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十二章 名字是最短的符咒
    不知是否正因为这个缘故,他瞧着二太子的面色不似先前那般冰霜似的冷漠,稍微有了几分缓和。

    二太子捏着木牌的一角,睨视着林苏青的眼睛。旋即,那块书写着他的姓名和生辰八字的木牌,立刻在二太子的手中烧成了一抔灰烬,于阳光的辉煌里,混成一道金屑符文,飞入了林苏青的额头,隐匿入体内。

    林苏青摸着自己的额头,不解其意,他摁了摁,也没有任何感觉。这是为何?。

    他疑惑之际,二太子起身走出了案桌,举步路过他身边时,手中的折扇貌似不经意的敲打了一记他的头顶,娓娓而道。

    “姓名于世间生灵,皆是一种束缚,且是这世间,最短的符咒。但凡知晓了姓名,便可施以操控,或是下蛊,或是下咒。只要存心害你,皆可从姓名着手,你可记住了?”

    狗子跟过来插话道:“主上方才是为你的姓名和八字加持了封印,今后谁也无法再利用这两处去害你。”它用爪子推了推林苏青,“还不快谢谢主上。”

    林苏青恍然大悟,登即叩首谢恩:“多谢殿下指点。”

    此恩,他故意谢的是二太子方才对他的指教。

    二太子眸光扫了他一眼,似乎是听出了他言下求师问学的意味。

    狗子天真,丝毫没听出林苏青的这层意思。它只斜了林苏青一眼,嫌弃道:“你已经交出了自己,该同我一样,呼为主上。”

    林苏青连忙改口:“多谢主上!”

    二太子分明知晓了他的目的,他不懂,明明愿意教授,却为何不予以师徒之名。

    那便先委身做个奴仆吧,全当是为了今后先卧薪尝胆。

    为了活着,为了有朝一日能回去。于新的世界,开始新的人生。

    狗子踱步过来冲他道:“今后你只管听主上的吩咐,旁的皆与你无关。”

    林苏青记下了,也就说,就算是天王老子给他下命令,他也可以不必遵从。

    “倘若有人问我,我如何答?”

    “说是奴仆似乎不大动听。”狗子望了望二太子,略微思量了一番,才道:“唔……你就答——青丘子隐上神的亲卫。唔,亲卫没错。”

    “子隐上神……”林苏青呢喃着,这是二太子殿下的名字?

    他默默地记着,心底蓦然生出一种似曾耳闻的感觉……但很快,他就否认了自己的怀疑。他初来乍到,与他们都是头一回相识,不可能听说过。

    ……

    门外悄无声息地落下一只白鹭,化作银盔犀甲的将士,侧立于门外,将士抱拳恭敬道:“启奏殿下,诸位长老已经在议政殿恭候多时了。”

    议政殿?商议政务的地方吧。林苏青想起原先世界的历史上里,古代的那些皇帝的宫殿,什么金銮殿、太和宫、未央宫、养心殿,花样百出。未曾想神仙们却是如此顺其自然,起名随意。

    二太子侧目看了一眼林苏青,道:“平身吧。”语罢便款步离去。

    狗子坐起身目送着二太子,嘟囔道:“主上去安排政务了。”

    见二太子走远了,才扭头冲林苏青道:“你起来吧。”

    林苏青双腿面团似的瘫软无力,他哪里起得来,干脆抬了抬屁股,挪出腿来,像狗子一样席地而坐。

    他一边揉按着腿脚,一边问狗子:“其实我方才有两处没听懂,主上所说的四柱阳命和……童子命,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狗子抬起眼皮以眼角余光蔑视他道:“蠢死算了。”

    它扭头走去阳光底下,就地一瘫,偷闲躲静地晒着太阳,懒散道:“出生于阳年阳月阳日阳时,便是四柱阳命。童子命嘛,我看你出生于夏季,冬夏卯未辰,日支时支但凡占了卯、未、辰这三样其中之一,你就是童子命咯。”

    俄而它又道:“我方才见你不仅全占齐了,还带了两宫七杀呢。”

    林苏青听得一头雾水,迷迷瞪瞪问道:“那四柱阳命和童子命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其中有什么讲究吗?”

    狗子白了他一眼,怠惰道:“没有什么讲究,好坏各有吧。”

    “不好是什么?好又有什么?”这些对林苏青来说,都太陌生,不曾接触。

    狗子抬起爪子刮了刮耳背,漫不经心道:“非说不好嘛……无非就是因缘不顺呗。唔……不过桃花运应该会挺繁多的。”

    林苏青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可谓是喜出望外:“此言当真?我有桃花运?”在原先的世界可说是活了二十几年都不曾开过一朵桃花呀!

    “对呀,四柱阳命嘛,多招女妖怪稀罕。”

    “……”

    这桃花还不如不开得好。

    狗子余光打量着林苏青,四柱阳命之人,体内阳气最为妖怪们所稀罕。幸好主上愿意收留他,否则早喂妖怪去了吧。

    “喔!我大概知道主上为何要收你了!”狗子腾地一个打滚坐起身,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原来什么?主上为什么要收我?”林苏青不明所以,连连发问。

    狗子的一惊一乍,令他好奇心四起,甚至有些闹心,因为狗子那动静,听上去主上似乎不是出于什么好原因。

    狗子却白了他一眼:“不告诉你~”

    “……”

    一人一狗便坐在二太子的书房内各偷各的悠闲。

    傍晚的霞光将狗子赤色的皮毛照得像一团烈火,它有一搭没一搭的用尾巴敲着地面,晒着斜阳余晖。

    林苏青揉了会儿腿脚,约摸恢复了六七分。他忽然想到先前的女妖怪,便问道:“啊对了,先前我遇上的女妖怪,是什么怪呀?怎么生得那么丑,妖怪不都该是艳绝过人吗?”

    “那是魍魉。”狗子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抖了抖皮毛,“严格上讲,她是山精,算不上妖怪。乃是山林、杂石、野兽等自然的精气所化,原先不过是影子罢了,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她特别擅长隐匿踪迹。”

    “这种山精多见吗?吃人吗?”林苏青担心今后再遇上可如何是好。

    “吃人倒不至于。不过她若想维持独立自由的身形,就需要不断地吸取精气。唔……这也是为何别的妖怪小仙不愿靠近她的缘故。”

    “这种有害的精怪,你们不派谁去管管吗?”想来林苏青就一肚子怨气,竟被如此丑陋不堪的山精给欺负了。

    狗子斜了他一眼,道:“都说是影子了,哪有那么好抓。”说罢便扭着屁股出门去,临了不忘扭头冲他吩咐道:“晚餐可别忘了准备。”

    “不是说神仙不食烟火吗?”林苏青好委屈,浑身绵软,叫他如何爬起来准备晚餐,真是有苦说不出。

    狗子却冲他龇牙凶道:“吃着玩儿不行吗?几时轮到奴仆反驳了?”

    ……

    直至夜幕笼垂,将夕阳和晚霞逐渐吞没,二太子也不曾归来,狗子也全然不见踪影。

    经过了一下午的捶打按摩,林苏青的身上终于恢复了一些气力。虽然跑起来还是有些腿软吃力,但好在已经可以略微走走了。

    天知道他整个下午有多恐慌,生怕从此以后腿脚瘫痪,而这边世界看起来也不像是能找到轮椅的地方。

    今后要是不得不杵上拐棍,恐怕当他再遇上什么精怪妖魔,连逃都没得逃了。