上前与狗子并排蹲在一处,开门见山地问它:“问你个问题哈,你知不知道殿下喜欢吃什么?我毕竟是殿下的奴仆,我想去为殿下做些可口的早膳。”

    打昨日之后,他和狗子应当算是混熟了。况且,眼下除了狗子,他也寻不到其他人可以求助。

    狗子耳朵轻轻动了一动,抬着毛绒爪子端着小下巴,若有所思道:“唔……神仙是不食烟火的……虽然主上不介意食用……但那还是废太……”

    狗子猛地一怔,像是有什么话不慎说漏了嘴,当即转移话题,严肃道:“反正,你知道神仙不食烟火就成。”

    林苏青其实捕捉到了它那一瞬间的异常,不过,既然狗子不愿意说出来,那他就不能去问。万一不小心触碰到什么禁忌,恐怕会招来杀身之祸。

    “唔……要说主上喜欢什么嘛……”狗子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来转去,蓦然一回首,冲他提醒道:“你倒是可以去山中采一些萆荔的晨露,萆荔的晨露用以冷制茶水,格外的清爽~主上应当会喜欢。”

    萆荔?

    “多谢狗子!”林苏青起身准备出发,忽然意识到自己,着急之下竟脱口而出叫错了狗子的称呼。

    他生怕跑慢了,狗子张嘴就咬来,急忙飞也似的逃走了。

    他曾经在一首诗中读到:“其坚也龙泉不能割,其痛也萆荔不能瘳。”

    为此他特地去查过“萆荔”。传说那是一种长在石头上,可以入药的香草,食之可以治疗心痛。

    莫非二太子殿下有心疾?神仙也有心脏病?

    他想不明白,那为何会喜欢萆荔的晨露,而不是萆荔呢?

    神仙的那些事儿,他全然不明白。当下也顾不上多想,他连忙跑出宫殿,朝附近的山上找去。

    路过竹林时,他从腰间取下昨日得来的双刃匕首,顺便砍下一截竹子,剖出了一支竹筒。

    想来用这新剖的竹筒盛装晨间的露水,应该最是清香怡人。

    却在这时,他才乍然想起昨日的险境。当场就后悔不已:“握草我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

    我真特么智障啊!

    林苏青肠子都悔青了,甚至想暴揍自己一顿,怎能如此冲动莽撞啊!

    可现下后悔显然来不及了。他都离开太子府有些时辰了,万一殿下问起他这个奴仆的行踪,狗子一说他去为殿下采集萆荔草的晨露……而转头他却空手而归……

    莫不是大腿没抱成,反因言而无信招来嫌弃嘛!

    如是沉重的想到,他便只好硬着头皮,是死也得继续去找了。

    他将竹筒揣进裤兜里,将双刃匕首紧紧地持握在胸前,以便随时抵御有可能出现的危险。

    ……

    ……

    这方,在一处高崖之巅的凉亭内,狗子端坐于二太子脚侧,禀奏道:“主上,已经诓那凡人去山中做诱饵了。”

    凉亭四面空荡,仅内设石桌一张,石凳两座。石桌便是棋盘,纵横交错之间正有一局走珍珑破险峰的博弈。

    二太子迎着朗朗清风静懿的坐着,安然抬手落下一枚白子,不动声色道:“好。”

    狗子脑袋上的绒毛被风逗弄得头皮发痒,它站起来甩了甩脑袋,又一屁股坐下,嘟囔着:“主上,钟馗神君来过好几次书信了,请您尽早下山……”

    “嗯。”二太子眼波不动,又落下一枚黑子,与自己的白子做死活题。

    他凝视了片刻棋盘,随后放下手中尚未下完的黑白棋子。纤长白皙而骨节清晰的手,自然地垂放在膝盖上。

    高岭之巅的清风,温柔地撩动他额前的细碎发丝,拨弄着他飘逸的衣袍。

    他便这样平静地眺望着青丘的湖光山色。

    狗子随意地坐在地上,掰着小爪苍凉的望着天,喃喃道:“只剩下魍魉了吧……也不知那蠢蛋会不会还没引出魍魉,就先被妖兽给吃掉了……啊对了!”

    狗子恍然记起来,方才都不用它去仔细形容,林苏青就胸有成竹的跑出去找了。

    想来甚是奇怪,它便疑惑地问向二太子:“主上,那凡人居然认得萆荔草……”

    ……

    ……

    林苏青小心翼翼地在山林中寻走着,可谓是一步三思,生怕有什么危险。

    他聚精会神地将周围的所有声响听了个仔细,谨防万一漏掉了哪一点声音,便突然窜出个庞然大物,来要他了他的性命。

    走着走着,他忽然听到几声疑似小孩儿的哭声。声音听起来同狗子差不多的年纪,只是更加细腻一些,似乎是名女童。

    他蓦然一愣,莫非是狗子的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