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六章 窈窕淑女
    林苏青循着那哭声找去,随着哭声越来越近,他远远的看见,在一片迷雾之中,有一名及笄之年的小姑娘,正背对着他坐在一块青石板上,面朝着一株大树捂脸哭泣。

    那女童般的哭声竟是由这名小姑娘哭出来的。

    莫非是哪家的小姑娘迷了路?

    林苏青拨开及腰的长草朝她走去,远远地唤道:“小姑娘,你怎么了?”

    他一边询问,一边在心中忖度着,如果是谁家走失的姑娘,狗子应该知道住址吧?兴许可以让狗子送她回去。或者叫她的家人来二太子的府邸接回去,应该都是可行的。

    那小姑娘听见林苏青唤她,便闻声起身。她赤着脚站在沾着潮湿水气的青石板上,及地的秀发随意地披散在身后,于青石板上还拖出了三尺有余。

    小姑娘只顾捂着脸嘤嘤地哭泣,却并不打算转身面对林苏青。

    林苏青以为她可能有些怕生,便自己走上前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关切道:“小姑娘,你莫要怕,大哥哥不是坏人……你先不要哭,你告诉大哥哥,是不是迷路了呀?”

    不论他如何温柔体贴的关怀,那小姑娘仍然不转身,也不打算回头。只是怯生生的说道:“大哥哥,奴家饿了……”

    分明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声音却软糯如幼童。

    林苏青一听,有些无奈。可怜他也还没顾上早餐,走得急更没带出什么干粮。他环顾四周,好像也没有什么野果可供他摘取的。

    他担心小姑娘继续哭下去,好言相劝道:“你先别哭,我出门没带干粮,不如你先随我回……”

    话一出口,林苏青便觉得不甚妥当,怎能张口就要人随他回家,何况对方还是个小姑娘。怕她不安心地多想,他连忙搬出二太子的面子解释道:“青丘二太子殿下你可有听闻?我就住在他的府上。”

    那小姑娘浑身一颤,哭声戛然止住,继而软糯糯道:“原来你就是二太子殿下的客人呀。那真是……再好不过了~”说着,她徐徐转过身来,竟然肤色赤黑,赤眼长耳!

    “妖怪啊!”林苏青惊天大叫,扭头就跑。

    偏偏此处蒿草异常茂盛,他拼劲全力也难以跑出平常的半分速度——完了完了,我就不该出来!

    “救命啊!狗子救命啊!殿下救命啊!老天爷救命啊!”他一边跑着一边仰天大嚎。

    这里究竟是什么鬼地方,为何处处都是危险,处处都是险恶,才刚出门不是猛兽就是女妖!

    他拼命地跑着,心中不停地咒骂着,老子究竟是不小心尿了谁家的祖坟啊,才至于这么倒霉!

    身后的那名女妖怪诡谲阴冷的笑着,笑声仿佛一直贴在他的耳朵后面似的。无论他如何逃跑,都时时紧跟着他。

    声声入耳,步步逼迫。

    突然,她一甩头发,那长发便似绸缎般飞出,瞬间又像蛇蟒般缠上了他的脖子,于呼吸之间迅速将他全身牢牢的裹住。

    林苏青感觉那头发越缠越紧,紧到他难以呼吸。他想呼救,声音却被头发拦截在了嗓子眼里,无论他如何用力也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他顿时感受到了一种来自绝望的恐惧。

    接着,那女妖怪将长发一收,把缠裹成蚕茧似的林苏青拽回到跟前。

    她弯下腰来,用尖尖长长的黑指甲,掂起他的下巴,仔细的打量着他的脸。

    “奴家先前听说,青丘来了个异世的凡人~特地来瞧瞧新鲜~”她血红色的眸子在黑洞洞的眼眶中古怪的转动了几圈,复盯回林苏青的脸,认真瞧了一会儿,才问道:“俊哥儿~莫非正是你呀?”

    林苏青全身被她的头发所束缚,只有脑袋露在外边。此时这女妖怪的脸与他近在咫尺,他越看心里越瘆得慌,立马紧闭上双眼,一丝缝隙都不敢睁开看。

    那女妖怪见他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薄唇一噘,有些嗔怪地朝他脸上吹了一口浊气。

    那气味宛如河底的烂泥堆上长出的青苔毛癣,腥臭无比,令人作呕。

    随着浊气扑面而来,林苏青的眼睛登时不受控制地瞪得出奇的大。纵使他拼力想去闭上,眼皮却丝毫都动不了!

    这是什么妖法,他居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眼前这位女妖怪。

    “俊哥儿~奴家诞于青丘也不过数来日,也算是新来的。而今正想去见你,你却自己送上来了,想来咱俩亦可称得上是有缘有份呢~”

    这时,那肤色黑中透红,红中透亮的女妖怪,突然解了林苏青的桎梏,将他从长发中释放出来。

    林苏青一脱束缚,正想喘一口新鲜气。而那奇丑无比的女妖怪居然腰肢一扭,骑跨上他腰间,诡异笑道:“这世间呀,一切对奴家来说,都是相当的新鲜呢,俊哥儿你也是~”

    女妖怪俯首贴近他的脸,将他的双手交错在他的头顶,并擒着他的手腕。

    女妖怪柴火棍似的手竟力大无穷,只这样简单的一擒,就令他动弹不得。

    她俯身靠在林苏青的身前,多看了一阵儿。而后她捋了一撮头发,以发尾尖儿扫着他的脸颊,娇柔问道:“俊哥儿~奴家可是顶着生死危险前来见你呢,你瞧瞧奴家嘛,你瞧瞧奴家美吗~你喜欢不喜欢呀~”

    她言语间,喷出的那股腥臭,冲鼻而来,熏得他胃中一阵阵翻江倒海地反酸。想呕吐的感觉猛然涌上喉咙,可他却不得不拼命强忍住这干呕,生怕当干呕发作时,一抬头就不小心亲了上去。那只怕比死还难过。

    不等他缓过胃中的抽搐劲儿,那女妖怪竟伸出长长尖尖的黑指甲,从他的眉心,顺着鼻梁,一路沿着下巴轻轻痒痒的滑过他的喉头、他的脖子……

    瘆得他不禁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女妖怪干瘦如炭柴的手指,在他的胸膛上抚来摸去,继而顺着他的胸膛摸向腹部,而后竟将那双枯柴手从他的体恤底下探了进去!

    林苏青浑身一震,倒抽了一口凉气,恨不得马上死个干脆。

    他不服气,为什么……为什么是被这样丑绝天理的女妖怪轻|薄……为什么……

    女妖怪眯着红眼珠,笑得十分阴厉。林苏青的手腕被她牢牢地擒着,腰身也被她紧紧地骑跨在下,连半分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眼见着那女妖怪的手作势就要朝他短裤里探去……

    “慢着!”林苏青乍然冒出一嗓子,令那女妖怪愣了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